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97章 一环套一环

第297章 一环套一环

 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,洒落在院子里,窗纸亮了。程墨还在沉睡,赵雨菲却醒了,痴痴看了身边俊朗的男人一会儿,在他脸颊上轻轻印下一吻,披衣起身。

  夙愿得偿,终于嫁给眼前的男人,赵雨菲眼里的笑甜得快化不开了。

  婢女奴仆们没想到她这么早起床,都停下手里的活儿,恭敬叫一声:“夫人。”

  “哎。”赵雨菲应着,笑容越发甜蜜。

  程墨睡梦中感觉有一只肉乎乎的小手在脸上摸来摸去,奋力睁开眼睛,只见女儿趴在床上,小脸离自己鼻子不到一寸,两只肉乎乎的手在自己脸上乱摸。

  这孩子,程墨抓过她一只手,放嘴里轻咬,女儿“咯咯”笑起来。

  程墨左右看了看,才发现赵雨菲不在,他问抱孩子过来的顾盼儿:“雨菲呢?”

  顾盼儿笑道:“雨菲姐一大早忙活开了。”

  火力全开啊,比以前更勤快了。

  程墨在顾盼儿服侍下穿衣洗脸,正在吃早饭,张清和武空来了。

  “你们怎么起得这样早?”程墨惊奇,难道昨晚的酒喝得不够多?

  虽然这个时代的酒度数很低,但喝多了也会醉,张清昨晚没少帮他挡酒,怎么今早这么龙精虎猛?

  张清笑眯眯道:“五哥起得好早。”又埋怨武空:“都是四哥耽搁了时间。”

  原来两人约好一早过来捉弄程墨,没想武空嘴里答应,却故意拖拖拉拉,过来的时候已日上三竿,程墨早就起床了。

  程墨得知原讳,似笑非笑道:“十二郎若是娶亲,我们也一起去乐呵乐呵。”

  张清脸一红,道:“谁要娶亲了。”

  武空也笑了,道:“听说伯父看上东闾家的姑娘了,这家出来的姑娘规矩大,你可小心着点吧。”

  “谁稀罕东闾家的姑娘了?”张清嘀咕。他决定,若父亲真给他说这门亲,一定要多纳妾侍,把这鼻子顶到天的东闾氏当摆设。

  程墨和武空取笑张清一回,三人去书房喝茶。

  同一时间,安国公正为给儿子博一个列侯之位而努力。霍显已经把他当成最忠心的狗,对他的话多有听从,他认为时机成熟了。

  刚好,他费尽心机给程墨寻摸礼物时,得了一对玉质上乘的玉熊,他犹豫再三,决定另寻礼物做为程墨婚礼的贺礼,这对玉熊,便送给了霍显。

  玉熊雕得栩栩如生,胖墩墩的身子又特别可爱,霍显一见,便喜欢上了。收下玉熊后,难得地赏了他一碗茶,吩咐大管家:“这玉熊不错,留给姑娘添妆吧。”

  大管家应“诺”,把玉熊收下入库了。

  安国公深觉自己有先见之明,给霍书涵添妆,最后不还是送到永昌侯府嘛,程墨该得的好处一点没少,他又能讨霍显的欢心。

  霍显这么高兴,正好下说辞。安国公道:“我恍惚听说,前段时间有仙人现身京城,待要细细寻找,又遍寻无踪,真是可惜。”

  霍显没细想,顺嘴道:“仙人倒是在我府中住了一天,说让大将军退隐,方可保满门。”

  这一出,安国公自然是听说过的了,程墨建议他从这里入手。他故作惊讶,道:“果真有仙人?听说仙人能知过去未来之事,不知可是真的?”

  见了他的神色,霍显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,她可是和仙人说过好多话,留仙人在府中住了一宿的,比起安国公连仙人的踪影都见不着,实是荣幸至极了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要不然怎能预知大将军日后之事?”她瞟了安国公一眼,淡淡道。敢质疑她的话,是活得不耐烦了么?

  安国公自然要问仙人怎么为霍光预言,听说要霍光激流勇退,方可保十年寿元,保全族,忙一拍大腿,道:“仙人的话不可违逆,大将军怎么敢不当回事?万一大将军不激流勇退,真的只有三年寿元,可怎么办?”

  你是要命,还是要权力?

  霍显没想到这个,被他点醒,呆了一下,倏然变色,道:“去,请大将军回府,就说我有急事。”

  安国公点到为止,又说了几句闲话,借口有事,告辞了。

  霍显心里有事,哪会留他?

  出了大将军府,坐上马车,安国公越想越觉得程墨好心计,为了算计霍光,一环套一环。这人得小心奉迎,千万不能得罪,要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呢。

  “去永昌侯府。”他吩咐车夫。

  书房是府里最机密的地方,任何府邸都是如此,因而,程墨挑了这个院子做为书房后,特地改造过,加装了隔音材料。这里原先有地下室和通道,若遇急事,可以通到府外。如此一来,再安全不过了。

  武空自小被教导祸从口出,不要乱说话,因而话很少,张清可没什么顾忌,这时正气愤愤说起霍光越礼的事,道:“大将军纵然有扶立之功,也不该不把陛下放在眼里啊,每次他坐下后,陛下才坐,他倒理所当然了。”

  武空不停给他使眼色,张清只当没瞧见。

  程墨笑道:“四哥,再眨,眼睛就要瞎了。”

  武空讪讪笑了一下。

  张清接着道:“不是我说啊,五哥,你这位岳父,要完。”

  哪天皇帝动了杀心,还杀不了你一个臣子吗?满朝文武都是你的人又怎样,难道皇帝不能换一批臣子?世上最不缺的,就是做官的人了。

  武空咳了一声,道:“十二郎,不要乱说。”

  这话若传扬出去,会没命的,好在三人是好兄弟,程墨不至于到老岳丈跟前说这个。

  程墨叹道:“四哥这是防着我呢。”

  皇帝对霍光忌惮是高度机密,说不得,只好道:“我们一辈子的兄弟,用得着想这些有的没的吗?”

  张清也道:“就是,四哥想太多了,五哥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好吧,他里外不是人了。武空讪笑一下,不再说话。

  张清在宣室殿中值卫,见得这些事多了,大为不愤,说了一通,心里好受了些,榆树来报安国公来了。

  “父亲来干什么?”张清跳了起来,道:“我赶紧躲起来吧。”

  他真心不想见父亲奉承人的那副嘴脸,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3888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