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00章 达成

第300章 达成

  霍光那里的奏折堆积如山,没有得到极时批复,刘询却闲得蛋疼,天天在宣室殿闲坐。如果是别人,成为当世第一人,没人制约,又有时间,岂有不胡天胡帝的道理?

  但是他没有,规规矩矩在宣室殿静坐,既没有宣歌舞,也没有要纳妃的意思。一是他生性谨慎,这点和霍光有得一拼,二是有刘贺的例子在前,他生怕稍微惹霍光不快,被废。

  他如老僧入定般,呆坐半天,得报程墨来了,才有一点生气,道:“快宣。”

  程墨笑容满面,行礼毕,道:“臣有话说。”

  这就是要屏退左右的意思了,刘询会意,手一挥,小陆子带领内侍们退了出去。

  “恭喜陛下,大将军想通了。”程墨把霍光愿意退隐,只有一条,要皇帝保全霍氏一族的意思说了。

  刘询本就不愿手上沾血,听闻,欣然道:“若大将军的家人没有谋反,朕自会保全霍氏一族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所以你才会钓鱼执法,引导他们谋反,然后灭他们全族。程墨对刘询的心计深深忌惮,脸上笑容一点不减,道:“若陛下应允,臣去回复大将军。”

  “好。”刘询道:“朕将当着霍大将军的面发誓。”

  这个时代的人们信鬼神,誓言还是挺管用的,何况他以皇帝之尊起誓?他如此郑重,可见是真的怕极了霍光。

  身边有这么个人,随时能废了自己,谁也不敢睡安稳觉不是?

  霍光听说皇帝愿意发誓,微微一惊,道:“陛下真这么说?”

  他是三朝元老,久在帝皇身边,对帝皇的心思把握极准,之所以没揣测刘询,不过是因为这人是自己立的。说到底,还是轻视。

  现在他要离开,皇帝没有一言半语挽留,反而愿意发誓答应他的条件,心里的悲凉可想而知。他心思慎密,自然而然地想,难道安国公竟是皇帝的人?是皇帝要除掉他吗?

  越想,心头越惊,脸色越不好看。

  程墨见他脸色苍白得可怕,半天不说一句话,不禁道:“岳父若有问题,尽管提出来。有我在,自会保全霍氏一族。”

  就算皇帝说话不算数,不还有他吗?

  霍光看他半晌,叹了口气,道:“皇帝在民间时,一直住在你府中,你觉得,他为人禀性怎样?”

  在决定是否迎立刘询时,霍光也曾问过程墨,还怕程墨有私心,毕竟刘询住在程墨府中,若他登基,程墨将得到极大的好处,在派人调查刘询时,连带程墨也被再次调查一回。

  程墨知他心中不安,想了想,道:“陛下禀性仁厚,不喜杀戮。”

  这是对帝皇的评价了。

  霍光沉思半晌,道:“不见得。”

  现在他没有掌权,说这些尚早。

  程墨道:“陛下在我府中居住时,有一次厨子家里有事,回去了。雨菲亲自下厨,想炖鸡,不敢杀鸡,刚好陛下经过,便让他把鸡杀了。陛下迟疑半天,不敢下手。”

  之所以迟疑,是因为住在程府,赵雨菲又是府中的女主人,她吩咐的事,他不敢不听,可又实在下不了手。

  这件事被顾盼儿笑话好几天,堂堂男子汉,连一只鸡都不敢杀。

  霍光眼眸一亮,道:“还有这事?”

  “是。”程墨道:“当时宜安居的生意刚有起色,府中只有一个厨子。这鸡,还是门子杀的。”

  狗子杀了鸡,对刘询还好生瞧不起呢。

  连鸡都不敢杀,何况是人?

  霍光总算信了。

  “治大国如烹小鲜,大意不得。陛下不懂如何处理国政,还须我教导,就以半年为期如何?”霍光道。

  这半年,霍光要教刘询治国之术,半年之后,便是霍书涵出阁之时,到时他也将挂冠离去。

  有关权力交接的大事,程墨自不会自作主张。

  刘询同意了。

  自这天起,霍光在宣室殿批奏折,批好的奏折,交给刘询。刘询看后,有不懂的,提出来,由霍光详细解答。

  这样有点像师傅带徒弟,不过,在实例中学习,进步却是极快的。

  程墨让张清告诉安国公,半年后请封他为侯。这倒不是程墨不兑现承诺,而是担心现在请封,被霍光觊破真相,徒生波折。

  安国公圆满完成任务,大为高兴,又清楚程墨和张清的交情,当即答应。

  这天程墨回府,发现装做在府门口摆摊的小贩们不见了,会心一笑,下马进府。

  赵雨菲迎了出来,道:“听狗子说,今天大门口静得很。”

  她觉得很诡异,为什么突然门口多了些摆摊设点的人,突然这些人又不见了呢?

  程墨不欲她担心,笑道:“或者他们没有生意,移到别处去了。”

  赵雨菲一想也是,道:“也就我们好说话,哪家的门口让人摆摊呀。”

  要卖东西,不是有东市两市吗?小摊小贩到处乱窜,他们可以让京兆尹派人过来驱赶的。

  “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,跟这些人计较什么?”程墨说着,张开双臂,赵雨菲乖巧地上来服侍他更衣。

  程墨在她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,她脸一红,嗔了他一眼,道:“今晚你到盼儿院里吧。”

  “这就嫌弃我啦?”程墨苦着脸,道:“我们才成亲几天啊,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?”

  赵雨菲为母守孝三年,他心疼她苦守,想疼爱她一些,自成亲后,一直宿在她房中。

  “你总是这么折腾,人家怎么吃得消?”赵雨菲脸红如大红布,声细如蚊道。哪次不是她求饶他才放过她啊,可怜她每次都得哀哀求饶,他还非要花样百出,让她说那些难以启齿的话,才放过她。

  “那我以后就宿在盼儿房中。”程墨气愤地说完,穿着中衣就要走。

  赵雨菲忙拉住,低声央求:“五郎!”

  程墨板着脸道:“求我,要不然我就再不过来啦。”

  他最爱看赵雨菲可怜兮兮的样子了。

  在床帏之中也就罢了,这还白天呢,求饶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啊。赵雨菲脸红得似要滴出血来,正不知怎么办好,门外一个萌萌哒,软绵绵的声音道:“父亲。”

  小佳佳来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057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