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96章 娶为妻

第296章 娶为妻

  勋贵朝臣们惊讶地发现,安国公又成为霍大将军府的常客,而且貌似混得更好,门子见了他们,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,见了他,多少和气一些。

  这人长袖善舞啊。不少勋贵感叹。

  安国公心知肚明,门子肯给他通报,那是霍书涵打了招呼。这些天他忙着和霍显修复关系,为劝说做准备,他容易么?

  程墨这里,他更是费尽心机巴结。张清不肯做间谍,他只好亲自出马,收买榆树未果,转而收买狗子,被狗子狠狠敲了一笔,然后捅到程墨那里。

  要不是现在用得着他,程墨哪会跟他走得这么近?程墨无奈了,道:“伯父有什么事直接问我就好,舍近求远,不麻烦吗?”

  安国公没有一点被拆穿的羞耻感,理直气壮道:“我想偷偷关心你嘛。”

  真恶心。程墨好不容易才没把中午饭吐出来,道:“不劳伯父费心,你把事情办好,我自会请求陛下封十二郎为列侯。”

  幸好张清不肖父,要不然友谊的小船早就翻了,他哪里会为张清请封?

  让安国公出面,事成之后封张清为侯,是经过刘询同意的,所以只要安国公把事情办成,张清必然封侯,没有半点悬念。

  安国公胃口很大,要的不仅是张清封侯,而是抱紧程墨这条粗腿,谋求更大的福利。他若不知道霍光即将退隐也就罢了,现在得知这么机密的消息,立即猜测,霍光退隐后,谁将接替他。

  皇帝龙潜时一直住在程墨家,继位之后,没有急着册封皇后(其实是霍光不准),而是先封程墨为侯,接着把羽林卫交给他,可见对他多么信任了。霍光退隐后,程墨即封为大将军,那是迟早的事。

  安国公打着小算盘,自认为清楚朝廷接下来的重大人事变动,第一要务是巴结好程墨,霍光反而被他放在第二位了。

  自打安国公成为男方媒人之后,霍光对他的印象便一落千丈,劝霍显:“这人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,不宜走得过近。”

  也不知他怎么巴结上程墨,居然能成为男方的媒人,真是岂有此理。

  霍显贪图安国公的钱财,何况安国公会说话,像枚开心果,常常逗她开心,有这么一个小丑在跟前凑趣,也不错,便没把霍光的话放在心里。

  如此这般过了大半个月,赵雨菲的母亲去世三年的忌日到了,赵雨菲换了素衣,回家祭拜。

  自母亲去世,她便搬到程府,现在又搬到永昌侯府。程墨从赵氏族中挑了一位叫赵紫的过继,是赵雨菲的族兄,原来的房屋便给了这人。

  既是过继,便当奉赵雨菲的父母为父母,待赵雨菲为妹妹了。赵紫没想到程墨竟会封侯,妹妹嫁给一位侯爷,自己也抖了起来不是。因而,一直想走程墨的门路。

  今天赵雨菲过来祭拜母亲,赵紫热情得不行,叫媳妇:“快把点心端上来。”

  家里那包点心,是他昨天特地买的,孩子闹了一晚上,也不给吃。他媳妇陪着笑把一包点心放在赵雨菲面前,道:“素芳斋的点心呢,小菲快吃。”

  赵雨菲哭笑不得,道:“我今儿是来祭拜母亲的。”

  可不是来吃点心的。

  说话间,族人们三三两两到了。本来按当地习俗,三周年忌日,本家祭拜即可,族人不必过来,现在不是有些不同么?

  赵大郎先提起程墨,道:“小菲,你跟侯爷说一声,他府里要是缺个跑腿采买,叫我去啊。”

  有这好差使,轮得到你么?赵紫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族兄说笑了,我跟小菲可是兄妹。”

  他过继到赵雨菲家,名义上,是赵雨菲的兄长。

  赵大郎一听火就大了,过继这么好的事摊给你,现在采买的事也得摊给你?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,立即翻脸,道:“赵紫,你别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。”

  直呼其名,那是骂人了。越紫翻脸了,两人就在赵母的灵前对骂起来。

  赵雨菲劝了这个,又劝那个,两人谁去听她?只好让翠花:“去请侯爷。”

  祭拜完赵母,赵雨菲就出了孝期,可以嫁人了。程墨本想过两天和赵紫说一声,择日先迎娶赵雨菲过门,这时见翠花来请,说有人吵架,便过来。

  一见他,赵大郎和赵紫都闭嘴了。

  程墨先给赵母上了一柱香,再和众位赵氏族人说起迎娶的事。

  众人都知道皇帝下诏,赐婚霍书涵,但赵雨菲一直住在永昌侯府,这门亲事,是跑不掉的,见程墨亲来求亲,顿时都感脸上有光,纷纷拍胸脯表态同意。

  程墨觉得好笑,其实他只是信不过媒人,想把一切谈妥,再让媒人走个过场,哪是他们想的那样?

  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,婚期择在下月初二。

  时间有点紧,好在一切齐备,倒也不见局促。

  刘询住在程府时,多蒙赵雨菲照顾,这时特地下诏,封她为宜人。

  赵紫立时抖了起来,族里出了一位夫人,可不简单,以后赵氏一族再也不是平头百姓啦。他如此想着,大有从此横着走的意思。

  程墨按娶妻的礼节迎娶赵雨菲,六礼齐备,拜堂送入洞房之后,再去和一众宾客喝酒。

  张清等羽林卫的兄弟们已经喝开了,武空手端耳杯,走到程墨跟前,小声道:“你这样大张旗鼓的,就不怕霍姑娘不高兴吗?”

  他想劝程墨来着,可连皇帝都下诏,他又觉不好劝,不劝心里又不安,总之各种纠结。

  程墨和他碰了杯,道:“我跟涵儿打过招呼了。”

  他来自现代,对女人们的小心眼深有体会,自然是要面面俱到的,要不然,为什么在迎娶霍书涵之前,迎娶赵雨菲呢?就是考虑到两女的感受。

  武空讶然道:“霍姑娘同意么?”

  霍书涵如此尊贵,怎肯容忍夫君娶别的女人,还这样大张旗鼓?

  程墨道:“是。”

  他确实和霍书涵商量过。霍书涵沉默半晌,道:“她跟你青梅竹马,就算迎娶她过门也不为过。”

  娶为妻,纳为妾。

  赵雨菲是他患难之时陪他一起走过的人,与别人不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3784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