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68章 不知自己是谁

第268章 不知自己是谁

  霍光看看程墨年轻得不像话的脸庞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不过二十岁,已封侯,官居九卿之一的卫尉,这样的少年,不知有多少豪门世家、勋贵公卿抢着把女儿嫁给他。如果不是女儿命格贵重,命中注定要当皇后,他确实是不错的女婿人选。

  程墨来找霍光,本想劝劝他,可见他一直面无表情,看自己的眼神又很古怪,心便凉了半截,看来霍禹说得没错,他有反悔之意了。

  刘询有很多话和程墨说,可霍光一直坐着不动,他不好让他退下,只好沉默。一时间,殿中三个男人各想各的心事,都没说话。

  黄安殉葬后,小陆子被拨到掖庭侍候,刘询进宫后,想起了他,特地拨他过来。现在,他是刘询的中常侍。

  他在廊下候着,看看时辰差不多,便端了点心进来。本来这些事不用他干,只是宫中到处是霍光的耳目,他多一个心眼,凡是刘询用的吃的,都绝不假手他人。

  刘询很小心,进宫后每餐都吃得很少,每样菜都只夹一筷,不管这菜多好吃,多喜欢吃。而他每餐的份例只有十二个菜,也就是说,他一餐只吃十二口,小半碗饭。这样,怎么都不能吃饱。

  上午散朝后,小陆子会上点心,下午未时正,也会上点心。就为让刘询垫垫。

  点心碟子碰到几案,发出轻微的声响,很轻,但在沉默的殿里,清晰得很。

  霍光正心烦意乱,听到轻轻“咔”的一声,又接一声,不耐烦地道:“做什么?”

  刘询是皇帝,有吃点心的待遇,他没赏赐,霍光便没有。因而,小陆子照例只上一份。他一开口,小陆子手有点抖,不知怎么解释好。

  刘询道:“再端两份来,赐与大将军和大哥。”

  小陆子应:“诺。”刚要出去,霍光已很不高兴道:“不用了,臣告退。”然后不等刘询说话,站起来没有行礼,就那样走了出去。

  这哪是臣子,分明是皇帝好吧。程墨看直了眼,再回头看刘询,却见他神色如常,并没有异样。

  “他每次都这样?”程墨问。

  难怪啊,刘询忍了他三年,好不容易忍到他死了,又等了三年,总算等到霍显、霍禹谋反,把霍氏族灭。

  刘询点了点头。

  小陆子跑到门口,望了一眼,确定霍光已经走远,把门掩上,返身拉住程墨的衣袖,眼泪洼洼道:“五郎,你可来了!陛下一直念叨你呢。陛下在宫里度日如年,霍大将军实在是太过份了。”

  是很过份,都不知自己的位置在哪了,难怪霍禹会在筵席上说出那样的话。程墨抽回自己的袖子,对刘询道:“臣马上布防,以保护陛下的安全。”

  哪怕得罪霍光,未央宫也得是个安全干净的场所。

  程墨和霍光的关系,刘询是知道的,只是他习惯于依赖程墨。再说,他入宫时日尚短,除了程墨,也没别人可以依靠。把卫尉一职交给程墨,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也提前跟霍光打过招呼了。

  刘询道:“有劳大哥。”

  程墨认真道:“陛下以后切切不可叫臣‘大哥’,臣担当不起。”

  他还想长命百岁呢,哪能爬到皇帝头上?

  刘询认真想了一息,道:“既然如此,没有外人在时,我还是这样称呼大哥,有外人在时,我们以君臣之礼相见便是。”

  也就是在群臣面前叙君臣之礼,没有外人在,叙家礼了。

  这样也好。程墨行礼出殿布防。羽林卫负有保护皇帝之职,这些天一直群龙无首,像盘散沙。现在程墨担任卫尉,他们一点不意外,皇帝以前就住他家,把皇宫交给他护卫不是挺正常的吗?

  和程墨交好如张清、武空等人,都高兴坏了,老大是自己人啊,张清手舞足蹈,道:“以后谁敢不听大人的话,就是跟我张清过不去。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被武空拉了回去,低声道:“闭嘴。”

  现在轮到你说话吗?

  张清一点不介意武空的斥责,咧了嘴笑,一脸与有荣焉地看着程墨。

  程墨微微一笑,道:“我和众兄弟共事两年,大家都知根知底。以后大家还须互相扶持,共同迈过这个坎。只要事情做得好,我自然不会忘了众兄弟。若是有人想暗中下黑手,可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  现在宫中情况不明,难保羽林卫中没有投向霍光或宗族的人,以期对刘询不利。程墨说到后面,已是声色俱厉。

  被他凌厉的眼睛一扫,众同僚都心下一凛,其中犹以罗安最为不安,这个时候不赶紧站出来表态,说不过去呀。他赶紧出列,道:“大人放心,我等愿唯大人之命是从,大人指东打东,指西打西,不敢有违。”

  后悔死了,当初怎么会嘴贱嘲讽他嘛,以后得在他手下混日子,不上紧着拍马屁,怎么行呢?自程墨封侯后,罗安已打定主意,找机会抱紧这条粗腿了。现在好了,机会总算来了。

  祝三哥也想出列表态,慢了半拍,被罗安抢了先,心里有些恼火,瞪了罗安一眼,出列大声道:“罗十二说得对,罗十二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,以后大家唯大人之命是从,大人指东打东,指西打西。”

  众羽林郎齐声道:“我等唯大人之命是从,大人指东打东,指西打西。”

  喊声震天动地,未央宫的宫人内侍都望向南殿,羽林卫所在的方向。有内侍默默想,没想到程五郎有如此魄力,一下子便收了羽林郎们的心。

  不怪有人这么想,程墨实在太年轻了。

  程墨待他们喊完,道:“大家说错了,我们唯陛下之命是从,陛下指东我们打东,指西我们打西。”

  “我们唯陛下之命是从,陛下指东我们打东,指西我们打西。”羽林郎们齐声大吼,其中罗安、祝三哥、张清等人吼得最大声。

 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,宣室殿中的刘询听得真真的,紧绷几日的神经总算松了下来,绷得紧紧的肩头也稍稍垮了些。这是他的亲军,会护卫他的安全。带领这支亲军的人,是他最信得过的兄弟。他有什么不好放心的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5214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