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5章 试过才知

第335章 试过才知

   正文卷 第335章 试过才知

  下一章

  淮安侯也在受邀之例,跟在众勋贵中,来到管子旁,伸手摸了摸热得烫手的管子。

  带他们参观的小厮瞧见了,恭敬道:“侯爷小心烫。”见众人不解望他,便解释道:“热气顺着管子输送到各个房间,这管子很热,一不小心,会烫伤。”

  能把这么大一座府邸的房间都弄热,可见管子的温度有多高了。

  众勋贵顿时觉得神奇,嗡嗡议论一阵,有人问:“真的是通过这管子弄的?”

  怎么他们站在管子旁边,一点不觉得热呢。

  小厮为人机灵,毛老汉等工匠过来装设备的时候,安国公让他跟在旁边,缺什么跟管家说一声。他跟在毛老汉身边这段时间,可没少问。毛老汉见要什么他都能拿来,又常送点心给他们吃,只要他问,能告诉他的,都会告诉他。

  这么一来,理论上的东西,他学了不少,要不然管家也不会让他带勋贵们参观了。

  “是呢。国公爷、侯爷、伯爷,请随小的来。”小厮说着,在前领路,带他们去厢房,指着墙边一个四四方方的填漆盒子道:“热气从这里出来,所以房间温暖如春。国公爷、侯爷、伯爷站的地方,并没有这样的出口,只要不摸管子,便没事。”

  晋安侯好奇心起,走过去,不顾形象蹲下,伸手要试试可有热气出来。小厮变了脸,急声道:“侯爷不可。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晋安侯的手已递到盒子旁边,只觉灼热的气息烫得皮肤生疼,飞快缩了回来,定睛一看,盒子中空,由一条条四方棍子隔开,热气就是从这些隔开的空间进来。

  众人见小厮变了脸,晋安侯也是脸大快,缩回了手,都问:“怎样?”

  晋安侯把手藏在袖里,道:“很热。”

  淮安侯挤了过去,道:“我看看。”

  晋安侯一边往后退,一边道:“还是别太靠近了。”

  他离那盒子一步远,脸上的皮肤都被烫红了,刚伸出去的手,被烫得生疼,也不知会不会起泡,可是让他问小厮要烫伤的药敷一下,他丢不起这个脸,传出去,会成为笑话的。

  淮安侯领了晋安侯这个情,向他点点头,道:“多谢。上次安国公宴客,我在座,倒没注意这个盒子。”

  那次,大家还是不大相信一根管子能让整间屋子温和起来?所以没人关心这个。当然,也有可能大家看不惯安国公那牛逼烘烘的样子,不想问。淮安侯思忖着,在晋安侯蹲下的地方停下。

  他试过热气的威力之后,好几人也跟着走近去感受,但是没人像晋安侯那样,伸手去摸盒子。小厮见没人再伸手去摸出气口,松了口气。

  看过一回后,小厮请勋贵们坐下用茶,晋安侯趁人不注意,走到小厮旁边,悄声道:“贵府可有治灼伤的药?”

  小厮吃了一惊,看了晋安侯一眼,也悄声道:“侯爷请稍待。”

  勋贵们坐下,谈论着这管子和那个出热气的盒子,气氛热烈,有人道:“很方便,不用再烧炭,倒可以装一个。”

  至于装一个多少钱和每年可以省很多炭,大家心照不宣就好,不用说出口。

  会稽伯是三流勋贵,一向在勋贵圈中不受待见,此次要不是安国公要扬眉吐气,大撒请柬,遍请所有勋贵,断然不会请他。他坐在末座,听了半晌,冷不丁道:“管子烧得这么热,得很多柴?”

  不烧炭,得烧柴啊,这日夜不停地烧,得花多少柴,他哪里拿得出来?

  屋里顿时静得落针可闻,坐在他旁边的兴安伯悄悄往外挪了挪。

  他们都是勋贵,如果连柴都烧不起,还算什么勋贵?会稽伯实在丢人。

  就在这时,门外有人声音带笑,语气亲热,道:“难得五郎特地从宫里赶来,快快请进。”

  勋贵们齐齐望去,两个人从门里走进来,前头是主人安国公,和他并肩的是本朝新贵永昌侯程墨。

  安国公在大门口迎客,和客人寒喧两句后,便让府里的奴仆把人带进来。要不然,何必让小厮带他们参观供暖的设备?

  没想到安国公待永昌侯这么不同。勋贵们心里同时浮起这样的念头,不约而同站起来和程墨见礼。

  程墨露出八颗大白牙,道:“我今天要轮值,来得迟了,诸位前辈可别怪罪。”

  越是尊贵的客人来得越晚,程墨是位列九卿之一的卫尉,来晚了也应该,可他肯解释一两句,这就十分难得了。

  有人在心里嘀咕:“外间传言,永昌侯无法无天,连曾经的太仆上官桀都不放在眼里,怎么这会儿看着,却是十分和蔼可亲?”

  勋贵也分三六九等,有些人顶着勋贵的头衔,却没有实职,日子过得十分艰难,没了应酬的银子,在外间走动就少。程墨和羽林卫的同僚走得近,和那些身为家主的勋贵倒不怎么来往,这样一来,很多人都听过程墨,却少和他接触。

  淮安侯已迎了上去,笑着和程墨见礼,道:“永昌侯少年英雄,今日得见,十分有幸。”

  他先是踊跃要建供暖系统,听说张勇出事,又马上缩了回去,今天为张勇庆祝,他又是第一个到,安国公对他的印象差得无以复加,见他向程墨示好,心里撇了撇嘴,决定若是他再提装供暖系统的事,得搅和搅和才对得起自己。

  程墨笑吟吟道:“淮安侯谬奖,我可不敢当。”又和别人拱了拱手,道:“今日同为庆祝张大哥平安归来,来的都是朋友,大家不用拘束。”

  淮安侯有些尴尬,见旁人并没注意他,迅把程墨围在中间,不停和程墨说话,遂拉过笑得眼睛没了缝的安国公,道:“我可是先定了管子的,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冷,早晚都得烧碳了,国公爷帮我跟永昌侯说一声,先帮我装了。”

  你当我是傻子啊?安国公皮笑肉不笑道:“只怕工匠不得闲,大将军府全府都要装,这项工程明年开春不一定能装好呢。”

  “什么?”淮安侯大吃一惊,道:“大将军府也要装?”

  不是说霍光不喜欢这管子,安国公不听话,张勇才会进大狱的吗?难道传言有误?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4983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