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14章 抢宝贝

第314章 抢宝贝

  感谢我喜欢甘蔗投的月票。

  张清的书房分成两间,里间放一张框床,被褥枕头俱全,外间是一套官帽椅。他一向不喜欢读书,用来做书房的这两间屋子,有点小,外间又坐了程墨和武空,几个侍候的小厮端茶递水,人有多点,空气不流通,炭烧不到半个时辰,气味便有些难闻。

  “我说过,不能在屋里烧炭,特别是门窗紧闭的房间,你们都不听。赶紧开门通风。”程墨说着,站起来,走了出去。

  廊下空气冰凉清爽,比书房强多了。

  武空也跟着走出去,道:“自古至今,不都是这样取暖吗?偏你要跟别人不同。”

  他常去程墨府中,哪里不清楚他搞这些新奇玩艺,弄什么管道供暖?一开始他也觉得很新奇,想在府中来一套,回家跟父亲一说,挨了父亲一顿训,说什么一直都是烧炭取暖,弄管子破坏风水。

  他倒成了破坏风水的家族罪人了。

  程墨知道他做事求稳,说好听是谨慎,说难听是遇事畏畏缩缩,上头又有父亲,遇事以家族为重,并没反驳他的话,只是笑了笑。

  屋里,张清的咳嗽声传来,人也走了出来,大大呼吸几口清新空气,道:“五哥,听说你要弄什么管子?”

  这事还是他的小厮和榆树在廊下侍候时,榆树无意中说的。

  程墨道:“本来想办利民工程,没办成。”把得挖开路面说了,道:“不能大面积铺开,但一座座府邸单独弄,倒是可以,府上添几个烧炭的下人罢了。”

  他考虑的是百姓,才会这么说。达官贵人讲究多,貂裘多,再冷也冻不死,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  “还要挖开路面啊?”张清奇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  程墨比划道:“埋管子啊,要不然暖气哪能通到每家每户?不过北阙不用。”

  达官贵人居于未央宫北阙,以靠近未央宫为荣,现在最靠近的府邸是程墨的永昌侯府。

  张清拉了程墨就走,道:“走,到你府上看看去。”

  以前他觉得,弄根管子还是烧盆炭,差别不大,都有小厮们侍候着,把房间弄得暖暖的,怎么也冻不着他。今天端上来的炭盆,不知怎么的,烟那么多,差点没把他呛死,他才想起来,管子是没有烟的,必须看看,五哥弄出来的东西,一定差不了。

  程墨拍开他的手,道:“急什么?”

  三人一起去了永昌侯府,张清把那套供暖设备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惊奇道:“还能这么搞?”

  叫两个人轮流烧热水,热水可以做别的用途,但是热水冒出来的热气,通过这些管子,却能让房间温暖如春。

  “五哥,快帮我弄一套。”他急不可耐道。

  早知道是这么回事,他应该弄一套啊,哪里用得着天天闻这有毒的炭?五哥可是说了,这东西吸入的多了,有可能死得无声无息。他还不想死呢。

  程墨道:“可以啊。”

  安国公府他说了不算,但他可以在自己院子弄一套。

  武空若有所思地道:“十二郎先弄吧,帮十二郎弄好,也帮我的院子弄一套。”

  只要别动父母的院子,想来父亲不会反对。

  程墨叫了毛老汉等人过来,商议怎么给张清的院子弄一套供暖系统。毛老汉见有活计,大喜,立即赶了过来。

  程墨很快画了图纸,道:“等风箱做出来,便能炼出好铁,到时就能放开干了。”

  有了风箱,毛老汉很快炼出高质量的铁,得到认可后,他跪下道:“侯爷,这风箱实在好用,能不能别告诉别人?”

  有了风箱,能炼制好铁不说,产量还很高,一天的活计,顶平时三天。照这么下去,他不发财都难。

  程墨扶他起来,道:“那可不行,这东西也藏不住,同行迟早会知道。”

  所以,他决定推广风箱,同时推动炼铁业向前迈进一大步。

  毛老汉愁眉苦脸站起来。

  他只不过是风箱的试用者,验证产品能不能用,看效果,应该是不错的。程墨安慰道:“你也不用担心,供暖的工程由你施工,单这一项,已经够你们几人大赚一笔了。”

  那倒也是,毛老汉道谢道:“多亏侯爷赏口饭吃。”

  要不是遇到程墨,他哪能窥见这么高端的东西?

  毛老汉的铁匠铺,紧挨着的是同行阿三的铁匠铺,两家关系还算不错,时常来往。毛老汉过来求见程墨,小徒弟第一次见质量这么好的铁,拿到手里把玩,被串门的阿三瞧见了。

  阿三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抢过小徒弟手里的铁块,道:“这是啊里来的?”

  这是精钢啊,非大师级的宗匠,做不出来。

  小徒弟先不肯说,架不住阿三又哄又骗,只好道:“是我师父做的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阿三抱着肚子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道:“你师父?你当我是小孩子啊,你师父能做出这么好的东西?”

  小徒弟气不过他瞧不起自己师傅,指着墙角的风箱道:“本来不行,但有这东西就可以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阿三忙蹲下研究,又喊自己徒弟过来,道:“快烧火。”

  他要试试这东西的效果。

  果然,有了风箱,炉的温度高了太多。

  阿三目瞪口呆,道:“这是哪里来的?”

  这么高端的东西,打死他,都不相信是毛老汉研究出来的。

  等毛老汉赶回铁匠铺,见小徒弟蹲在铺门口哭,奇道:“我不是让你守紧门户吗?你哭什么?”

  难道光天化日之下,有人敢从他铺里抢东西?他瞄了一眼铁匠铺,好象没差什么呀。

  小徒弟哭哭啼啼把经过说了,毛老汉大惊,那可是他准备珍藏,用来傲视同行的宝贝,要是被抢了,他的梦想就破灭啦。

  他两步抢到隔壁铺门前,只见两扇门板高高竖起,竟是人去铺空了。

  毛老汉一阵天晕地转,坐倒在地。

  “风箱被抢?”程墨道:“可见你说的敝帚自珍行不通,这东西迟早会推广开的。”

  就像前世,风箱是再普通不过的物事了。

  “侯爷……”毛老汉觉得很绝望。

  程墨道:“行了,别哭啦,过半个月,第一批制造出来,你再买一台吧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3263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