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10章 圣眷隆重

第310章 圣眷隆重

  感谢amonks、我是安静投月票。

  霍光可以起床,在院子里走动,程墨便回府了。

  霍光足足在府中养了两个月,才上朝,开始处理政务。他生性谨慎,一件事不想三遍,不会做决定,现在把谨慎用在保命上,更加地小心。那可是命啊,还是自己的,不小心怎么成?

  曾太医被命随侍在侧,一个时辰诊脉一次,药也带进宫里煎,按时吃。

  日子好象有些不一样,又好象没什么不同,不知不觉中,第一场雪下来了。群臣才惊觉,冬天到了。

  霍书涵站在绣楼上,看远处两排身着簇新青衣,腰系红腰带,手捧各式物事的小厮,走向自家府门口,唇角微微向上翘。

  今儿是放定的日子。

  青萝看了半晌,星星眼道:“侯爷好大的手笔,这得多少聘礼啊。”

  送聘礼的人迤逦三里,姑娘虽没进宫为后,也足以傲视京城了。

  程墨在华居,和霍光霍显说话呢,霍光面前的几案上,放了一叠厚厚的锦书,那是礼单。霍显越看眼前的女婿,越是满意,光这份聘礼,就足够轰动京城了,他还算懂事。

  很快到了迎亲的日子,真真是十里红妆,送妆的人迤逦近十里,很多路人停步驻足观看。

  人群中一个青年叹道:“娶妻当如是。”

  旁边有人不齿道:“那也得你有永昌侯的本事。”

  程墨身着崭新官袍,骑着高头大马,走在花轿前头,一路上顾盼生辉,享受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。

  新人刚要拜堂,狗子飞奔进来禀报,皇帝、皇后到了。

  有官员对旁人道:“这门子话说得不清不楚,想必是陛下的诏书到了,怎能说陛下和娘娘到了?”

  有官员道:“永昌侯圣宠隆重,霍大将军又是股肱重臣,陛下亲至也未可知。”

  观礼的宾客议论声未歇,程墨朗声道:“诸位请随我一同出府恭迎圣驾。”

  当朝两位最得圣宠和最有权力的人家结亲,满朝文武都到了,济济一堂,恍如上朝。这时迅速按官职大小排好,由程墨和霍书涵带领,在府门口迎接。

  皇帝御辇停下,众人行礼参见。

  “兔了。”车帘挑起,刘询道:“朕和皇后来讨一杯喜酒喝,众卿随意。”

  在他想来,他来自民间,继位之前在程墨府中住了几年,程墨娶妻,他们夫妻前来参加婚礼正常得紧。

  群臣却想,哪怕亲王娶妻,皇帝也不一定亲至,何况携皇后一同前来?可见对永昌侯确实与众不同了,有远见的人便想,他既圣宠隆重,又是霍大将军的女婿,以后得多和他走动。

  程墨直起身,笑道:“怎敢劳陛下和娘娘亲至?”

  说话间,刘询走下脚踏,上前两步,挽起程墨的手臂,道:“大哥说哪里话?走吧。”

  程墨吓了一跳,和皇帝并肩而行,是要当一字并肩王吗?他应了一声:“诺。”落后半步,两人一同入内,

  许平君同样挽起霍书涵的手,微微一笑,道:“大嫂。”

  霍书涵平时冷冷淡淡的一个人,此时却艳若桃李。许平君这一声“大嫂”叫得她百感交集,想到为了程墨离家出走,为了不和眼前这人抢皇后之位,多次和母亲交锋,再看眼前这张温和充满善意的脸,她微微屈膝,叫了一声:“娘娘。”

  许平君也很感慨,更有无限感激。群臣在安国公的串联下多次上奏折,逼刘询立霍书涵为后时,她曾对刘询说,只要能保他的皇位,她情愿不为后,可刘询却不离不弃,顶着巨大的压力,非要立她为后不可。

  如果不是霍书涵离家出走,刘询要么因为立后一事触怒霍光,被废;要么顶不住压力,立霍书涵为后。无论怎么说,现在有皇后金册的不是她。

  正因为这些过往,许平君才会对霍书涵如此亲热,尊她为嫂。

  “大嫂不必多礼,今天你是新娘子,你最大。”许平君赶紧双手相扶,和她把臂,道:“他们走远啦,我们快跟上。”

  刘询和程墨已上了台阶,迈进府门了。

  群臣看到这一幕,风中凌乱了。皇帝皇后是什么意思?

  拜完堂,刘询封霍书涵为一品淑人。霍书涵谢恩。

  新人送入洞房,酒宴开始,刘询夫妇还没走的意思。这几个月,他接过一部份政务,不似以前那样是摆设,群臣在他面前,多少有些拘谨。

  程墨回到中堂,笑道:“请陛下摆驾回宫。”

  劝皇帝回宫是臣子应有之义。

  刘询含笑看了许平君一眼,道:“朕说了,和小君来讨一杯喜酒喝。”

  从来没有皇帝皇后参加臣子娶妻的酒宴,这是怎么说?群臣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  程墨知道他想全当日之情,低声道:“陛下和娘娘万金之体,怎可混迹于群臣之中?还请陛下和娘娘回宫。”

  许平君笑道:“大哥的恩情,我们没齿难忘。就让我们以百姓身份,喝这杯喜酒,又如何?”

  程墨道:“来人,上酒。”

  酒上来了,程墨亲自用银针试过,然后满了三杯,道:“臣敬陛下、娘娘一杯。”

  你不是要喝喜酒吗?喝完,赶紧回宫去吧。

  刘询和许平君相视一笑,齐齐端起酒杯,分别和程墨碰杯,然后一饮而尽。

  “大哥可是欠了朕和小君一顿酒宴啊,过两天我们一定再来喝过。”刘询借举袖饮酒的间歇,小声道。

  还要来啊?程墨也低声道:“陛下和娘娘轻车简从,臣和涵儿一定奉旨。”

  只要你不全副仪仗,招摇过市就行。

  刘询倒也爽快,道:“好。”

  他们夫妻俩感念程墨和霍书涵的恩情,喜酒是一定要喝的。

  恭送皇帝、皇后上辇回宫后,群臣轰然炸开了,一个个抢着上来和程墨说话,程墨被挤得差点站不住脚。

  张清站在官帽椅上,扯开嗓子大吼:“快快入席。”

  安国公见儿子太不着调,不停向他使眼色,张清充耳不闻。

  连续吼了好几嗓子,渐渐有好说话的官员道:“主家既说入席,那就走吧。”招呼要好的同僚:“走走走,入席去。”

  好不容易人走了大半,程墨才得以喘口气,朝张清竖了个大拇指。

  张清一脸得意,嘻嘻地笑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208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