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1章 少年

第331章 少年

  感谢钰记、秋天晚风夜雨投月票。

  为贫民建供暖设备件事,霍书涵看出不妥,但她知道程墨一向有分寸,也就没说什么,然后霍光不同意,程墨没有再提,只为安国公府建了一套。亲戚朋友之间互相帮忙,也是应该,她更不会说什么了。

  可接着生张勇纵马伤人案。霍书涵自小被做为皇后培养,父亲又是权倾朝野的霍光,她对政事再不感兴趣,也觉得不对,正想劝程墨,没想到程墨胡搅蛮缠,她很快丢盔弃甲,想说的话早忘到瓜洼国了。

  两人恩爱一回,事毕,程墨又陪霍书涵说了一会儿话,安抚她后,才穿衣去书房。

  武空已喝了两碗茶。大半夜的,把程墨叫出来,他有些不好意思,可见程墨一副神清气爽,唇边含笑的模样,他还是怔了一下。

  程墨一点没把人晾了一个时辰的觉悟,道:“四哥大半夜来找我,有事吗?”

  看他的样子,并不像有急事。程墨说着,瞟了他一眼。

  武空已回过神,可吉安侯跟他说的话,太过重大,沉甸甸压在他心里,他想露出一个笑脸,笑不出来。他道:“你想取霍大将军而替之吗?”

  程墨挑眉看他。

  武空垂下眼睑,道:“我父亲已告诉我了。我想跟你说,以后有什么事,你尽管吩咐。”

  程墨讶然。在他印象中,武空是个怕事的人,一件事的后续没有生,便先往消极方面想,然后苦口婆心劝他。这个人,很消极,瞻前顾后半天最后不敢动。

  现在他和霍光对上,以霍光的权势,对他和他身边这些人,怎么会手下留情?上官安就是例子。可武空大半夜跑来,等了他一个时辰,就为了向他表态。

  程墨很感动,他穿越过来后,第一个遇到的同僚便是武空,武空也很照顾他,这个时候能表态跟他站在一起,实在是太难得了。可他还是道:“四哥怎么会大半夜来说这个?”

  有什么事也得天亮再说,大半夜的扰人清梦,确实不好。武空有些不好意思,道:“我父亲说,以后我们跟五郎站在一起,五郎指哪,我们打哪。”

  也就是说,吉安侯整个家族都唯程墨马是瞻了。程墨和吉安侯谈过,吉安侯表示看好程墨,他上奏折弹劾淮南侯,只是看不过淮南侯挖坑陷害张勇,从张清和武空这一块论,两家也算通家之好,他不过是为张勇鸣不平,并没有说跟程墨走。

  人各有志,程墨并没有说什么。没想到今晚武空居然来跟他说这话,还说是奉父命。这么一来,两家将紧紧绑在一起了,吉安侯的人有什么事,程墨得援手。他不知道为什么吉安侯突然会一百八十度转变,但这是好事,他自然答应。

  武空走后,程墨看看时辰差不多,干脆洗漱更衣,上朝了。

  天微明,城门开启,等在城里的人一拥而出,进城的人一拥而入,城门口热闹非凡。人群中,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低着头,几次被撞得趄趔,却头也没抬,双手抱紧怀里的褡裢。

  进了城,走了一段,人群分散向不同的官道,人便渐渐少了。少年向路人打听一番,折向东边。

  前面一间药铺,中年大夫摆了几案,为病人看病,另有几个病人或站或坐等候。少年眼眸一亮,上前对药童道:“麻烦拿几味治断腿的药。”

  药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小哥家里有病人,还请送病人过来请赵大夫诊冶,这药却是不好乱拿。”

  没大夫的方子,谁哪乱拿药给他?万一吃死了人,他们是要吃官司的。

  少年求了半天,药童只是摇头,旁边几个等候的病人都道:“把人送来看看就是,你这样,赵大夫怎么知道他哪里不好?”

  又有人道:“这孩子太不懂事了,怎么总说不明白呢?”

  少年在众人的指责声中眼中含泪,低下头,抱紧怀里的褡裢,慢慢离去。

  旁边等候的病人中,有人嘀咕一声:“还得等多长时间?家里还有事呢。”站了起来,走了。众人并没有注意这人跟少年走的是同一个方向。

  少年又去第二家、第三家、第四家,都被同样的理由拒绝了,每一家药店或问他要药方,或让他把病人送来看看。

  已到中午,太阳明晃晃挂在天中,气温比早上热了些,少年眼眶又红了。他站在街上,不知怎么办好。

  突然一只大手拍在他肩头,他回头一看,一个相貌平常的男子,和气地道:“小哥可要草药?我这里有刚采的新鲜草药,专治断腿折腿的。”

  少年大喜,并没有细想男子为什么会知道自己进城的目的,立即道:“要要要,在哪里?”

  他天没有亮就出门赶路,在城里又奔波半天,一口水没喝,早就又累又渴了,极盼买到药,好早点回去,家里的表叔还等他买的药抱扎呢。

  “在我家里,离这里只有一个坊,你跟我去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男子更加和气了。

  少年道:“好。”又催男子:“快走。”

  男子一只手还放在少年肩头,两人并肩走了,消失在人群中。

  邱八没想到被马踏一下,会伤得这样重。他打听过,最多骨头断,找大夫看的话,接一下骨,几个月后便能行走,哪怕找的大夫不靠谱,骨头接不好,走路有些拐也不妨事。

  可他现在,却觉得不是腿断那么简单,整条腿,像没有骨头,疼得他整宿整宿睡不着觉。偏偏乡下没有大夫,他不敢进城,只好让乡下亲戚的儿子二娃进城帮他买药。

  这天都黑了,怎么二娃还不回来呢?他心里埋怨亲戚,二娃从没出过门,怎么能让他独自进城?要是迷了路,他今晚岂不是又要疼一夜?

  亲戚也着急起来,道:“我到村口看看。”

  要是儿子丢了,他一定把邱八赶出去。他想着,匆匆出门,还没走到村口,只见十几个男子簇拥他的儿子二娃,也就是那个四处买药的少年走来。

  “二娃,这是怎么了?”他是二娃的爹,见儿子一副做错事的样子,还以为儿子真的丢了,被好心人找到,送回来呢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983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