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0章 站队

第330章 站队

  夜已深,吉安侯书房的灯还亮着,武空轻轻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  “父亲。”他行礼后,在书桌旁坐下。

  吉安侯的书房陈设全套官帽椅,新式书桌。他坐在书桌后的椅上,头靠在椅背,闭上双目,听到武空的声音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武空耐心等了一会儿,见吉安侯一直没有出声,于是道:“父亲让我过来,有什么事交待?”

  他在自己书房中思索父亲为什么要一反常态,出面弹劾淮南侯,还没想清楚,便被父亲叫来。父亲自幼对他严苛,他长大后,对他更是严厉,要是没想明白,若父亲问起,会被训斥。

  吉安侯不答。

  外面梆子敲了两下,已经二更了。

  武空意识到出大事了,神色更是严肃,身姿坐得笔直,静待父亲吩咐。

  良久,吉安侯睁开眼睛,道:“我们家,一向隐忍,到现在,也该做些事了。”

  武帝托孤时,他的父亲老吉安侯还在世,说主少国疑,必生祸端,约束他们收敛,以待时机。两年后,老吉安侯病逝,他袭了爵,按照老吉安侯的遗嘱,一切随大流。现在,他却觉得是时候奋起了。

  武空趁机道:“父亲为何会弹劾淮南侯?”

  你们两人虽然没有来往,可也没有仇怨啊,您这样害得淮南侯声名扫地,他还不把您恨死?

  吉安侯淡淡笑了笑,道:“他给张大郎挖坑,我不过让他没了面子,算得什么?”

  武空默然。因为几句口角便置人于死地,淮南侯心胸也太狭隘了些。他当了几年羽林郎,日日在宫中轮值,见识毕竟不凡,道:“您是要站在五郎这边吗?”

  他和程墨交好,父亲一直不予置评,大有“你们年轻人交朋友,是你们年轻人的事”的样子,程墨也只逢年过节拜见他,平时到吉安侯府,都是由他接待。

  可听父亲话里的意思,他竟是瞒着自己和程墨见了面。武空愕然。

  吉安侯敛了笑,严肃起来,道:“霍子孟老了,程五郎却还年轻,他和陛下的交情无人能比,只要他不谋反,子孙后代富贵可期。这样的人,我不站在他这边,难道站在霍子孟这边?”

  霍光本来说等程墨二十岁生日到了,为他行冠礼、加冠。可是临到他二十岁生日,霍书涵为他离家出走,昭帝又为他做媒,霍显一哭二闹三上吊,霍光烦得不行,自然也就把他行冠礼这一茬给忘了。

  程墨来自现代,自然没有行冠礼才成年的观念,这件事便这么过去了。

  没有行冠礼,长辈没有赠字,于是亲近的只能以五郎相称,公事上的人,便只能以职务爵位相称了。

  张清曾经提醒过他,霍光既然是他老丈人,正儿八经的长辈,理该为他补办冠礼,为他赠字,让他跟霍光提一下。程墨完全不在意,一笑而过。

  他习惯人家叫他程墨,好象起了字,人家叫他的字,便把前世今生切断了似的。

  张清劝他两次,见他不为所动,只好随他去。

  听吉安侯这么说,武空吓得站了起来,道:“父亲是说……”

  难道这次,不是为了几句口角,而是程墨和霍光角力?他这一吓,站起来的力道猛了些,差点带翻了椅子。

  吉安侯见儿子总算上道,老怀大慰,点了点头,道:“你看有几家勋贵靠隐忍名动京师?我们再隐忍下去,只怕徒有虚名,只剩空壳子了。你上次跟我说,五郎弄了套供暖设备,想为京城的贫民供暖,我估摸着,五郎有深意。果然,安国公率先响应,张大郎便进了大狱。”

  武空瞪大眼,道:“那您还……”

  您老是不是也想把我送进大狱?

  吉安侯道:“你还没看出来吗?五郎和霍子孟借这什么供暖设备,争权呢。”

  真是醍醐灌顶,武空惊道:“五郎要夺权?”

  霍光不是他老丈人吗?他怎么会?

  吉安侯心里暗叹,自己再怎么精心培养,儿子还是比不上程墨这个妖孽,人家都忙活半天了,自己儿子还没着出底细,这眼力,可真是!他不得不耐心解释:“自古以来,只有君王能悲悯天下,大灾时开仓放粮。春季一场倒春寒,却让五郎有了为贫苦百姓解决寒冻的想法,若他不是图谋陛下皇位,那便是想要霍子孟手里的权力了。”

  开仓放粮,解衣捐食,这些都是收买人心的仁举,这么做的人,皇帝是一定要弄死的。可刘询却想在未央宫弄一套这样的设备,高调支持程墨,可见程墨不是瞄上刘询的皇位,而是为了还政于刘询了。

  朝堂重新洗牌,有些家族可能借机崛起,有些家族可能万劫不复,端看你怎么站队,怎么把握了。

  吉安侯想借机崛起,他敏锐地发现了这个机会,所以才会连夜上奏折弹劾淮南侯,向程墨示好。

  程墨亲自过来拜见他,两人长谈了一个时辰,达成了协议。

  “不是夺权,而是还政于陛下。”吉安侯淡定道。

  这倒是个好借口,于五郎名声无损。武空第一次对这位不声不响,一直约束他们自持的父亲竖起了大拇指,您老装模作样起来,真有一套。

  吉安侯说起叫儿子过来的用意:“以后听五郎驱策。”

  自他上奏折时起,两个家族已紧紧绑在一起了。

  武空点头,道:“好。”又有些担忧地道:“现在站队,会不会太早了?”

  他虽然和程墨交好,但一旦涉及到家族利益,自然是要以家族为重。想到张勇现在还在大狱里蹲着,他便有些心寒,如果霍光也对他下手,他怎么办?

  吉安侯道:“你以后出门,只坐车,不骑马。”

  这样,也就不会发生闹市纵马伤人的案子了,他们诬无可诬,只能另想办法,除了这一件,别的他可不怕。

  武空明白父亲的意思,决定以后小心再小心。

  他从吉安侯的书房出来后,即刻去找程墨。

  程墨和霍书涵被翻红浪,正在激情中,听说武空来找,有些啼笑皆非之感,道:“让他等着。”

  半夜三更扰人好事,真是岂有此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826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