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84章 神仙预言家

第284章 神仙预言家

  亏得诫大身体素质好,从辰时装神弄鬼到未时,一点不带累。

  霍显得到婢女的禀报,知道眼前的“神仙”修为高深,不敢怠慢,午时末带了一众婢女在小院门口候着,待到院门打开,小心翼翼陪着笑脸道:“有劳仙人了。”

  诫大见一大群人站在门口,不知她是否一直在门外偷看,吃了一惊,暗道:“永昌侯料事如神,果然不能掉以轻心,幸好我一刻不敢松懈。”

  想到一直都按程墨教的来,没有一处做错,他心下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,道:“夫人放心,盖在贵府上头的乌云已经移走了。”

  有婢女抬头望望湛蓝的天空,哪里有一丝云彩?这婢女不解问旁人:“怎么说我们府上头有乌云呢?我怎么没看到?”

  这个问题,她昨天就想问了。

  旁人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你懂什么,要是你看得出,岂不是神仙?再说,你没听神仙说嘛,乌云已经被他做法移走了。”

  所以你才看不到。

  这婢女眨巴眨巴眼睛,想不明白,不过,她明不明白实在无关紧要。

  这边,霍显把诫大请到华居奉茶,再三巴结,重新送上四位美貌歌伎,又奉上八位俏丽婢女,送了一座府邸,道:“还请仙人留下仙踪,盘桓些时日,妾身好时时请教。”

  诫大眼观鼻,鼻观心,道:“蓬莱仙山上有两位仙友还等着我一块儿下棋呢,不得闲哪。”

  霍显大失所望,刚要求他把什么蓬莱仙山上的仙友一块儿请来,就听诫大道:“虽然贵府的乌云移开,免了府上的灾祸,但只能保府上三年平安。三年后,府上有灭门之祸。好了,我这就告辞。”

  说着,诫大站了起来。

  霍显惊呆了,花容失声道:“仙人请留步。不知仙人刚才所说,是什么意思?”

  不是说乌云已经移开了吗?怎么还有灭门惨祸?再说,她家夫君权倾朝野,连皇帝都得对他行礼恭迎,又有谁敢灭她满门?这是从何说起?

  诫大一副世外高人,高深莫测的样子,淡然道:“天机不可漏露。”

  去你娘的天机不可漏露,要真的天机不可漏露,刚才你为嘛告诉我这个?

  霍显瞬间怒了。她是谁?她是连皇帝都没放在眼里的主,用得着看谁的眼色?要不是诫大是“神仙”,她会这样客气么?

  这时一怒之下,连神仙也不客气了,示意身边的婢女把门关上,语气冰冷道:“还请仙人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今天你要不把话说清楚,就不用走出这道门了。

  诫大心里打鼓,神情依然是淡定,微微一笑,道:“我这就驾起祥云,回蓬莱仙山。”

  你关院门,也挡不住我。

  霍显一听,登时慌了,人家会腾云驾雾,她还真的关人家不住。硬的不行,就来软的,她立即换了一副笑脸,下座走到诫大身前,屈膝行礼,道:“妾身无状,还请仙人大人不计小人过。请仙人看在霍家一门三千多人的份上,救霍家一救。”

  这还差不多,诫大暗哼一声。他今天来,还有一个目的,装逼装够了,才道:“贵府可有一位命格贵重的姑娘?这位姑娘与当今皇帝生辰八字极不相配,若送她入宫,霍家必有灭门之祸。夫人慎之。”

  “涵儿?”霍显惊呼,道:“仙人是说?”

  诫大点到为止,不肯再说,又要告辞。

  霍显哪里肯让他走,央求道:“妾身怀小女时梦有异像,自小便有算卦之人说她命格贵重,非至尊不能匹配。仙人怎会说送小女入宫,必有灭门之祸?妾身不懂,还请仙人分说明白。”

  诫大道:“姻缘首先要八字相合,令爱和当今皇帝八字相冲,若非送令爱进宫不可,只能另立皇帝了。话已至此,夫人自已思量吧。”

  另立皇帝?霍显想了想,道:“请仙人在府上住下,待大将军回来,妾再和大将军商量。”

  诫大听她对另立皇帝没有异议,着实吓了一跳,心想难怪永昌侯说这个女人厉害,永昌侯诚不欺我,连皇帝都能随意废立的主,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啊。

  他哪敢留下,道:“我暂住东郊,夫人有事去东郊找我就是。嗯,大将军为国为民,功绩不小,若是大将军有事相询,我倒是可以停留两个时辰。”

  霍显见他只肯留两个时辰,露出失望之色,道:“仙人请稍待,妾身这就派人去请大将军。”

  万一你的仙友来请,你驾起祥云走了,我去哪找你?

  诫大无奈,只好道:“好。”

  霍显忙差人去请霍光。

  霍光听说霍家三年后有灭门之祸,大吃一惊,谁也不敢拿这种事来赌好吧,纵然诫大胡说八道,他也得问个清楚明白。于是他立即放下公务,坐车赶了过来。

  诫大见到霍光,很紧张,手微微发抖。可他现在扮仙人,霍光再怎么牛逼,也只是一个凡人,所以他很快稳住。和霍光见礼之后,把送霍书涵进宫,三年后必有灭门之祸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霍光眼角直跳,道:“为什么?”

  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,我现在就宰了你。

  诫大道:“霍大将军的寿数,在三年后。”

  霍光变了脸色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诫大心想,自然是永昌侯告诉我的啊。

  霍显解释道:“仙人无所不知。”

  她对诫大的话深信不疑,一想到夫君只能再活三年,心里悲伤,眼眶红了,语气哽咽。

  霍光心神微乱,只一息,又恢复常态,怒道:“胡说八道。”

  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,但他不是普通人,怎么着活个七十岁应该有吧?他今年只有五十八呢。

  任谁被人指着鼻子说你只能活三年,都会勃然大怒,程墨早跟诫大分说过了。诫大见他发怒,一点不意外,微笑道:“明天大将军上朝,左车辕会断。”

  “啊!”霍显失声惊呼。真是神仙啊,连这个都算得出来。

  霍光道:“把他关起来,若是明天老夫的车辕不断,定然杀了你。”

  他现在就叫人对上朝的马车严加看管,任谁都做不了手脚。

  诫大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,道:“我就在这里留宿一晚,又有何妨?”心里却暗暗叫苦,不停暗暗祈祷,程墨千万别坑他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3270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