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15章 重逢

第315章 重逢

  程墨建了个作坊,开始成批量生产风箱。他要进宫轮值,便把风箱的原理教了榆树,让他暂时充当监工。

  榆树大受鼓舞,每天一大早赶到作坊,跟工人们同吃同住,每个生产出来的零部件都详细检查,天黑作坊关门,工人们收工回家,他才回府。

  对这新生事务,工人们也很好奇,程墨工钱给得高,工人们热情万丈。

  这天,程墨从宫里出来,想回府换身衣掌,再去作坊看看,没想刚到府门口,一个人从门房跑出来,抱住他骑在马上的腿,道:“侯爷!”

  卒不及防,程墨吓了一跳。

  那人紧紧抱住他的腿,脸还在他腿上蹭了蹭。

  黑子等侍卫见他被人突袭,大惊,飞快把那人围住,手中的剑虚指那人背心,喝道:“谁?!”

  那人一身商贾服饰,头上绾了一根木簪,后背背一个包袱,衣服上满是灰,显得风尘仆仆。

  狗子从门里出来,道:“阿郎,华掌柜回来了,在这里等你半天啦。”

  黑子示意众侍卫把剑撤下,自己过去扳开那人的肩头,可不正是华掌柜。

  他身子被黑子扳开,程墨才得自由,翻身从马上下来。刚才他就感觉这人没有恶意,要不然哪会任由他抱着?

  “华掌柜来了,快进府。”程墨说着,把马鞭扔给黑子,拉起华掌柜就走,道:“吩咐厨房准备几个菜,我给华掌柜接风洗尘。”

  华掌柜为了推广官帽椅,一年多来奔波在外,不可谓不辛苦。

  狗子应了一声,忙传话进去。

  两人在书房坐定,华掌柜高兴得眼眶发红,道:“恭喜东家,贺喜东家,已是列侯了。”

  他出京时,程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卫尉卫士,没想到现在已是列侯了。什么是列侯?就是能一代代传下去的侯爵啊,程墨是永昌侯,以后每一代的嫡长子都是永昌侯,这可是多少勋贵盼也盼不来,让人无比羡慕的爵位。

  程墨看他高兴成这样,心里微暖,道:“是,以后你们在外走动,也有底气了。”

  他是列侯,生意圈中若有人敢打官帽椅的主意,就得掂量掂量。当初若不是没落旁支,又何必拉张清入伙,一起做官帽椅呢,虽说两人兄弟情重,但当时多少也有些借势的考量。

  华掌柜连连点头,道:“东家说得是,以后我们谁也不怕。”

  张清入了股,跟东家自己封列侯,差着十万八千里呢。

  程墨让人打了水来让他洗脸,然后两人坐下,说起官帽椅的生意。

  “已在奉明、霸陵、南陵、杜陵开了店,生意都还不错。”华掌柜说着打开包袱,拿出几本帐册,道:“侯爷请看。”

  这几个地方,都在长安附近,行政规划上,归长安节制。但因为交通不方便,所以来往并不容易。

  接照计划,以长安为中心,向周边辐射,再由点及面,把官帽椅的生意做遍全国。

  程墨点了点头,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虽说一年多的时间,才开了几间店,相比于现代来说,速度实在是太慢,但这个时代不能跟现代比,一个伙计从学徒到能独挡一面,得二三十年。宜安居在短短两三年间,有这样的规模,已算是奇迹了。

  华掌柜道:“东家说哪里话?这是我的份内事。我们是从京城来的,当地士绅都十分捧场。”

  那是当然,什么新事务,只要是从京城传过去的,都是好的。

  程墨看帐册时,厨子已做好菜肴,小厮长丰来请示,什么时候上菜。

  “现在上吧,温一壶好酒。”天气乍暖还寒,还是喝热酒的好,再说,华掌柜上了年纪,冷酒怕他受不住。

  华掌柜起身道谢,道:“哪敢和侯爷共席?请侯爷赏小老儿两碗菜肴,让小老儿在耳房用餐,已是天大的恩宠了。”

  现在他可是列侯啊,最顶级的贵族,又出入宫禁,深得皇帝信任,能得这样的人物赏饭,已足够让人羡慕了。

  程墨笑道:“你为我的生意四处奔波,我请你吃一餐饭,算得什么?”

  他刚做官帽椅时,华掌柜便跟了他,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一起吃饭,不过是一起吃顿便饭。

  华掌柜再三辞谢。

  菜肴已如流水般端了上来。程墨很少亲口吩咐厨子准备膳食,厨子不知来了什么尊贵的客人,猜测可能是皇帝来了,打叠十二分精神,做了几十个菜,摆了满满两张八仙桌。

  看上这么多菜肴,华常目瞪口呆,他何德何能,有此恩宠?

  程墨也十分意外,他不过是见了华掌柜风尘仆仆抱着他的腿哭的样子,心里一软,才给他接风洗尘,怎么厨房弄了这么多菜?这是大餐啊。

  当着华掌柜的面,他自然不会问,笑道:“一年多没吃我这里的菜了吧?还记得味道吗?快坐下。”

  菜都上了,不吃就把东家得罪了,再说,这么有脸面的事,他哪能真往外推?华掌柜行礼道谢,屁股沾一点椅边沿,待程墨拿起筷子,才跟着拿起筷子。

  程墨见他坐成那个样子,笑道:“你不要想着我是侯爷,就不会觉得拘束了,放开些,赶紧吃菜,这么多菜,不吃多浪费。”

  可你是侯爷啊。华掌柜在心里嘀咕,道:“没拘束。”

  要不是两人识得早,在他面前,自己哪敢坐?不拘束才有鬼了。华掌柜嘀咕着,放眼望花,只觉眼花缭乱,不知从哪下筷。

  程墨见他只是看,不敢下筷,随手往他碗里夹菜,道:“我们是多年宾主了,不用客气。”

  华掌柜吓得丢下碗筷站了起来,苦笑道:“真是折煞我了,小老儿哪当得起侯爷布菜?”

  他会折寿的。

  程墨见他浑身不自在,叹道:“你不要老想着我是侯爷,就不会觉得不自在了。不过是一餐饭,用得着弄成这样吗?”

  他在宣室殿和刘询吃饭,什么时候会这样战战兢兢了?要是这样,这饭不吃也罢。

  华掌柜低头想了几息,笑道:“侯爷说的可是真心话?”

  这两三年,他跟着程墨,也见了不少世面,不是以前那个落魄商贾了,两人又宾主相得,没什么放不开的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348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