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11章 程家妇

第311章 程家妇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宴席一开始,宾客们便争先恐手持酒杯要向新郎敬酒,站起来后,才发现新郎倌不见了。

  程墨又不傻,不跑,难道留在这里等被灌醉不成?

  众人乱纷纷时,安国公出来救场了,道:“诸位稍安勿躁,侯爷有事,去去就来。”

  既然是有事,那就边吃边等吧。

  新房里,霍书涵盛装端坐,前院的哄笑声隐隐约约传来。青萝笑道:“姑娘好福气,今儿文武百官都到齐了呢。”

  她特地去打听了,人人都说,这样盛大的婚礼,除了皇帝大婚,再也没别的人家比得上了。

  皇帝大婚,那得是按娶皇后的礼节,才会有这样的排场呢。如果是先接进宫,过一段时间再册封为后,虽不至于一抬小轿从侧门抬进去,也静悄悄什么都没有的。哪能像现在这样,满京城轰动?

  青萝真心不明白,为什么夫人一定要自家姑娘进宫,像这样风风光光嫁给永昌侯多好啊,满京城不知多少女子羡慕嫉妒恨呢。

  霍书涵看她边说边解下披风,道:“又跑去看热闹了?”

  青萝笑了笑,小声辩解:“我不是为姑娘高兴吗?”

  “约束她们,都老实着点。”霍书涵道。

  “她们怎么不老实了?”程墨说着,走了进来,道:“难道青萝顽皮了?”

  霍书涵没想到他这个时辰回来,惊喜地抬头望去,只见他笑吟吟站在面前。

  “侯爷。”青萝起身行礼,一边训斥外面侍候的婢女:“侯爷回来了,怎么不吱一声?”

  主仆两人说的话都被他听了去啦。

  程墨道:“我让她们不要说的。青萝,侍候夫人更衣。”

  刘询封霍书涵为淑人,已是最高级别的夫人了,程墨有两位诰命夫人,这在京城中,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“诺。”青萝应了一声,朝霍书涵眨了眨眼,笑吟吟道:“请夫人更衣。”

  霍书涵怎会听不出她的戏谑之意,白了她一眼,起身换下喜服。

  喜娘带众婢女退了出去,屋里只有夫妻俩人。两人对视半晌,相视一笑,霍书涵轻声道:“我嫁给你啦。”

  一句话道尽辛酸婚姻路。

  程墨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把她揽进怀里,心道:“如果不是我,你就得进宫,先过几年风光日子,再在冷宫中度过余生了。”

  只是这些,霍书涵并不知道。

  依偎一刻,程墨轻声道:“今天累坏了吧?睡吧。”

  早上开始各种繁琐礼节,折腾到下午,然后他去迎亲,黄昏时花轿进府,又是接驾又是拜堂,各种折腾,她又穿这一身重重叠叠的嫁衣,能不累吗?

  霍书涵脸热了一下,低不可闻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终于到这一步了。

  罗帐低垂,烛影轻摇,框床像风浪中的小船,急剧摇晃。远处,劝酒声,猜拳声还没有歇呢。

  看看天色不早,程墨还没回来,几个急性子的宾客找到安国公,道:“怎么永昌侯还不回来?”

  他们还等着把他灌醉呢,没想到一杯酒没敬上,他们互相敬酒反倒都有七八份醉意了。

  武将们和羽林郎们捉对猜拳,喝得醉熏熏的,祝三哥正四处找人“厮杀”,无意中听到这话,拍了拍说话那人的肩头,道:“你找五郎有事啊?”

  他是武将,力气大,随便一下子,那文官半边肩膀便麻了,疼得直咧嘴。

  会昌伯见满朝文武百官都到齐了,本想说几句场面话,长长面子,没想到程墨一下子跑没影了,众人又喝得不像话,只好随波逐流,以程氏家主的身份,四处向人敬酒,不一会儿,便醉得不醒人事。

  这一场酒,直喝到天快亮,眼看上朝的时辰就要到了,才停歇。

  第二天上午,程墨和霍书涵去拜见会昌伯。

  “哎呀,我岂敢受侄媳妇的礼?”会昌伯一见霍书涵要行礼,忙抢上虚扶,道:“程家有幸,才能娶了你这么贤惠的媳妇。我真是高兴,呵呵。”

  怎么他两个儿子,没一个把这么高贵有地位的女子娶回来呢?

  他这么说,霍书涵便就势起身。

  落座后,会昌伯道:“上次听说大将军有恙,我想过去探望,只是担心影响大将军休息。”

  其实他倒真的去了,只是没能进府。想到两家结亲,他是程氏家主,相当于程墨的家长,霍光的亲家,大将军府那瞎了眼的狗奴才居然不给他通报,心里就窝火。

  霍书涵哪里清楚曾有这么一件小事?今天过来,不过是按礼拜见族中长辈,应付一下也就是了,当下不咸不淡道:“不敢有劳放伯,家父现在已好多了。”

  会昌伯见她没一丝热情,心里有些不快,瞟了程墨一眼,道:“五郎,你媳妇儿身份不一般,你可不能惹她生气。”

  这是什么话?霍书涵微蹙蛾眉,只是长辈和夫君说话,她自然不会插嘴。

  程墨也很不爽,道:“族伯说笑了。族学什么时候放假?”

  自程墨封侯后,会昌伯大肆宣传,族里出了一个列侯,一个伯爵,还是和别的族学有很大不同的,闻风而来的学童儒生多达近百人,现在程氏族学俨然挤身几个最好的族学之列了。

  族学是会昌伯的骄傲,提起这个,他满脸皱纹如菊花盛开,道:“二十已经休沐了,正月十六开学。休沐这几天,好多人托到我这里,求着让家中的孩子入学。”

  程氏族学生生被他办成贵族学校,学生除了程氏本家族人之外,多是勋贵子弟,他也因此在勋贵圈中有了不少影响力。他野心勃勃,要把程氏族学办成京城最大的族学,并为此不遗余力。

  程墨看他满脸放光,笑着就这个话题说了小半个时辰,才和霍书涵起身告辞。

  三天回门刚好是大年三十,霍显看着容光焕发的女儿,感慨道:“好好的皇后不当,非要去当夫人,你让我说什么好?”

  封为淑人又怎样?到底不是皇后。

  霍书涵嗔道:“母亲,你又来了!”

  您老人家这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啊?还常常不定时发作,不服都不行啊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285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