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95章 祭祖

第295章 祭祖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投月票。

  安国公等了几天,皇帝斥责的诏书没下,霍显也没找他的麻烦,不禁对程墨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  做为男方媒人,安国公得上门向女方提亲。哪怕男女双方情投意合,认定对方,也得请媒人上门提亲嘛,习俗如此。

  再次踏进大将军府,他感概得不行。现在他的身份是媒人,三管家特地引他进去。他进大将军府多次,从没享受这样的殊荣,不禁飘飘然。

  霍书涵特地交待过,若是亲事不成,她就离家出走,再也不回来。因而霍显虽然拉着脸,总算赏了坐。

  能在霍夫人面前有席坐,说出去已经能羡慕一条街了。

  安国公不时偷觊霍显的脸色,心想若能活着从这里出去,他得去祠堂上香,再打听程墨喜欢什么,好寻摸来孝敬他。

  “程家有男,霍家有女,双方门当户对,特地来求亲。”安国公说明来意。

  霍显不耐烦听他哆嗦,道:“行了,就这样吧。”

  连吉期都定下了,这个时候才来提亲,算怎么回事嘛。

  “啊!”这么爽快就答应了?安国公不敢相信,还想再说,霍显道:“你回去吧。”

  真能活着走出去,没被大卸八块啊?安国公激动了,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,用来讨好霍显的田契,双手递上,道:“偶然得到这块良田,特地留着孝敬夫人。”

  霍显接过一看,是两百亩的田契,脸上才有淡淡的笑容。

  这就是安国公送了程墨几次,程墨坚持情义为重,不肯收的那块田了。

  见霍显肯接受,安国公真正松了口气。出了大将军府,屁颠屁颠跑到永昌侯府复命。两家的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  自从那天差点吓得尿裤子之后,会昌伯一直深居简出,生怕霍光对程墨下手时,顺手把他宰了。这时听说两家真的结亲,大惊,忙派奴仆去打听。奴仆去不到半个时辰便回来了,道:“阿郎,外面都传遍了,是真的。”

  之所以会这么快传遍京城,全赖安国公的宣扬之功。他有幸成为男方媒人,那是多少人打破头也抢不到的好差使,岂有不大肆宣扬之理?再说,也可以借此告诉勋贵们,他和程墨的关系非同一般啊。

  两家真的结亲了?会昌伯再三确定后,翻了一下黄历,决定明天就去开祠堂,宣告祖宗。他原先就想开祠堂来着,这不是担心程墨惹怒霍禹,有杀身之祸,连累全族吗?现在好了,再怎么着,霍禹也不会杀了妹婿,让妹妹守寡。

  “明天开祠堂?”程墨早把这茬忘了,听会昌伯说得口沫横飞,奇道:“族伯前段时间不是开过了吗?”

  嘴上开过,简称嘴炮。那次还要把他的画像挂在祠堂,以供子孙后代瞻仰呢,后来听说霍禹过来闹事,吓跑了。

  “你这孩子!要是开过了,你会不知道吗?你可是主要人。”会昌伯无奈了,总不好说自己胆小怕事吧?

  这时代宗族活动是大事,程墨再不愿意,也不好拒绝,只好勉强答应了。

  第二天,程墨下朝回府,会昌伯早等着了,一见程墨,欢喜道:“就这样去最好。”

  穿着朝服,祭拜祖宗时也有面子不是。

  两人到程氏祠堂时,族中男丁早在耳房等着了,一见程墨和会昌伯过来,都迎了出来,长辈的,看程墨的目光,颇感欣慰;晚辈的,都是羡慕嫉妒恨了。程墨一一应付,气氛还算融洽。

  会昌伯的长子程大郎没少听父亲夸程墨,骂的时候当然也不少,现在见众人讨好程墨,心里老大不服气,心想这货不过走了狗屎运,要不然还在赌场混呢,早就输得快当裤子了,现在倒人五人六起来。

  他盯着程墨看了半天,越看心里越来气,皮笑肉不笑道:“五郎有通天的本事,娶霍大将家的闺女,我们都觉得脸上有光。霍七姑娘可不大好说话,可别哪天得罪了她,惹恼霍大将军,给我们惹来灭族大祸。”

  族人们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。一个族伯道:“大郎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”

  今天可是开祠堂祭告祖宗,程墨封侯,是喜事,你这样乌鸦嘴,多扫兴啊。

  会昌伯生怕儿子得罪程墨,忙斥责道:“闭嘴。”

  这句话像打开一个缺口,程大郎一直压在心里的火气,再也控制不住了。本来他身为嫡长子,会昌伯死后,他袭爵,成为下一任会昌伯,理所当然是程氏一族的家主,那是多么风光的事?

  现在程墨横空出世,爵位居于会昌伯之上,虽然不至于现在抢了会昌伯的家主之位,但等会昌伯死后,族人自会认他为家主,到时自己这正房,反而成为旁支。旁支跟正房,那是天差地别啊,何况自己现成的家主,就这样没了。叫他怎么忍?

  “父亲一直夸他,谁不知道他是惹祸精呢?我看,程氏一族迟早会坏在他手里。”他愤愤然说着,怫袖而去。

  他走还是留没人在意,可他的话,却让族人们大惊失色,小辈们还没觉得什么,长辈们却觉得大不吉利,一个个望向会昌伯的眼睛便有责怪的意思。

  会昌伯面子上挂不住,又怕得罪程墨,想说什么,又觉说什么都不合适,实在尴尬。

  程墨笑了笑,道:“族兄喝醉了吧?”

  “是是是,他喝醉了。”会昌伯有台阶,马上下,道:“回头我罚他在院中跪三个时辰。来来来,时辰也差不多了,我们进去。”

  众人见程墨谈笑风声,浑在不意,都暗道:“不愧是见过皇帝,做了霍大将军女婿的人,这份胸襟,没人比得上。”

  “五郎走这边。”刚才说话的族伯热情地招呼程墨,众人簇拥他,一起进祠堂去了。

  这次,会昌伯没有重提把程墨的画像挂在墙上。程墨上了香,抬头看着灵牌后的画像,想到自己的画像差点就挂在这里,不禁有啼笑皆非之感。

  会昌伯见他在看画像,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的曾爷爷了,高祖封他为会昌伯。”

  画像上的老者须发皆白,笑容慈祥。

  族伯凑上来,道:“五郎好好干,日后你的画像也会挂在这儿。”

  他说的是肺腑之言,程墨却只想笑,好不容易才忍住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3784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