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23章 挖坑

第323章 挖坑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投月票。??

  安国公的嫡长子张勇,是张清一母同胎的兄长,和张清易冲动的性子不同,他性子沉稳,做事老成,低调内敛,安国公吩咐下来的事,从没出过错。也正因为如此,外面都说,安国公府后继有人。

  不过,张清却和他合不来,无他,两人性子不同,他看不惯张清飞扬跳脱,常要斥责两句。

  张清参股宜安居后,手里有了钱,说话有底气,以前怕被他斥责,远远见了他就避,现在不仅不避他了,还敢和他顶嘴。最近父亲又听了他,在府里装什么供暖的管子,张勇心里不爽,便约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外出打猎。

  秋天,是狩猎的好季节。

  几人带了侍卫小厮仆从出城两天,打了不少猎物。回城的时候,心情都不错。

  城里不许纵马,进了城门,他们马都慢下来,张勇更是落在后头。

  从城门直通北阙的甬道又直又宽,几个朋友的马已过去了,张勇想着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有些恍神,突然身下有人惊叫,他一惊,忙勒住缰绳,马人立起来。

  地上躺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,双手抱腿,在地上滚来滚去,不停哀嚎。

  张勇的随从不用他吩咐,立即下马查看。那青年连声惨叫,又不知从哪里跑来几个跟青年年纪差不多的男子,有的去察看青年的伤势,有的站在张勇马前,指责张勇纵马伤人。

  他哪有纵马?张勇翻身下马,道:“不知你们的同伴怎么会突然跑出来,一时勒马不及,才会误伤。”

  要不是这个人莫名其妙跑出来,怎么会出现在他马下?好在他马不快,要不然就真的踏死了。

  为的青年长相周正,一双眼睛精光四射,一看就不好说话,指着张勇道:“要不是你闹市纵马,六郎怎么会受伤,这件事没完。”

  说完,和同伴扶起受伤的青年迅离去。

  张勇和朋友都愕然,这是怎么回事?

  “你们等等,请大夫看了再说。”张勇忙让小厮去追他们,可那几人头也不回,快步走了,小厮没有追上。

  一起去打猎的几个朋友中,有准安侯的三子蔡培,看着觉得不对劲,道:“大郎,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  张勇也觉得不对劲,道:“我们去看看。”

  几人追了上去,却不见那几个青年的踪影,小厮指着前面岔道口道:“往那里去了。”

  放眼望去,路上人来人往,这些人早就淹没有在人群中了。

  张勇一路上心里总觉得不踏实,没想回府却现安国公又在宴客,还带客人看供暖的管子,道:“已让人去烧水了,不用一刻钟,屋子里就暖暖的。”

  京城的夜,已有些寒意,等会屋里温暖如春,正好喝酒。

  张勇有些厌烦,跟各位世伯世叔见礼后,便回了自己的院子,走到半路,问起张清,,张清还没有回府。

  张清在程墨府上。

  “五哥,这供暖的生意,我想入一股。”张清为程墨满了杯里的酒,道:“京城这么大,只要一成人家建一套这样的管子,这生意就财源滚滚了。”

  他可想过了,光是勋贵公卿达官贵人,所有府邸都建上这么一套,就够赚一笔了,何况京城除了勋贵公卿,还有数不清的大户士绅,上行下效,只要勋贵公卿流行起来,还怕这些人不跟风?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啊。

  程墨赞赏地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张清跟他混了两年,眼光有长进了。

  张清见程墨不说话,放软了声音,道:“我不入干股,有什么交给我去办的,你尽管说。”

  宜安居的生意,他花一点钱入了一股,第一个月的分红就赚回来了,现在回想,也明白程墨有借安国公的势的意思。现在当然不能这样,他总得办点事才成。

  程墨不想瞒他,把霍光不同意弄这工程的事说了,道:“虽说国库不充盈,但拨几万两银子在贫民区建供暖设备,还是拿得出来的,我岳父不同意,这事办不成了。”

  贫民们的居处逼仄集中,装管道的花费并不多,而且这些人家要么没有钱冬天烧不起炭盆子,要么用炭头烧炭,常出人命。

  程墨清楚霍光的性子,一时半会的让他接受新生事务不容易,所以打算先从顶层开始,若是过半勋贵都建了,朝臣也会跟风,花个两三年的时间慢慢渗透,总能把事情办成的。但是霍光的态度,还是得跟张清说清楚。

  张清身处大家族中,得为家族考虑,不像他,想做什么做什么,没那么多顾忌。

  果然,张清沉默了。

  程墨把面前的酒喝了,道:“也不是非做供暖不可,这世上只缺现赚钱的眼睛,并不缺赚钱的机会。”

  张清道:“谁像五哥一样,能轻易现赚钱的机会?”

  在他跟程墨走得近之前,他并没有赚钱的能力,天天啃老,还是父亲托了人,才把他弄进羽林卫。

  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道:“多练习就会了。”

  你能看到供暖的市场潜力,已经大有进步啦。

  这个时候,霍光已回府,和霍显一起吃完晚饭,正要回书房处理政务,不语悄无声息走了过来,低声禀道:“已经下手。”

  霍光就像没听见,径直往前走。

  第二天,有人到衙门递了状子,状告安国公长子张勇闹市纵马伤人。

  律法规定,闹市纵马,可以腰斩弃于市。

  伍全接到状纸,检查了原告的伤势,又让人去传张勇。

  张勇一夜心里不宁,总觉得什么事不对,没想到刚练完箭,府衙的人便来传,他马上觉得有人挖坑让他跳,对领差人进来的门子道:“快去禀报阿郎。”

  安国公得知,大吃一惊,他是绝对不相信张勇会闹市纵马的,可人家不仅受了伤,伍全还受理了。这是怎么回事?他来不及细想,换了衣服赶去府衙。

  伍全在审案,见安国公到了,中断审理,迎出来,道:“原告邱八,右腿骨折,确系被马踏伤。”

  安国公一听,脸色便变了,道:“不可能。”

  他的长子不可能闹市纵马。

  伍全把他请到堂上,指了邱八给他看。邱八躺在地上,脸色惨白,犹自心有余悸的模样。8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771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