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02章 拆了

第302章 拆了

  霍禹带人气冲冲赶到永昌侯府,没等他出声,随从们便在府门口骂开了。能跟在他身边的,都是聪明人,看出他心情不好。再说,他刚在霍书涵那儿吃瘪,不在程墨这里找补回来,这口气怎么出?

  狗子看了半天,见一群人只是骂,心便放了一半,转念一想,上次这些人可是跑到后面放火的,赶忙让另一个门子从角门出去,看那里有没有人,确定没人才放心。

  霍禹见骂了半天,府门紧闭,没人理他,不禁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怒道:“给我扔石头。”

  众随从早就骂得口干舌燥,又不敢停,听说扔石头,大喜,忙四下寻找石头,找了半天,哪里找得到?府门前打扫得干干净净,连沙子都没有。

  有一个叫浪八的随从,想起来的路上有一户人家盖房子,路边堆了木材,忙招呼两个人,骑上马跑回去,买了好些碎木头。

  狗子见他们不骂了,只是站在门前看,不知他们要干什么,突然院子里传来“嘭嘭”声,一块块一尺见方的木头从天而降。

  真是岂有此理!狗子瞬间怒了,道:“我们扔回去。”

  你们扔木头,我们可以扔石头。

  这不是要迎娶霍书涵嘛,她是大妇,院子定在华堂,赵雨菲让工匠画了图纸,送到大将军府,请她过目,并说有什么不满意的,改到她满意为止。

  霍书涵没大改,只要求在院子里加一座假山。昨天刚来了几车石头,就是给华堂堆假山用的。现在这些石头就在华堂院子里堆着呢,狗子一边派人去向赵雨菲禀报,一边带人往华堂赶。

  听说霍禹往院里扔木头,赵雨菲生气了,道:“可以扔,就是别砸到路人。”又吩咐府里的奴仆下人都躲起来,别被木头砸到。

  霍禹骑在马上,看着一块块木头越过高高的院墙,落在永昌侯府,大声道:“给我扔,使劲扔,不够再去买。”

  今天要不砸伤几个人,他心头那股邪火还真发散不出来呢。

  有他这话,随从更来劲了,浪八又带几个人去买木头,刚走没几步,空中一团黑暗,带着呼呼风声,直朝他扑过来。他大惊,刚要勒马避开,无奈黑影来得太快,一下子砸他头上,他一声没出,摔落马下,脑浆并裂,死了。

  扔木子扔得不亦乐乎的随从听到叫声,刚回头,只见空中一团团的黑影,迎面扑来,不由大骇,纷纷躲开,有躲闪不及的,或被砸中腰,或被砸中肩头,一时哀嚎遍地。

  霍禹看得清楚,这些黑影都是一块块石头,块头大,份量也不少,不由大惊,翻身下马,跑到府门前躲起来,扬声叫:“快躲。”

  不用他提醒,随从们但凡能跑能走的,都跟他一起躲到大门口,这儿有屋檐,石头砸不到。那些受伤走不动的,就惨了,一个个又惊又怕,哀声道:“四郎君救我。”

  石头不停从院里飞出来,谁敢去救?运气不好的,二次遭殃,生生被砸死了。

  约莫一柱香后,石雨总算停了,霍禹忙指使随从们救人。众随从不敢不听,战战兢兢跑出来,不管死活,拖起地上的同伴就跑,有人去拖浪八,可怜他脑袋像开瓢的西瓜,红的白的流了一地,再也不能活了。

  霍禹点了一下,这一轮,死了三人,伤了八人,比上次偷偷摸摸来放火死伤更为惨重,不由怒了,道:“给我拆了!”

  拆了哪里?众随从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所措。

  有一个随从无意间瞄到朱漆大门,灵机一动,道:“就拆这大门吧。”

  反正出了事,有主子兜着,怎么也处罚不到他们头上。

  众随从恍然大悟,不少人对先点出“大门”的随从竖大拇指,拆大门好啊,大门不是有屋檐嘛,石头再怎么飞,也落不到他们头上。想起刚才的石头雨,他们实在胆战心惊。

  拆大门得有工具啊,要不然怎么拆?有人从腰上解下佩剑,有人从身上拿出武器,齐齐往朱漆大门上招呼。

  这些人有些是拍马屁的狗腿子,更多的是霍禹身边的侍卫,身上都带有趁手的兵器。一时间,各种怪声大作。

  院子里,狗子带人扔石头扔得不亦乐乎,突然听到大门方向传来声音,忙跑过来看门缝,好家伙,只见一人拿着剑直直刺过来。

  他一只眼贴在门上,感觉那剑就是冲着他的眼睛来的,吓得他魂不附体,一屁股坐倒在地。那剑穿门而过,插在他头顶上。

  握剑那人是一名拍马屁的狗腿子,平时出门佩一把剑装逼用,没想到会有作剑劈门的一天,实在是有苦说不出。门缝极紧,要抽出真的费了他好大的力气。

  很快,程墨侨迁时刚油漆一新的朱漆大门就坑坑洼洼,不能看了。

  程墨带人回来,来到府门口,只见门前空地上又是木块又是石头,还有身着奴仆服饰的男子倒地不动,再抬眼一看,一群人围着他的大门搞破坏呢。

  这就不能忍了。他怒喝一声:“统统给我抓起来。”

  黑子等人一见眼前的情景,也怒了,不用程墨吩咐,一个个翻身下马,抽出随便携带的兵器就要冲上,有程墨的命令,更加如飞般扑了过去。

  霍禹没有加入到破坏大军中,站在台阶上,不时看看头上的屋顶,以防石头从天而降,一边给随从们加油:“再加把劲,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拆下?”

  众随从忙得满头大汗,有一人道:“四郎君,工具不趁手,快不了啊。”

  “不趁手也要快,这门太厚实,这样拆,得拆到什么时候?”霍禹一句话说完,嘴便被捂住了。

  怪就怪在他太专心望头顶了,拆门的声音又太大,一时没发现身后来了人。

  他的衣着佩饰摆在那儿呢,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主,黑子先对他下手,绑了他的手,随手点了他的。

  霍禹一见坐在马上,满面怒容如天神的程墨,心里先怯了,想说什么,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  黑子这时已看清他的尊容,提了他,把他扔到程墨马前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057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