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01章 再闹

第301章 再闹

  程墨飞快换上一副慈祥笑容,绕过屏风,把女儿抱起来。

  小佳佳在他脸上亲一下,小手环住他的脖子,把头靠在他肩头,笑眯眯看他。

  顾盼儿站在门口,无奈道:“她非吵着要找你,我拗不过她。”

  程墨每天这个时辰回家,一来就逗她,小孩子记性好,就记得天快黑时,父亲陪她玩耍,每天到这个时辰,就要和父亲一起玩,今天不是没见到嘛,便吵闹起来了。

  赵雨菲脸上红红的,臂弯上搭了程墨的官服,朝顾盼儿招手道:“快进来。”

  顾盼儿似笑非笑瞟程墨一眼,和赵雨菲到里屋说话。

  过了几天,赵雨菲开始忙碌起来,准备下聘的聘礼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霍书涵都没过来,顾盼儿笑和赵雨菲道:“霍七姑娘不会是害羞了吧?”

  赵雨菲觉得她的性子冷冷清清的,实在与“害羞”两字不搭,摇头道:“我看不见得。大概没什么事,才没过来。”

  她来,只找五郎说话,对她们既客气又疏远。想到以后要和她一府相处,赵雨菲表示压力很大。

  霍书涵在绣楼里端坐,神色依然淡淡的,对面坐的青年却一脸愤愤然。

  霍禹听说父亲要退隐,立马炸了。霍显说这是神仙的预言,只要退隐,才能多活十年,保全族满门老小,让他不要胡闹。他却是不信的,什么神仙,明明是术士,是骗子,想骗父亲退隐,好为程墨这小子让位。

  他想找程墨麻烦,又想上次折了两个得力助手,程墨这块硬骨头不好啃,正烦得不行,随从给他出主意,先找霍书涵讨个说法。

  以前他怯霍书涵,让着霍书涵,那是因为霍书涵要进宫当皇后。现在她亲事已定,只能成为列侯夫人,那他还怕她干什么?二话不说马上冲过来。

  “妹妹,你找的好男人!以为皇帝在民间住在他家,就了不起了,想方设法要把父亲赶走。哼,门儿都没有。”霍禹气愤愤道。

  霍书涵慢条斯理喝着杯里的茶,瞟了他一眼,哪去理他?

  “我告诉你啊,别再跟我摆皇后的谱,你别以为母亲偏爱你,你就没把我放在眼里……”霍禹絮絮叨叨说个没完,

  霍书涵一杯茶喝完,又拿一块点心慢慢吃。

  青萝看不过眼,道:“四郎君,你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扬声道:“外面谁跟着,四郎君喝醉酒了,扶他回去吧。”

  要不是喝醉了,借他个胆,也不敢跑这儿撒野啊。

  “我喝醉?”霍禹冷笑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一个低贱的婢女也敢在我面前哟三喝四。”

  扬手要打青萝,青萝不敢抵挡,缩了缩脖子。

  霍书涵冷冷道:“四哥真的喝醉了,连我的婢女都敢打了。婢女低贱不假,我的婢女却打不得。来人,把四哥拉出去。”

  廊下侍候的两个婢女进来道:“四郎君,请吧。”

  霍禹不想走,一对上霍书涵冷冷清清的眼睛,在她积威之下,心里先怯了,黑着脸起身,一句狠话不敢说,走了。

  出了绣楼,随从们跟上,一人道:“上次去永昌侯府放火,这次……”

  他们真没想到霍禹这位兄长,在妹妹面前如此不济,看来还是程墨好欺负,柿子还是得捡软的捏嘛。

  其他人忙赞成。

  霍禹本来觉得没脸,被随从们这么一说,顿时又精神起来,道:“走,去永昌侯府。”

  难道程墨还能再去父亲面前告状不成?想赶父亲走,父亲一定恨死他了,定然不会向着他说话,他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,这个时候找程墨麻烦,最好不过了。

  一群人呼啦啦去永昌侯府了。

  程墨没在府里。最近霍光倒是尽心教导刘询,但是朝中都是霍光的人,朝臣们对刘询的态度并没有改观,有的更认为皇帝是霍光的跟屁虫,虽碍于皇权,言语不敢放肆,但神态之间,却满含不屑。

  刘询想改变状况,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力。

  他是布衣皇帝,来自民间,继位时日又短,只有程墨这个心腹,不找程墨商量,又找谁?是以,屏退内侍,只留程墨在殿中说话。

  “陛下不妨做一件事立威。”程墨道。

  这个好理解,在现代公司,老员工会对空降的领导不服,找茬在所难免,空降兵要是真有能力,便会找一件事立威,杀一儆百。

  刘询道:“做什么事立威好?这件事,总得有据可寻,让臣子们服气才行。”

  威可不能乱立,而是要让人口服心服,要不然只会更加让人瞧不起,搞不好还会触怒霍光,若他动了废自己的念头,自己就成了刘贺第二啦。刘询不爱杀戮,封刘贺为海昏侯,给他封地,让他过安生日子,再另立一位皇帝,搞不好会暗中弄死他这位前皇帝。

  程墨对历史知道得不多,道:“陛下容臣想想。”

  刘询点头,道:“我们都想想。”

  程墨为了他,已经大义灭清了,他总不好再让程墨为难。想到程墨在霍光和他之间,义无返顾选择了他,他便心生感激,若程墨站到霍光一边,他可真是连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了。

  程墨哪里知道他这么想?帮霍光,不过是为了霍氏不灭族,那可是三千多条人命,能救自然是要救的。

  君臣又说了一会儿话,程墨去公庑办公,刘询继续研究奏折,学习政务。

  这个时候,霍禹一群人已到永昌侯府门口。

  狗子见这伙人气势汹汹,忙叫人入内禀报,自己把大门一关,躲到门后就着门缝往外头瞄。

  光天化日之下,难道他们竟要放火?狗子手心里全是汗,两条腿抖个不停。

  赵雨菲正和管家普祥商量要不要把桌上几件古玩记入聘礼名册,就见一个门子慌慌张张跑进来,叫道:“夫人,不好了,霍四郎来放火了。”

  新门子来得迟,也听说过霍禹放火的事。狗子难得当一回英雄,哪有不大说特说,天天吹嘘的道理?

  赵雨菲忙道:“快派人去宫里报信。”

  程墨是卫尉,宫里的防卫由他负责,家里有事,传个话进去不成问题。

  程墨听说霍禹又来放火,气笑了,道:“还没完没了啦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057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