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99章 撑不住

第299章 撑不住

  五天假满,程墨上朝当差,完全没有发现府门外有人窥视的样子。

  散朝后,刘询回宣室殿,同时宣程墨过去,两人对坐说话。一刻钟后,霍光过来,刘询起身到门口恭迎,程墨只好照做。

  霍光昂首直入,见程墨在场,看了他一眼,道:“五郎有事尽管去忙。”

  这是要支他出去了。

  程墨对刘询行礼道:“臣告退。”

  刘询眼中闪过极不甘心的神色,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身为皇帝,想留臣子说话都不行,这样的皇帝,当了又有何乐趣可言?

  程墨走出宣室殿,站在院中,抬头望一会儿湛蓝湛蓝的天空,转身走了。他的公庑是原来刘淘甫那个院子,平时在那儿办公。

  不一会儿,张清蹭了过来,看看左右没人,道:“父样让我告诉你,霍夫人意动了。”

  昨天安国公又去一趟大将军府,得到准信,特地让张清跟程墨说一声。

  真是服务到家。程墨道:“知道了,这几天让伯父小心点。”

  切切不可露出马脚。

  程墨在宫门关闭前出宫,直接回府,大门口不远处蹲一个卖梨的小贩,脚边放一篮梨,双眼直勾勾盯着大门看。

  这个时候还没回家,要说不是探子,那就是有鬼了。程墨勾了勾唇角,让黑子把梨买下:“你们解解渴。”

  小贩听说要把他篮里的梨全买了,脸现惊恐之色,道:“今天只剩这么点了,客官若要,我明天多摘些来。”

  要是都买了,他还怎么在这里呆下去啊?

  黑子道:“天色不早,你早卖完早回家,还不好?”丢下一块碎银子,拿起篮子就走。

  小贩欲哭无泪,这碎银子买十篮梨都够了,他怎么能不卖?可是卖了,他就不能在这里监视了,万一安国公晚上过来呢?

  程墨见了小贩脸上的表情,笑了笑,把缰绳丢给榆树,进府去了。

  赵雨菲一直在府中主持中馈,现在忝为新妇,做起来更是得心应手。程墨回家,菜肴丰盛,一家人围坐吃完晚饭,去花园盛凉,程墨闲来无事,逗女儿玩。

  小女孩已经会走路了,虽然跌跌撞撞,却不要人抱,自己满地走。

  程墨给她取名程佳,小名佳佳。

  桌上有点心瓜果,小泥炉上水正沸,程墨手提铜壶泡茶,茶香四溢。顾盼儿叫过女儿,让她拿一个桃子给程墨。

  桃子有点大,小佳佳两只手抱,有点抱不稳,走两步,掉一次,弯腰捡起来,再走两步,又掉一次,这么走走掉掉,又重新捡起来,到程墨跟前时,桃子早烂了,表面坑坑洼洼。

  “给。”佳佳双手伸直,把桃子递给程墨。

  程墨正在洗杯,没有及时接过来,小佳佳把桃子放老爹脚边,扭身跑了。跑几步,躲到母亲背后,探出小脑袋看程墨。

  大家都被她逗笑了。

  程墨也笑,捡起地上的桃子放桌上,朝女儿招手:“过来。”

  小佳佳见老爹没发怒,慢慢走了过来。

  程墨一把抱起她,在她小脸上亲了亲,把桃子给她:“拿去玩吧。”

  摔烂成这样,是不能吃了。

  永昌侯府后花园其乐融融,大将军的上房却一片寂静。霍光把自己关在书房中,谁也不见,连不语都被赶了出来,在廊下侯着。

  随从们都知道,要出大事了。

  霍光几案前放了几卷竹简,其中一卷写着,辰时永昌侯府的采买出府买菜,一个时辰后,菜贩送小半车肉菜进府,然后一上午没人进出;未时倒是有两个官员来访,不过程墨没见,两人连府门都没进。

  这是永昌侯府一天的人来客往。

  按说,程墨深得刘询宠信,满朝文武应该巴结逢迎才对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一来程墨没有拉帮结派的嗜好,二来现在霍光当权,连刘询都成天担心皇位不保,那些惯会见风使舵的朝臣,哪个把他放在眼里?既没把他放在眼里,自然不会巴结程墨。因而,程墨的日子还算平静。

  霍光看着面前一卷卷的竹简,眉头皱得紧紧的。

  一连几天,安国公的马车都没有在永昌侯府门外出现,程墨不是足不出户,便是出宫回府。霍光不禁狐疑,难道自己真的想多了?难道他真的应该退隐,把权力交出来?

  他不甘心。

  又是一个无眠之夜。第二天,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朝,朝议中不知不觉睡着了,还是刘询叫了他两声,他才惊醒。

  “霍大将军老了。”不少朝臣心里做如是想。

  程墨心想,看你撑到什么时候。

  潜意识的力量,或称自我暗示的力量,是非常大的。霍显天天在霍光耳边絮叨,让他退隐,要不然只能活三年,这些话不知不觉做为潜意识的一部分,在霍光心里扎了根。

  他的身体忠实地按照“只活三年”的目标开始运转了。

  事实上,他确实活到六十一岁,只有三年的时间。

  霍光回到公庑,提笔批奏折,却不知不觉打起瞌睡,加上最近常有力不从心之感,他不禁自问:“我真的老了吗?”

  其实就算年轻人,失眠一夜,第二天也会犯睏,坐着不动也会打瞌睡。

  这一天,他的奏折没有批完,本想带回家接着批,没想最后倚着几案睡着了,笔掉在腿上,在袍子上落下好大一片污迹。

  如此过了三天,他把程墨叫过去。

  这次,程墨老实得很,乖乖行礼后坐下。

  “五郎,我老了,家里子孙多不成器,还望你多多提携。”霍光眼眸没了以往的神采,看着程墨,说话间打了个呵欠。

  他最近特别渴睡,只想一睡方休。连续几天失眠,实在撑不住啊。

  “岳父还年轻,说这个做什么?”程墨讶然,装的。

  霍光摇了摇头,道:“只要陛下保我全族,我情愿退隐。”

  你终于撑不住了!程墨心里暗笑,表面上却是一副又诧异,又痛心疾首的样子,道:“陛下刚刚继位不久,还须靠您扶持,还请岳父再帮陛下几年。”

  俗话说,扶上马再送一程,你可不能只扶上马,不管马儿跑到哪啊。

  霍光苦笑着摇了摇头,再扶持几年,只怕他要化成白骨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3888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