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80章 老羞成怒(月票六十加更)

第280章 老羞成怒(月票六十加更)

  感谢狗狗的生活意见投月票。

  今天就不议别的了,刘询随即宣布散朝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再三询问:“诸卿可有事启奏?”也没有征得霍光的同意,直接宣布散朝。

  以前每次散朝,他都会确认群臣没有新的议题,再询问霍光:“大将军还有何事?”征得霍光同意后,才宣布退朝。

  今天有些不同啊。群臣感慨,很多人望向皇帝的目光有些怜悯,望向安国公的目光有些异样。出了殿门,三三两两走在一起,边往外走,边猜测皇帝和安国公,谁会更倒霉。

  安国公脸上血色褪尽,一会儿恨程墨恨得咬牙切齿,一会儿又担心霍显找自己麻烦,正不知怎么办好,有人轻拍他的肩头,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  朝臣们都走得差不多啦,唯有他一个人坐在位子上发呆。

  肩头被拍,安国公吃了一惊,抬头看时,顿时变了脸色,厉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程墨站在他身边,笑吟吟看他。这人一定是来笑话他的,一定是!

  “伯父想什么呢,想得这么入神?”程墨笑吟吟道:“我新迁了府邸,正欲择日宴请众位亲朋好友,你我两家是通家之好,伯父一定要赴约啊。”

  安国公一脸惊恐看他,道:“你要办什么筵席?”

  他现在已经里外不是人了,若再来赴程墨的侨迁宴,岂不坐实了和程墨勾结,让霍光出丑?霍显会杀了他的。

  程墨只笑笑道:“一定要来哦。”说完转身扬长而去。

  刘询没有坐御辇,而是慢慢步行,一边走,一边等程墨。当皇帝这么多天,今天最爽了,想想群臣的嘴脸,他就想放声大笑。

  见程墨过来,刘询招手道:“大哥快来。”

  两人到宣到殿坐下,刘询大肆赏赐,又叫了钦天监过来,命他为程墨和霍书涵的吉期挑选良辰吉日。

  程墨道:“大哥驳了大将军的面子,须防大将军不乐意。”

  霍光不能好好管束老婆,霍显这个女人又太疯狂,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。

  刘询笑道:“大哥不是留了后手么?”

  话音未落,在霍光公庑侍候的小内侍来请程墨,道:“大将军要问卫尉宫中防务,请卫尉过去一趟。”

  别的事犹可,宫中防务却是不能假手他人的。程墨还没说话,刘询道:“不劳大将军费心。”

  小内侍眼望程墨,意示询问。

  程墨道:“陛下说得是。”霍光手再长,也插不到宫中防务上。

  霍光得报,大怒,道:“他真这么说?”

  登基还没有一个月,便如此不听话,是要逼他再废帝吗?想到皇帝信任程墨尤在信任自己之上,心中怒火更炽。他本想以此为借口,让程墨不得不过来,没想到刘询居然胆大包天,敢顶撞他派去的人。

  他也不想想,他的夫人儿子没把圣旨放在眼里,他不过派一个小内侍传话,刘询身为皇帝,不让程墨过来也正常。

  小内侍为他强大气场所摄,头垂得更低,战战兢兢道:“是。”

  “下去!”霍光喝退小内侍,闭了闭眼,只觉头晕目眩。他最近常有眩晕的感觉,又常常觉得累。

  不语适时送上一杯酢浆,为他按摩太阳。

  “你去,叫他过来。”霍光觉得舒服些了,吩咐道。

  不语应了一声,来到宣室殿。

  他是霍光的亲信,刘询不敢不让他进殿。他参见毕,对程墨道:“五郎君,大将军有事相请。”

  这就不是为了宫中防务了,刘询不放心,道:“有事?”

  不语不答,只是看程墨。

  程墨问:“为了早朝的事?”

  不语点头。

  你要说是早朝的事,皇帝何必阻拦?这件事,程墨迟早得面对,他还想娶人家闺女呢,这个坎怎么也绕不过去。何况今天让霍光下不来台,为刘询的皇位计,程墨怎么也得分说分说。刘询是皇帝,不好低下这个头,只有程墨去办了。

  “既然如此,臣告退。”程墨向刘询告辞。、

  刘询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若有事,大哥叫人过来说一声。”

  他担心霍光对程墨不利,他是皇帝身份,若真有什么事,拼着皇位不要,救下程墨应该没问题。

  两人肝胆相照,他的心意,程墨自然明白。程墨心里感动,道:“臣遵旨。”心里却打定主意,无论霍光再怎么过份,也不能让刘询知道,免得他跟霍光翻脸,危及皇位。

  刘询又让小陆子:“你陪卫尉一起去。”

  这是看准程墨情愿自己扛,也不愿意连累他了。

  小陆子应了,道:“卫尉,圣命难违。”

  程墨苦笑,只得让小陆随行。有兄弟如此,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

  霍光一见程墨,便摔了面前的耳杯。耳杯在地上滚了几滚,落在程墨脚边。

  程墨把耳杯拣起来,放在霍光面前的几案上,笑道:“岳父可是担心岳母不同意这门亲事?”

  我就不说是你自己不同意,给你个台阶下。

  霍光看他嬉皮笑脸的,叹了口气,道:“你岳母那里,你自己想办法,别让她闹腾我。”

  现在再后悔心伤昭帝之死,一时心软,答应这门亲事,已经于事无补了。霍光现在的心态是,你们怎么闹都好,别来烦我。

  这就是答应了。

  程墨行礼道:“谢岳父。”

  霍光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臭小子,你诡计多端,变着法儿让老夫没脸,老夫可不能轻饶你。”

  不就是想娶涵儿嘛,早说啊,用得着和皇帝演戏吗?皇帝被你教坏了,已经敢不听老夫的话了。

  程墨在他几案对面坐了,道:“岳父一意孤行,可不是小婿给您老人家没脸。”

  你自己说话不算话,怪谁?

  霍光想起早朝上的事,便光火,道:“罚你五年内不准娶涵儿。”

  对老丈人这命令,程墨目瞪口呆,道:“岳父,你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

  过五年再成亲,霍书涵就彻底成了老姑娘啦,有这么坑闺女的爹吗?

  霍光又道:“这五年,你们不许见面。偷偷见面也不许。”

  这是什么命令?程墨哭笑不得,道:“陛下已令钦天监挑吉日,想必很快会让我们成亲。”

  你这是要我抗旨吗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937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