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12章 反悔

第312章 反悔

  感谢tengxuan0816投月票。

  霍光和程墨在华庭喝茶,霍光一双眼睛只是盯着程墨看,像是他脸上长了一朵花。

  “岳父有什么吩咐,尽管说。”程墨总觉得他最近看自己的眼神不大对,像在探究什么,这时又是一副这样的眼神,于是装作漫不在意般道。

  霍光端起茶碗,垂下眼睑,呷了一口茶,抬起眼又用那种眼神看他,就是不说话。

  要是心里素质不够强大的,被上位者这么看,心里早怯了。

  程墨干脆眼观鼻,鼻观心,微垂眼睑,由得他看。

  这人真是看不透!霍光心里喟叹,道:“待涵儿好一点。”

  “是。”程墨才不相信他打量自己半天,像要看透自己五脏六肺似的,就是为了说这句话。

  大年三十,家家都在忙着准备晚上的团圆饭,大将军府又是一日两餐,中午不吃饭,因而程墨和霍书涵午时初便告辞出来了。

  马车里,霍书涵看着对面的俊朗男子一息,笑道:“总算回家了。”

  在这个家生活了二十年,只嫁三天,回门时,却觉得有些陌生了,只想快点回自己的家。

  程墨道:“可是岳母说你什么了?”

  霍显绝对不会问琴瑟是否和鸣,在夫家过得可惯之类的话,她关心的是权力,只要有权力,便是好。

  霍书涵道:“没什么。”过了一会儿,又道:“和长姐说了一会儿话,她有再嫁的念头,只是母亲不同意。”

  程墨只是静静听着,并不发表意见。

  霍书涵也只说这么一句,便不再说。

  今天过年,街上行人很多,马车几次不得不停下来,好不容易回府,已是午时了,赵雨菲和顾盼儿迎了出来。一家人吃完午饭,霍书涵开始理事。

  热热闹闹过完年,开始上朝上衙,刘询便等待霍光请辞了,并不是请辞一次便行,为示恩宠,还得演一出挽留的戏码,留下一段君臣相得的佳话。

  这一等,就等到出了正月,看看天气转暖,霍光还没有动静,刘询忍不住了,和程墨抱怨:“他不是身体不好吗?”

  怎么越看越觉得他龙精虎猛,这样下去,什么时候才是头?

  程墨估摸着刘询这是让他去套霍光的意思,道:“陛下请耐心等几天,容臣去问问。”

  本来说好霍书涵出阁,霍光便退隐,这时问一下也没什么。

  临到交出权力,霍光又不放心了,权力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,才有安全感嘛。他思之再三,干脆当没有约定这回事,天天照旧批奏折,处理政务,只是让曾太医配了安眠的药,每晚多睡两个时辰,又时时注意身体状况,一旦觉得累了,便搁笔休息。

  只看他的神情,程墨便知道他后悔了。

  刘询叹道:“当时应该让他立下字据。”

  他还是心太软啊,想着别撕破脸,想着维护表面的君臣相得,现在怎么办?

  程墨道:“不宜逼迫太过,朝中大多依附于他。”

  一言点醒刘询,忙道:“正是。”

  “陛下可以广开言路,招贤者入朝为官,同时下诏,现在的官员,没有意外,职位不会变动,以安群臣之心。”程墨给他出主意。

  加些新人进来,成为心腹,再保证老臣子的利益,以安这些人的心。这么一来,霍光要废他,就得想想。

  “大哥说得是,朕马上下诏。”

  诏书送到霍光那里,他眯了眯眼,皇帝这是等不及了啊,如果是皇帝他倒不怕,怕的是皇帝身边那小子。自己的亲女婿到底向着哪边?

  他派人叫霍书涵回府一趟。

  霍书涵不知有什么事,收拾了马上回去,等到下午,霍光才回来,一见面,劈头盖脸一顿训:“你那夫君做的好事,有他这样胳膊肘向外拐的吗?不说巩固我们家族的利益,反而帮着皇帝削我的权。”

  霍显一听就急了,叫大管家:“去,把永昌侯绑来。”又嗔霍光:“这事涵儿并不知情,你对涵儿嚷嚷什么?”

  堂堂列侯,在她眼里,直如无物,是想绑就可以绑的。

  大管家应了一声,只是拿眼看霍书涵,实在是霍书涵在娘家的地位太过超然,奴仆们都怕她。

  “下去。”霍书涵先吩咐大管家,然后再温声对霍光道:“五郎不是这样的人,父亲听谁说的?”

  霍光不答,道:“你告诉他,除非我死了,要不然却是不会退的。”

  这是公然撕毁约定了,霍书涵叫了句:“父亲。”道:“您这样,五郎很难做。”

  你眼里没有皇帝,他却不能跟你一样。

  “他难做又怎么样?”霍显好了伤疤忘了痛,早把霍光病倒的惊恐忘到脑后,道:“现在你没有进宫为后,府里就靠你爹撑着,他哪能退?要是退了,万一有个风吹草动,怎么办?”

  权力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才保险啊。

  霍书涵深知她的性格,解释道:“想必陛下让他来问问,他不过转达陛下的话而已。”

  您老人家若不退,皇帝不放心哪。

  霍光沉默一会儿,道:“或者是。”

  皇帝继位至今,从没行差踏差,就算他想废帝,也得找到借口哪。霍光道:“你让五郎告诉他,我不会对他怎样。”

  “他说这句话,就是大逆不道了。”程墨摩挲着手里的茶杯,道:“我答应陛下劝他退,实是为他好。”

  如果历史走向没有偏差,他活到六十一岁,只有两年时间了。

  霍书涵轻轻把脑袋靠过去,道:“我知道。”

  所以,你不用解释什么。

  程墨哭笑不得,这不是你知不知道能行得通的。

  刘询得到霍光不退的明确答复,半天没有说一句话,一开口便道:“大哥救我。”

  宫里防务由程墨负责,羽林卫又是专事保护皇帝的,为防霍光下黑手,只能靠程墨了。

  程墨道:“大哥不用担心。我看他,并没有废帝的想法。”

  刘询不说话,只是长长叹了口气,他赌不起啊。

  程墨不能说在另一个平行空间,霍光直到死,依然没有废了他,只是不停安慰他。

  二月中旬,寒潮来袭,京兆尹报冻死几十个贫民,程墨便有了把现代的供暖设备,在京城大面积铺开的想法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285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