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6章 人人争先

第336章 人人争先

   正文卷 第336章 人人争先

  下一章

  感谢年华岁月伤打赏、万水千山36投月票。

  淮南侯撞大运般才跟霍光身边的不语搭上线,高兴得不知自己姓什么,逢人便说。勋贵们第一时间听说,淮南侯背后站着霍光,张勇入狱,是霍光的意思。

  安国公府最近只做一件事,装了一套供暖的设备。可见这套设备碍霍光的眼了。

  可现在,安国公却说大将军府也要装这碍眼的设备?淮安侯额头的汗就下来了。

  安国公得意洋洋道:“可不是,这件事,是霍夫人主动提出来的,说天气冷了,赶着要装,让把在吉安侯府干活的工匠抽调过去。唉,霍夫人是五郎的岳母,五郎能说什么呢?对吧?”

  他嗓门特别大,厢房中的人都听见了,一齐转头望向和会昌伯说话的程墨。

  会昌伯也在受邀之中,一边跟众人参观管子,一边在心里把程墨骂了个狗血淋头。他现在还是程氏家主呢,有这么好的东西,怎么不招呼他一声,白白益了别人?他却忘了,张勇刚从狱里出来。

  待程墨进来,没寒喧两句,他便不管不顾,把程墨拉到角落,埋怨道:“我看着你长大,一直对你照顾有加,你怎能忘本?”

  不说孝敬他一套这样的好东西,还把他给忘到瓜洼国,要不是安国公下请柬,他来赴宴,哪里知道这套设备这么好?

  程墨低声道:“我岳父不喜欢这套供暖系统,觉得还是循古例,用炭盆取暖的好。我怎么敢向族伯引荐?”万一有个风吹草动,你岂不是要吓得屁滚尿流?

  会昌伯连连点头,道:“要是霍大将军不喜欢这东西,那就算了。”

  千万不能惹霍光不快。

  他这里话音刚落,安国公说大将军要装供暖设备的话震得屋子里的人耳膜嗡嗡响,所有人全都望向程墨。

  会昌伯瞬间怒了,恶声恶气道:“我又不是不付你银子,你怎能这么耍我?”

  事实上他确实不想掏银子,又要这套设备,刚才还想,待装好了,倚老卖老让程墨孝敬。

  众勋贵心头刚浮起:“原来永昌侯搞惦了丈母娘。”的想法,顿时觉得程墨高大上,会昌伯便来拆台。

  程墨面露微笑,先回答会昌伯的话:“族伯说笑了,我哪能耍你?昨晚去岳家用膳,岳母问起,说要装一套,我怎么好说不?”

  是昨晚在席间定下来的,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情况有变化嘛,而且是霍光的夫人,而不是霍光本人喜欢这设备。

  程墨的话,证实了安国公所言不虚,大将军府确实要装一套供暖的设备,而且是由霍光的夫人,当朝第一夫人亲自提出来的。霍显比当朝皇后还拉风,在座这些勋贵,无不削尖了脑袋,也想让自家老婆跟她搭上话,只是霍显眼高于顶,连皇后都不放在眼里,何况别人?

  如果我府里也装一套,是不是能够借机跟霍夫人搭上话呢?反应快的,如淮南侯之类,立即陪了笑脸,对程墨道:“永昌侯,这天气越来越冷,再过半个月,雪也该下了。屋里烧炭盆子还是冷得很,你看……”

  反应慢的,这时也回过神了,抢着道:“我们也建一套。”

  屋里顿时乱糟糟如菜市场。

  安国公出来解围,道:“诸位,说句公道话,这设备怎么样,诸位已亲自体验过了,不用我多说。只是大将军全府都要装,只怕五郎抽不出人手。”

  淮安侯急道:“我可是半个月前就定下来了,大将军府的设备装好,就该给我装吧?”

  他不能越过大将军去,可要能紧跟大将军的步伐,也能讨大将军的欢心不是。

  可是定国公、兴伯等人却不干了,七嘴八舌道:“凭什么你排在大将军后面?”

  你以为你爵位比我们更高,还是说大将军更亲近你一些?

  悄悄出屋敷了药回来的晋安侯刚进屋,还以为走错地方了,不由问旁边的武恩侯:“怎么回事?”

  怎么大家都一副要把淮安侯吃了的样子?

  武恩侯道:“还不是为了这设备。”

  他也急着装一套,不说别的,单说整间屋子,走到哪里都暖和,不像烧炭盆,只有炭盆旁边方圆两三尺的地方温度高些,离炭盆远了,有跟没有一个样。

  晋安侯一听也急了,道:“我也报名。”

  他可是亲身体验过这设备的威力的,还为此被灼伤,要是不装一套,他岂不白受皮肉伤?

  会稽伯默默站在角落,心里是满满的哀伤,他也想装,不知能不能赊帐?

  京中勋贵三十多人,除了淮南侯成为仇家没在邀请之例外,其他人都悉数到场,三十多人齐齐开口说话,吵得程墨头晕,道:“诸位稍安勿躁。”

  他一开口,吵嚷声渐歇。

  程墨道:“这套设备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好的,别的不说,光是那些管子,就得精铁打造,费时费力。”

  淮安侯道:“大将军要的,难道不能召集京城的铁匠,把精铁打造出来?”

  霍光要装,待遇自然大大不同。

  程墨道:“我岳父岂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不少人附和:“正是。”

  淮安侯十分后悔前几天一时冲动,说出不要装的话,他早该想到,有程墨在这,张勇定然没事。

  程墨却不再给他们纠缠的机会,道:“今天是为张大哥接风洗尘,时辰不早了,不如请张大哥出来。”

  众人一进门便被设备吸引,竟然没人想起正主儿张勇没在,当下人人道:“理该如此。”

  张勇要是不出来,只怕不能开席了。

  安国公笑吟吟吩咐一个来往奉茶端点心的婢女:“请大郎君过来。”

  本来张勇要在府门口迎客,程墨不让,让他最后出来,这样一来,万众瞩目,省得站在府门口,每来一人,都要问起在狱中那些事。

  张勇担心把勋贵们都得罪了,安国公道:“有五郎呢,怕什么?”

  他现在是死心塌地跟随程墨了,程墨说什么是什么。

  趁婢女去请张勇的功夫,勋贵们便说起张勇被诬闹市纵马,幸好伍全凭公而断来,不少人凑到程墨跟前,道:“还是永昌侯有办法,才能帮张大郎脱罪。”

  更有人想,要不是你有个权倾朝朝野的泰山老大人,张勇岂能无罪释放?只是这话在心里打转就好,不宜说出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006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