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16章 目的

第316章 目的

  感谢amonks投月票。

  华掌柜喝得酩酊大醉,程墨只好让人送他回去。

  张清略翻了一下帐册,递给程墨,道:“五哥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  今年的分红又十分丰厚,当时觉得和程墨投缘,手里又有零花钱,便投了一股,没想到给他带来如此丰厚的回报。

  程墨把帐册放好,道:“要在最短时间内把生意做遍全国,还须有人手。先让华掌柜歇半个月,然后由他为店里的伙计们培训。”

  要按照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来,只怕到他头发胡子白了,宜安居还不能发展到全国呢,要快速发展,就得解决人才和交通不便的问题。交通方面,暂时只能用信鸽和马,但人才是可以用培训的方式加以培养的。

  张清不懂培训是什么,程墨解释了一下。

  “让华掌柜给伙计授课?”张清瞪眼道:“这不是先生做的事吗?再说,怎么做生意,是华掌柜一辈子积下来的经验,他怎么会答应?”

  程墨笑道:“估计是我亲自给他接风洗尘,把他高兴坏了,我一提,他没犹豫,马上答应啦。”

  他不知道的是,此刻华掌柜已经后悔了,拢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想着怎么推脱呢。

  “你请人家吃一顿饭,就要人家把积了一辈子的干货拿出来?”这也太离谱了,张清不相信,道:“他有没有让你为他养老送终?”

  俗话说,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谁不是一路摸索,学了二三十年,才学会的?怎么肯倾囊相授?

  程墨道:“我制定了完整的培训计划,并不是一下子把东西都教了,而且,我答应每开一间分店,给他半成干股。”

  这样,店开得越多,他的收入就越多,或许某天,他只需要在京城的总店培训伙计就行了,不用全国到处跑。

  张清张大口看了程墨半天,竖起大拇指:“你狠。”

  半成干股就这么毫不犹豫地送了,他还有什么话好说?

  程墨笑道:“放心,并不是谁都能得到培训的机会,我也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升职计划,伙计只要达到指标,便能升一级,每升一级,便有相应的福利,包括培训。但,培训却是升级最重要的指标。”

  他前世白手起家,创造高达几百亿的商业王国,是站在最顶尖的少数人之一,这些于他来说,不过是举手之劳。

  张清却没接触过,想了半晌,道:“五哥,你不去做商人,真是可惜了。”

  这样高明的手段,亏他想得出来。

  程墨笑笑不语,前世,他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。只不过这个时代商人地位低下,必须依托权贵才能生存,而在前世,一切向钱看,商人的地位很高。

  宜安居的伙计们得知这一升级计划,真是喜大普奔,人人干劲十足。别的店的伙计听说,都过来打听,宜安居可要招人?

  宜安居生意红火的同时,不知哪里传出,有人在找一样叫做“风箱”的东西,说找到了,重谢五百两银子。

  五百两银子啊,那可是一笔巨款,听到的人都动心了,只是大家都没见过风箱什么样,可要怎么找呢?也有人问,这风箱是干什么的?

  阿三抢了风箱,躲到乡下亲戚家中,心想不知毛老汉会不会报案,避过风头再回来,却是不知有五百两的谢银,要不然倒要纠结一番,是要风箱好,还是要谢银好了。

  十天过去了,风箱还没找到,功能却人人皆知了。原来有这东西的助力,能炼出好铁,这还得了?铁是战略物资啊,能炼出好铁,意味着战斗力能大幅提升。

  京兆尹伍全得知后,忙让差役追查消息来源,寻找风箱,若真的找到,哪怕找借口没收了,也是拿回来,呈上去。

  又是十天过去,东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一间小店开业了,店里只摆一样东西,就是长方形的木制箱子,箱子一侧还有一个把手。不少人好奇,过去一问,大吃一惊,失声惊呼:“风箱!”

  原来这东西就是失主四处寻找,愿意付谢银五百两的风箱啊。得知真相的人都有抱起一个跑去领赏的冲动。

  “是,就是风箱。”伙计是一个圆脸少年,看着很忠厚老实,笑眯眯道:“客官可要买一个?新店开张,有优惠哦。”

  风箱出现在东市的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京城,不到一个时辰,伍全便听说了,带人赶了过来。

  “这就是风箱?”他看了半天,这东西实在不起眼,怎么能炼出好铁?莫不是传言有误?

  伙计笑得亲切,道:“是,不过只有铁匠才用得着,大人要这个做什么?”

  铁匠才用得着,那就是了。伍全命差役买下一个,随意交到一个铁匠那里,让他试试。

  铁匠很快打一把铁锹出来,道:“大人,确实好用,又快又好。”

  可惜了,这么好的铁,用来做铁锹。这可是他长这么大,第一次打出这么好的铁。铁匠不无忱惜。

  伍全亲眼验证过了,大喜,叫人带上风箱,连同那把铁锹,一起呈到霍光那里。

  这天东市临关门前,小店里的风箱已被抢购一空。毛老汉提前得到一个,已把张清院子里的管道做得差不多了,听说此事,叹了口气,道:“侯爷行事,不是我们能想像得到的。”

  谁知道他竟会制造风箱出售呢,真真没想到。

  铁匠把风箱当宝,程墨却觉得没什么,能推动生产力发展,又能谋利,有什么不好?难道得藏起来,只准自家用,不让别人知道吗?至于制造武器的精铁,自有相关官员出面,他还是别插手的好。

  春末,张清院子里的供暖设备总算做好了。

  “什么时候天才冷啊?”摸着发热的管子,和温度渐高的屋子,张清感叹道。

  程墨和武空都笑了。程墨道:“要是天冷再做这个,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在现代,哪个房地产商建房子,水、供暖的管道不是提前铺设,新房没有完工便建好了?真等到天冷再建,那就等着挨冻吧。

  安国公也跑过来看,啧啧称奇,道:“五郎,不如把我这安国公府都建成这样,让我在勋贵圈中露一回脸。”

  天冷了,大宴宾客一回,还不羡慕死他们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414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