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09章 权力这东西

第309章 权力这东西

  感谢书友150630181751421投月票。

  不到三个时辰,霍大将军病了的消息已传遍朝野。早朝时,宫门外三五成群,热闹如菜市场,不少人都道:“陛下定然要去探视。”

  也有人叹道:“人生当如是。”

  活蹦乱跳时大权在握,把皇帝当摆设,一旦有个头疼脑热的,皇帝还得带领群臣浩浩荡荡去探望,这样的人生,才让人羡慕嫉忌恨啊。

  说话间,宫门开启,百官上朝。

  刘询道:“霍大将军病了,众卿随朕前去探望。”

  群臣都暗道:“果然如此。”

  刘询和群臣到时,霍云等三人并没在家,霍禹不用说,还没恢复过来,整天缩在房中不敢见人,只有霍显和府中女眷,由程墨带领,在大开口迎接。

  刘询见程墨在这里,眼中有了笑意,道:“大哥辛苦了。”

  两人约好有朝臣在时,刘询不以“大哥”相称,徒然听到他这一声,群臣都大吃一惊。嫡长子继承制之下,皇帝哪来的大哥?纵然有,那也是要封王的。

  不少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难道说,皇帝龙潜在永昌侯府时,和永昌侯结为异性兄弟?更有人觉得程墨这买卖做得好,简直是一本万利。

  程墨恭恭敬敬道:“臣惶恐。”

  不管两人私下相处怎么样,在群臣面前,程墨一直对刘询恭恭敬敬。

  刘询道:“大将军可好些了?”

  心里多少还是觉得遗憾的,要是昨天程墨没有在场,没有施救及时,哪怕不让霍光平躺,只怕霍光也会一口气上不来,就这么去了。他便能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力了。

  程墨道:“已经好很多了,本想前来恭迎陛下,只是走动间呼吸困难,担心有闪失。陛下这边请。”

  霍光自然是没打算亲自到大门口迎接的,程墨这话是说给群臣听的,暗示霍大将军很尊重皇帝。

  霍显听了很不乐意,撇了撇嘴。

  程墨在前引路,一行人到了华庭,程墨先引刘询进去。

  霍光挣扎着要起来,刘询忙抢上按住,道:“不可。”又关切地问他的病情,叫曾太医过来询问。

  “大将军好生调养,缺什么,让人到宫里取。”刘询道。

  霍光看出他眼里的关切之意,心里微暖,道:“谢陛下。”

  刘询到中堂坐地奉茶,二千石以上的官员依次入内探视,由大将军府的大管家在旁应答,程墨自去中堂伴驾。

  刘询低声道:“大哥觉得他怎样?”

  程墨把太医的诊治结果说了,不过是“劳累太过”,又道:“臣估摸着,应该是上了年纪,身体不如壮年,又太劳累,才会这样。”

  这话没错,老年人的身体各器官衰退,霍光又不管不顾,久坐不动不说,还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,长久下来,哪能撑得住?大概这时他的身体开始不好,两三年后便与世长辞了。

  刘询露出一口大白牙,无声地笑了。

  霍书涵虚扶霍显过来拜见,霍显勉强行礼道:“臣妇见过陛下。”

  这小子是夫君扶立的,居然大刺刺受她的礼,真是岂有此理。霍显心里不高兴,脸上的笑容极勉强。

  刘询温言抚尉几句,对霍书涵道:“妆奁可齐备?”

  霍书涵道:“还在筹备之中。”

  刘询便不再说了。

  一碗茶喝完,群臣也探视得差不多了,于是摆驾回宫。

  程墨等人送到府门口,直到御辇走远,才转身回府,一路上,霍显埋怨道:“他好不懂礼数。”

  难道见了她,不应该行礼吗?怎么反受她的礼?

  霍书涵道:“母亲说什么话,陛下乃是天子。”

  纵然是父亲扶立了他,他坐上这个位子,便是君,我们只是臣,君臣有别哪。

  大半个月过去,霍光的病情渐渐好转,他想让人把奏折送到府里批,霍显不让,道:“仙人可说了,夫君若不退隐,只有三年寿元。”

  以前霍光对这话很不以为然,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后,霍显再说这些话时,便别有感触,心里隐隐相信诫大说的可能是真的,牢牢攥住权力的心有些淡了。命没了,什么都没哇。

  程墨一直衣不解带,在床前侍奉汤药,赵雨菲派人送了两次衣物过来,并没多说什么。

  霍府上下算是见识这位新姑爷的为人处事了,以前只见到他拽拽的一面,现在才知他极平易近人,总是未语先笑,不免觉得自家姑娘有眼光,挑了这么好的男子。

  他这么有心,霍书涵自是记在心里,道:“女红我不擅长,为你缝制衣裳就免了,你有什么要我去办的,尽管吩咐就是。”

  她含着金钥匙出世,自小乳母奴仆成群,哪里用得着动一根手指头?何况霍显一直对她当皇后很有信心,更不会让她碰这些东西。

  程墨桃花眼笑弯弯看她,道:“真的什么事都成?”

  霍书涵道:“除了女红,别的大致我还能做到。”

  你能做到就好。程墨几乎笑出了声,道:“那就先记在帐上吧。”

  霍书涵一瞥眼,见这坏蛋一双桃花眼不怀好意盯在自己胸脯上,脸微微有些发热,道:“也不是什么事都成……”

  程墨截口道:“除了女红嘛。放心,我不会让你为我缝制衣裳的。”凑过去在她耳边道:“我怎么舍得?”一句话说完,嘴巴飞快在她俏脸上亲了亲。

  像电流流过全身,霍书涵连耳根子都红了,娇嗔他一眼,道:“你……”

  她一双杏眼水洼洼的,像生气,却更似害羞,看得程墨心跳加快,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。

  他灼热的眼睛让霍书涵无所遁形,跺脚道:“你这人没一点正经,我不跟你说了。”

  看她抬股扭腰,似一阵风般转过庑廊,一下子走远了,程墨哈哈大笑。

  刘询派小陆子探视霍光病情的同时,也让小陆问程墨什么时候进宫一趟。

  程墨忙问有什么事。小陆子道:“陛下最近处理政务,忙得团团转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想起和侯爷相契,想请侯爷进宫叙话。”

  霍光不能理政,刘询批完奏折,送来给霍光看,可是霍显不让他操劳,让人传话:“陛下自决。”

  于是这些天,刘询颇有大权在握的感觉,很想找人分享喜悦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208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