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26章 抽丝剥茧

第326章 抽丝剥茧

  感谢风之翼123456打赏。

  既然不是针对张勇,那便极有可能是针对安国公,或者是针对安国公府了。程墨开始着手调查安国公最近都做了些什么。

  人刚派出去,安国公来了,哭丧着脸道:“五郎,京兆尹坚持要把案子移交廷尉署。”

  出了人命案,证人又死得这么蹊跷,伍全是京兆尹,负责治安,可没有能力审理重案要案,他觉得应该移交给审重案要案的沈定。

  沈定那个人大家都了解,虽然不像武帝朝的张汤那么熟知典律,可也是一位酷吏,张勇落到他手里,没有罪也能被他审出有罪来,能不能活着走出廷尉署还两说呢。所以安国公一听伍全把案子移交廷尉署,差点没晕过去。

  他话音刚落,狗子在门外禀道:“阿郎,淮安侯家的三郎君求见。”

  蔡元等人没想到一次小小的出游,会把张勇弄进大牢。他们去安国公府找安国公,被告知安国公不在府中,便分头行事,各自去找门路为张勇疏通。蔡培上马走了一段,又圈转马头回来,一打听,安国公上马车时曾吩咐车夫到永昌侯府,他便赶了过来。

  程墨和蔡培没有交情,听说他来了,想了想,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
  这个时候来,肯定是为了张勇的事。

  安国公不愤几人一起出城狩猎,蔡培等人活蹦乱跳的,只有张勇还在狱中生死不知,冷笑道:“他来做什么?难道他和五郎交好?”

  他倒没想到蔡培是这样的人。

  其实勋贵是一个圈子,要说没有听过对方的名号,那不现实,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圈子里也有利益纠葛,各人又有各人的性格,也不是人人交好。再说,蔡培已三十几岁,和程墨、张清这样的小年轻怎么能玩到一块?

  程墨朝狗子挥手,示意他把人带进来,然后道:“他不是和张大哥一起出游吗?他既然来了,我想问问他当时的情况。”

  阿飞是向几人的侍卫打听的,程墨见事态越来越严重,本就有找几人问问的意思,没想到蔡培会在这个时候上门。

  安国公恨恨道:“不知是谁提议出城狩猎,挖这么一个坑让大郎跳。”

  提议出城狩猎的人有极大悬疑。若让他知道是谁在幕后害张勇,他定然不放过他。

  程墨安慰他几句,又让人去打听伍全把人移过去没有,道:“我等会跑一趟,跟沈定说一声,还是把案子交给京兆尹审理。”

  就是不知沈定肯不肯听。

  安国公见程墨肯出面,吁了口气,连声道:“多谢。”

  幸好张清交了程墨这个朋友,要不然他真不知道找谁好。勋贵是顶级贵族,但人人趋炎附势,只有锦上添花,断然没有雪中送炭的,闹市纵马又是重刑,谁闲得蛋疼没事掺和进去?所以说,程墨真心值得一交。

  安国公胡思乱想间,狗子引蔡培进来了。

  他是淮安侯的嫡子,程墨是正儿八经的列侯,又是当朝卫尉,官阶爵位比他高,不用亲自出去迎接。

  “世伯、侯爷。”他和安国公、程墨见礼,道:“深夜来访,失礼之处,还请侯爷勿怪。”

  安国公摆了摆手,没有说话。他现在一看蔡培就觉得烦,只是想着怎么在狱里的是儿子,而不是蔡培,哪还有心情跟蔡培说话?

  程墨还礼,含笑道:“久闻蔡三郎之名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据说蔡培极会相马,有伯乐之称,只要经他相过的马,无一不是千里良驹。

  蔡培谦逊道:“岂敢,只是朋友间取笑,侯爷切切不可当真。”

  安国公听两人寒暄,心里更烦,语气生硬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蔡培敛了脸上的笑,叹了口气,道:“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。”把几人相约去探望张勇,从狱中出来后又去安国公府,想安慰安国公,但他不在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安国公黑了脸,道:“你们去看大郎了?”

  程墨却听出另一层意思,道:“张大哥还在京兆府狱中?”

  不是说移交廷尉署了吗?

  “是,还在原来的乙字号牢房。”蔡培道,不待程墨询问,便把那天生的事详细说了一遍。他们几个走在前头,对后面生的事不太清楚,他这两天想来想去,觉得很有可能有人设局,要不然解释不通。

  “大郎说,他没有得罪过谁。”他最后道。他们几个也不相信张勇会得罪人,要不是大家从小玩到大,张勇怎么能跟他们交朋友?张勇这个人,实在是谨慎太过,什么事都置身事外。

  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会得罪人?

  程墨点头,道:“确实如此。”又问谁提议出去玩。

  蔡培道:“是大郎。”

  安国公傻了眼,总不能说儿子自己给自己设局吧?

  是人总有些喜好,张勇的喜好就是狩猎,他在郊外有自己的农庄,养些小兔子狐狸等小动物,每到秋天,便约上几个至交好友,一起去打猎,纯粹是喜欢打猎的乐趣。

  程墨道:“你刚才来,有没有注意到被人跟踪?”

  如果不是提议者设局,便是被跟踪了,要不然不会这么巧,也不知这个局已经设了多久。

  蔡培变了脸色,再也坐不住了,道:“我去问一下随从。”

  匆匆出门去了。他还真没注意到,要是那伙人也用这种方式陷害他,他岂不是完了?

  安国公也坐不住,道:“我得去狱中看看。”

  “我跟伯父一起去。”程墨说着,站了起来,道:“我去看京兆尹怎么说。”

  不能让他把人送到廷尉署,要不然张勇就没命了。

  两人走到门口,蔡培刚好问完侍卫的话往回走,听说两人去府衙,道:“一块去。”

  伍全看着面前的卷宗,陷入沉思之中,这件案子,真是棘手。得报程墨来了,他皱了皱眉,迎了出来,道:“这么晚了,侯爷可是有事?”

  安国公和蔡培没去伍全处理公务的衙门,而是去狱中看张勇还在不在那里。

  程墨和伍全见了礼,道:“听说伍大人要把这个案子移到廷尉署?不知是为了什么?”

  伍全无奈道:“沈大人说纵马是小案,由我审理即可。”

  其实沈定说的话比这个难听多了。

  :访问网站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771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