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73章 定计

第273章 定计

  感谢书友16o7o9123411925打赏。

  这是嚎丧吗?

  霍光怒了,道:“去,叫他闭嘴。”

  让人闭嘴的方法有很多。不语应了一声,出来道:“大将军让你闭嘴。”

  在宫里混的,比普通人更没安全感,更懂这句话的意思,不语认为只有这一句,足够了。他没想到于贤跟别的内侍不同。

  “怎么能闭嘴呢?陛下让我来宣旨,要是闭嘴,这旨还怎么宣?”于贤义正辞严道:“快让大将军摆香案接旨。”

  摆香案……不语觉得这人脑子有问题。霍大将宫进宫,皇帝得站起来束手向他行礼,待他坐后,才会坐下。现在皇帝没有亲至,只不过是圣旨而已,还要摆香案?

  不语嘴角抽蓄一下,道:“圣旨在哪里?”

  于贤双手高捧圣旨,腰板挺得直直的,道:“你没看到吗?”就在这里啊,用得着问吗?

  不语扫了他手上卷成一卷的锦轴一眼,伸手拿起就走。

  于贤只不过眼睛眨了一下,手上一轻,东西就没了。他不干了,追了上去,道:“把圣旨还我。”

  不语哪去理他,拿进房中,放在霍光面前,道:“大将军,圣旨。”

  这时,于贤也追进来了,见霍光面无表情打开圣旨,扫了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,起身就走,当即怒了,指责道:“你怎能这样?”

  身为臣子,哪能不守臣子之礼?

  霍光哪去理他,径直出房去了。倒是不语觉得这人脑子有问题,生怕他闹事,欺身拦在他面前,道:“你要怎么样?这里可是大将军府,哪能由你胡来?”

  皇帝都得对我家阿郎客客气气呢,你算什么东西,敢在这里撒野?

  于贤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王之滨,莫非王臣。霍大将军身为臣子,怎能对陛下不敬?”

  圣旨代表皇帝,他对圣旨不敬,便是对皇帝不敬了。

  不语双眉竖起,沉声道:“你要怎么样?”

  小6子忙拦在于贤身前,道:“他一个新来的,不懂事,你别跟他计较。”拉起于贤就走,道:“旨意宣到就好,我们走。”

  于贤挣开小6子,道:“中常侍,他欺人太甚。”

  小6子小声道:“形势逼人,不得不低头哪。快走。”拉起于贤就走。

  他是宫中太监总管,于贤不能不给他面子,十分憋屈地随他出了大将军府,气愤愤回宫复命。

  程墨还在宣室殿和刘询说话,听说于贤一路宣扬,两人大笑。

  “陛下,恐怕霍大将军有反意。”于贤额头抵在地上,把霍光如何对待圣旨详细说了一遍,没有夸大,也不为他遮掩。

  笑声嘎然而止。

  刘询脸阴沉,道:“你们退下。”等两人退下,低声对程墨道:“依大哥看,他可有反意?”

  若没有反意,为何如此明目张胆,不把自己放在眼里?这样在奴才们面前作贱他,想干什么?

  程墨没说话。在另一个平行空间,霍光是没有造反的,他死后三年,续弦霍显和儿子霍禹等人造反,最后被族诛。可谁知道,他有没有反心呢?若是他命长些,会不会造反,谁又说得清?何况,史书上记载,霍书涵确实进宫为后。为了让她当上皇后,霍显甚至买通医官毒死皇后许平君。

  刘询的眼睛一直看他,半晌,道:“大哥有何妙计?”

  程墨扬眸看他,把昨天劝霍光的事说了,道:“当此情况下,想必他不会接受。”

  不会接受什么?当然是把权力交出来啦。

  刘询道:“请大哥帮我。”

  他一没有人,二没有实力,短时间内要夺回权力,实在是有点难度。可放任霍光这样坐大,任谁都没办法做到。现在只有程墨可以信任,他不找程墨,找谁?

  程墨道:“我们定下计策,让他自行退却,可好?”

  刘询两眼光,道:“有什么计策?”

  就是要他辞官归田,别再攥取权力不放嘛。

  程墨低声说了几句话,刘询大喜,道:“大哥,好计。”

  两人商量了一会儿,相视一笑。

  程墨心想,老泰山,我是为你好,你可别怪我。

  在大将军府生闷气的霍光突然打了两个喷嚏,不语以为他着凉了,拿了外袍给他披上。

  两人商量好,程墨告辞出宫,在府门口遇到会昌伯。

  会昌伯见程墨回来,笑道:“巧得很,我还以贤侄进宫谢恩,得在这里等一会儿才能见到贤侄呢。”

  程墨下马要行礼,他忙下车拦住,道:“快别客气。陛下赐婚,你可知道?可有进宫谢恩么?”

  程墨封侯,他便想挑个日子开祠堂,办三牲之物祭拜祖先,跟祖先说一声,家里出一位列侯了。现在日子定下来,特地过来告诉程墨一声,没想到在路上听说皇帝赐婚,女方还是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之女。一时之间,他与有荣焉,巴不得立刻赶到永昌侯府,凑凑热闹。

  程墨自不会细说,只道:“刚从宫里来。”

  “真是万千之喜。想是祖宗显灵,你才有这样的福份。”会昌伯说着,和程墨并肩而入,心里想的是,怎么这样的好处,没降落在他两个儿子身上呢?却不想想自己两个儿子是什么货,何况他们早就成亲,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

  程墨指了指正堂的方向,道:“族伯这边走。”直接对他的话无视了。

  两人在堂上坐定,会昌伯又说起赐婚的事,道:“说的可是霍七姑娘?听说她极是美貌,又是这样显赫的出身,你可别辜负人家。”

  程墨干笑两声,道:“我哪敢?”

  你有什么事,赶紧说。

  会昌伯又叨唠几句,无非是霍书涵家世显赫,能娶出身这样显赫的媳妇,是祖宗保佑,让他好好珍惜。

  好,都是祖宗的功劳。程墨懒得和他争辩,只道:“族伯说得是。”

  会昌伯见他身居高处,还这样谦虚,很是满意,笑意更盛,道:“择了二十日开祠堂祭祖。我想画你的画像挂在祠堂里,供后代子孙瞻仰,又觉得你太过年轻……”

  程墨嘴角直抽抽,他还没死好吗?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802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