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28章 猪队友

第328章 猪队友

  感谢脱去困惑投月票。

  为霍光整理奏折的小内侍荣芝满头大汗,趴在地上,四条寻找。外面传来沉稳的脚步声,他以额触地,跪在地上。

  霍光走了进来,坐下后,见荣芝跪着不动弹,问:“怎么了?”

  送上来的奏折都有备份登记,大将军迟早会发现不见了一份,与其等大将军发现,不如现在坦白,还能祸及自身,不殃及家人。荣芝拿定主意,头磕得砰砰响,道:“奴才今天找来找去,少了一份奏折。”

  少了一份奏折!霍光眼中精芒大盛,吓得荣芝差点晕过去,结结巴巴道:“或者落在几案下面……。”

  怎么可能落在几案下面?霍光声音很冷,道:“少了一份什么奏折?”

  荣芝颤着声音道:“少了第十五份。”

  负责打理奏折的内侍收到奏折后,会在上面编号,然后奏送到霍光这儿,由霍光批示,再送去给刘询御览,哪些送去,哪些留下,都登记在册,不会乱。

  霍光第一个反应,便是能接触到奏折的人中,出了内奸。不用他吩咐,不语已翻了册子,低声道:“是淮南侯递上来的。”

  偏偏少了这一份,要说不是被拿走,霍光怎么相信?不用他吩咐,不语挥了挥手,便有两个孔武有力人的内侍把荣芝拖下去。

  霍光沉默良久,道:“五郎还是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吗?”

  程墨这几天的动静,有人跟踪,全都报到他案前。

  “是。”不语低声把程墨昨天去廷尉署,在里面呆了一刻钟的事禀了,道:“沈大人亲自送他出来。”

  霍光没有表情的脸便有了一丝笑意,道:“这小子胆子倒大。”

  人人避沈定不及,他还敢往前凑。廷尉这职位,坐上的人一般都得有做孤臣的觉悟,或是本来就是孤臣,在朝中人缘极差,是酷吏,才会被挑去做这活计。如果不是昭帝没有亲政,刘询又是霍光扶立的,沈定也会是一位只忠于皇帝的孤臣。

  因为皇帝势微,霍光权大,沈定便只忠于霍光。这也是为什么上官桀诬告霍光谋反不成,很快被判灭族的原因。当时霍光和上官桀在昭帝跟前分辩,昭帝表态相信霍光不会谋反,然后接下来便是沈定的事了,他不声不响,判了个灭族。报上来后,霍光同意了。

  霍光道:“叫沈定过来一趟。”

  他要问程墨找他做什么。

  不语应声而去。

  淮南侯却不知道他再次弹劾程墨和安国公的奏折丢了,等了一天,没有回应,心里惴惴,趁夜色掩映,跑来找霍光。

  他没有送礼,门子不肯给他通报。

  他在门口站了大半夜,看看再站下去,天就要亮了,只好转而求见不语。

  轮值的门子早就睡了,听到拍门声,十分不耐烦,披衣起来一看,又是淮南侯,脸色便不好看,一言不发要关门,淮南侯央求道:“麻烦跟中郎将说一声,我有事求见。”这次,他学了个乖,递上一碇银子。

  门子望了一眼夜色中的大将军府,道:“明天再来。”

  银子递过去了,淮南侯哪肯就这样算了,道:“我有急事求见中郎将,还请通报一声。”

  霍光一门荣耀,不语在昭帝时期,已被封为虎贲中郎将,因为跟在霍光身边,在外行走,没人不敢高看三分。他是霍光的随从,一直住在大将军府中。

  门子刚要拒绝,淮南侯又递了一碇银子过去。他人有些腐,却不是全然不懂世情,想到要是早递上银子,说不定霍大将军也见了,不由十分沮丧,暗叹世道崩坏。

  门子收了银子,本不想理他,淮南侯低声念叨了一句:“我就想问问奏折的事。”

  这下子,门子不敢不给他通报了,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  竟然是上了奏折,肯定有大事,他可不敢耽搁。

  不语刚脱下外衣要睡,听说淮南侯求见,皱了皱眉,吩咐带他进来,重新把衣服穿上,在厢房等他。

  “什么?你把证人毒死了?”不语十分震惊,像看白痴一样看他,道:“你不弄死原告,弄死证人干什么?”

  淮南侯低头道:“原告是我府里小厮的堂哥。”

  谁也不敢在奔驰的骏马腿下走一遭,他只好许以重金,让身边的小厮帮他找人,最后刚进府跟他不到三个月的小厮说,他一位堂兄急需用银子,愿意冒这个险,只是求他保证堂哥的安全。

  他怎么保证?马的腿落在哪里,谁又说得清?可除了这个人,他没有别的人选,只好答应了。好在张勇马速很慢,邱八的运气也不错,才没有死,要不然马腿踏在邱八胸腹,哪还有命在?

  邱八废了一条腿,拿了赏银,逃到乡下养伤了。

  他想着邱八跑了,安国公定然找不到,便放过他。那两个证人却是他府里做粗活的奴仆,卖了死契,命都是他的,死了也就死了。

  不语十分后悔掺和这件事,道:“你回去吧,明天在府里等消息,待大将军散朝后,我禀报大将军一声。”

  也就是说,明天霍光会见他。

  淮南侯十分高兴,不停地道谢。

  他走后,不语再也睡不着了。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霍光做事十分谨慎?现在被猪队友拖下水,不知怎么震怒呢。

  他让身边一个岁的小厮去打听霍光睡了没有,不一会儿,小厮回来道:“大将军书房的灯还亮着。”

  霍光还在批奏折。

  他马上让小厮去把淮南侯追回来,又赶去书房见霍光。

  淮南侯去而复返,浑然不觉身后一直跟着一个黑衣人。

  程墨睡到半夜,窗户响了三下,他轻轻推开怀里的赵雨菲,披衣起床,走到门外。

  阿飞低声道:“不出阿郎所料,淮南侯在大将军府门等了两个时辰,才得以进府。”

  这件事,果然是霍光的手笔。

  又是一天清晨,今天早朝议的事相对顺利,巳时便散了朝,霍光回到公庑,发现新换的小内侍战战兢兢送了奏折过来。他随手拿起一卷,却是吉安侯弹劾淮南侯败坏祖业,有损勋贵脸面的奏折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771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