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71章 闹翻了

第271章 闹翻了

  “衣裳不整,怎么能见客?”霍光脸阴沉得可怕,声音沉沉道:“你这样子,怎么配得上涵儿?”

  他真是悔青了肠子,怎么一时嘴快,允了这门亲呢。

  程墨上身一件月白中衣,下身一条纨裤。他腹诽,我没穿犊鼻裤见你,已经很给你女儿面子了。

  衣裳不整见客,对来客是极大的羞辱。霍光已经凌驾于皇帝之上,到哪谁不诚惶诚恐,谁敢这副尊荣出来见他?他要不怒就没天理了。

  “岳父大人见谅,小婿睡得正沉,听说您老人家来了,急急忙忙从床上爬起来,来不及穿衣。要不,您老人家等会儿,我去把官服穿齐整了?”程墨愁眉苦脸道。

  一旁的不语偷瞥了霍光一眼,不知霍大将军会不会飙,敢这么对霍大将军说话的,眼前这位,不说空前,也是绝后了。

  霍光怒不可竭,但他一向自制,不会随便显露情绪,何况这个时候作于事无补,不如秋后算帐。他声音更阴沉几分,道:“涵儿呢?”

  若是传扬出去,女儿未嫁先跑到夫家居住,他这老脸往哪搁?

  程墨道:“涵儿不是好端端在你家么?怎的半夜跑我家找人?”他两手一摊,做无奈状,道:“岳父要不信,便搜上一搜。”

  霍光确实想搜,见程墨这么干脆,二话不说,大手一挥,不语立即吩咐下去,他带来的几百人,都搜查起来。

  侍卫们清楚得很,人家再怎么吵,也是翁婿,不能做得太过份,所以搜查的人只是四处看看,见霍书涵没在,赶紧退出来。

  永昌侯府占了整整一条街,搜查起来哪有那么容易,这一忙活,很快天就亮了。

  程墨穿戴齐整,站在正堂滴水檐下看来来去去的霍府侍卫,好象在看戏。

  霍光脸黑如锅底,来回事的侍卫心里打鼓,不知会不会一个应答不宜,成了替罪羊。

  天光大亮,太阳挂在树梢,侍卫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排成两排。都搜过了,哪里有霍书涵的影子?

  滴水檐下诡异地静默,霍光怒瞪程墨。

  程墨面无表情道:“我这就请钦天监择良辰吉日,迎娶涵儿。”

  不语心头打一个颤,耳边是霍光沉沉的声音:“你敢?”

  “为何不敢?难道你想一女许二家不成?”程墨淡淡道:“涵儿我非娶不可。”

  “这门亲事,就此作罢。若是让我查出你窝藏涵儿,我让你死无全尸。”霍光狠道。

  程墨勾了勾唇角,道:“退亲的事,休提。”

  霍光狠狠瞪他一眼,袍袖一拂,带了众侍卫离去。

  程墨紧跟他身后,骑马出门,两人一往未央宫,一往大将军府。

  霍光今天没有上朝,也没有派人进宫说一声,群臣看前排他的位子空空,都大感意外,同时又诸多猜测。

  刘询咳了一声,道:“大将军不知为什么没有上朝,散朝后朕会派人过去看看。诸卿有事上奏,现在就说。”

  完全没有因为霍光不在,而心里没底,像是霍光在与不在,没有任何差别。

  一阵沉默之后,御史大夫曾尝出班奏事,早朝如常开始。

  散朝后,不少朝臣相约去大将军府看看究竟生什么事,霍光可是历经三朝,二十多年来没有一天缺勤记录呢。

  刘询也很奇怪,散朝后马上叫小6子去看看。今天程墨也没上朝,不过有派人进宫告假,说家里有事。刘询也让于贤过去看看他家里有什么事。

  于贤还没出宫门,程墨来了。

  “哎呀,卫尉,你可来了。”离得老远,于贤便从马上滚下来,满脸堆笑迎上去,道:“陛下一直念叨您呢,说不知您家里有什么事,可需要帮忙,让奴才赶紧去瞧瞧。”

  他虽然是内侍,身上缺了零部件,但仪表堂堂,说话只是语音尖细了些,并无一丝娘气,若不是那身内侍的服饰,不细看还真看不出这人是内侍。

  程墨点点头,道:“陛下在宣室殿?”

  “是。”于贤说着,自动自跟在程墨身后。

  内侍们都在廊下候着,宣室殿里静悄悄的。自继位以来,刘询从没如今天这般爽过,政事并不难处理嘛,大臣上折子奏事的时候,都会把处理意见想好了,你只需要从他给的建议中挑一条就好。而且,这些建议实施后有什么后果,臣子们也解释清楚了。

  他直到今天,才体会到当皇帝的乐趣。可惜只是今天,明天又得看霍光的脸过日子了。刘询不无遗憾地想。

  程墨来了,见到处静悄悄的,问:“陛下呢?”

  内侍回道:“在里面。”

  刘询听到声音,扬声道:“大哥来了,快进来。”又道:“上点心。”

  他心情舒畅,正想找人分享呢,最好程墨能帮他想一想,怎么让霍光永远不上朝。

  皇帝开口,内侍们自然不会阻拦。程墨迈步进去,见刘询笑容满面,坐于几案旁,几案上堆着奏折,也笑了,道:“霍大将军没上朝,奏折都送到陛下这里来了?”

  “大哥消息好灵通,怎么知道霍大将军没上朝?”刘询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  霍光果然被猜忌了,要不然刘询怎会笑得这么欢畅?程墨在下坐了,把霍光带人搜查他底邸的事说了,道:“臣特地来请旨赐婚。”

  皇帝赐婚,是十分荣耀的事。一般来说,只要圣旨一下,不管你愿不愿意,都无可更改了。此前从没有更改的先例,霍光若想抗旨,等于告诉所有人,他不把皇帝放在眼里。虽然现在也没放在眼里,但大家不说破,遮羞布还在。

  刘询这才知道,原来两人没上朝,是因为同一件事。

  “好,朕马上拟旨。”刘询说干就干,马上写好圣旨,叫过于贤,道:“你即刻到大将军府宣旨,要一路宣扬。”

  最好敲锣打鼓,闹得满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。

  于贤会意,道:“奴才领旨。”

  接了圣旨,带了人,去大将军府宣旨了。

  程墨笑向刘询道谢,道:“想必大将军气得狠了。”

  刘询抚掌笑道:“这样最好,且看他到时上哪找女儿出嫁。”

  君臣心意相通,相对大笑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802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