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7章 兄弟

第337章 兄弟

  张勇身着锦袍,已在旁边的院子等候多时,婢女过去一请,即刻过来。

  “哎呀,大郎气色真好。”淮安侯眼尖,第一个见到走进来的张勇,要挤过去,无奈前面站了五六人,实在挤不过去,只好大声道。

  勋贵们齐齐鄙视。

  张勇一脸温和的笑,向安国公行礼后,和众勋贵点头示意,道:“承蒙诸位奉场,为某庆祝,某感激不尽。”

  一如既往的惜言如金。

  晋安侯站在最外头,好奇心起,不由就近多打量他几眼,淮安侯并没有说错,张勇确实气色很好,红光满面。

  安国公笑道:“诸位这边请。”

  当先束手做请,请程墨和宾客到正堂就座。

  这就要入席了,众人纷纷随程墨去设宴的正堂。

  安国公要请程墨坐首位,程墨不肯,两人谦让。勋贵们纷纷道:“这首席永昌侯不坐,断然没有人敢坐。永昌侯还请不要推辞。”

  以程墨的身份,这首座只能他坐了。

  程墨推辞不过,只好坐下,其余人等按受霍光重视程度、爵位高低而坐。

  席上,勋贵们各怀心事,有的热情万丈向程墨敬酒,有的拉着安国公,求他在程墨面前美言几句,待大将军府的设备装好,马上为他安装。

  淮安侯和晋安侯一直跟在程墨身边,一旦有人敬酒,两人便抢着挡了,咋一看,还以为两人和程墨是生死兄弟呢。

  今天的宴席不过是让张勇高调亮相,让勋贵公卿确认张勇真的活蹦乱跳,一点事都没有,彰显程墨手段的同时,为安国公扳回面子。既有人在面前挡酒,程墨便借口上茅房,溜出正堂,去了张清的院子。

  张勇入狱这几天,张清坐立不安,急得不行。他的生母安国公夫人只生他和张勇两人,其余的兄弟都是庶出。平时兄弟俩在一起说没几句话,必定吵起来,现在长兄出事,他才意识到血浓于水,加上安国公夫人一气之下病倒,他进宫轮值之余,一刻不离在榻前侍奉汤药。几天下来,又累又急,真心顶不住了。

  好在张勇无罪释放,要不然他也要跟着病倒了。

  程墨见他迅速消瘦下来,知道他心里不好受,抽空安慰他几次,可是安慰并不能解决问题,还是找到邱八和证人,事情才有转机,最终把张勇救出来。

  昨天张清接张勇回府后,马上去找程墨,只是程墨陪霍书涵去大将军,今天又在宫里轮值,到现在才抽空去看他。

  “五哥,大恩不言谢,以后有什么吩咐,尽管说。”张清一直紧绷的脸难得地露出笑容,把程墨让进屋,郑重道。

  他跟程墨一见如故,又参股宜安居,银子如水般流进他的腰包,现在程墨又把他的胞兄救出大狱,程墨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  程墨道:“我们是兄弟,说这些就见外了。”

  张清帮他良多,他刚做官帽椅时,以国公府嫡子的身份掺股宜安居,要不是有张清,宜安居哪能这么顺风顺水?有刺客暗杀,程墨的性命受到威胁时,借他身手高强的侍卫。这些,程墨都记在心里。

  此次,安国公又第一个响应建供暖系统,要不然也不会成为出头鸟,说到底,还是受程墨拖累,程墨怎么好承张清的情?

  张清也不矫情,让小厮端茶具上来,道:“五哥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  他现在什么都学程墨,那种加了十全大补料的茶是不喝了,也喝不惯了,问程墨要了套茶具,学泡工夫茶喝,只觉茶汤入口甘香,回味无穷。

  程墨笑道:“你安心当差就好,别管那么多。”

  霍光有多可怕,程墨再清楚不过,他可不想张清搅和进来。

  张清嘻嘻笑了两声,道:“怕什么,不就是和你岳父对着干吗?陛下是你兄弟,难道我就不是?你能帮陛下,我也能帮你。”

  程墨正色道:“我们身为臣子,和陛下称兄道弟的话以后不要再说。”

  和皇帝称兄道弟,是会掉脑袋的。

  张清笑笑不说话,显然没把程墨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程墨不放心,道:“自陛下登基那一刻起,他是君,我们是臣。无论什么时候,你都要紧紧牢记。”

  只要霍光不篡位,便是权臣,和他对着干有可能掉脑袋,却不是谋逆,若他篡位,便是奸臣,人人得而诛之。

  而刘询是君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两人的身份有本质的不同。

  张清见程墨说得郑重,敛了笑,道:“我知道啦。”

 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婢女进来禀道:“阿郎请侯爷过去一趟。”

  席上众人发现程墨不见了,都嚷着要安国公把人交出来,安国公被吵得头疼,只好让人过来看程墨有没有在这里。

  这次的宴请,主角是张勇,张清自然不会出席,他昨晚轮值,今天一直在家。

  张清道:“急什么,待喝了茶再说。”

  水还没沸呢。婢女瞄一眼小泥炉上的铜壶,道:“群情汹涌,侯爷不过去,他们要敬阿郎的酒。”

  闹得最凶的,就是淮安侯和晋安侯了。

  程墨起身道:“我去瞧瞧。”

  张清送程墨到院子门口,程墨道:“回去吧,只要你好好当差,就行。”

  别的事,就不要掺和了。

  宴席上,一群人围着安国公灌酒,闹糟糟的,说是茶楼酒肆也不为过,哪有半点勋贵的矜持样子?安国公真心顶不住,见程墨回来,松了口气,道:“装不装设备,由五郎说了算,我说了可不算。”

  别再在我这里吵吵,也别再灌我酒了。

  “永昌侯。”一群人呼啦啦围过去。

  会昌伯不甘人后,抢到程墨跟前,大声道:“五郎,我好歹是你族伯,有好事别落下我。”

  话一出口,人人侧目。

  淮安侯道:“你和永昌侯是一家人,怎么还跟我们抢?”

  “正是。”众人附和。

  会昌伯突然在耳边扯开喉咙吼,程墨被震得耳膜生疼,要走开一步,身前身后都是人。他皱眉道:“族伯,有什么话,我们回去再说。”

  你别就添乱了。

  会昌伯却想现在人多,程墨一定不愿落下不顾族人的名声,道:“你知道我是你族伯就好,这设备,什么时候帮我装?”

  最好连银子都由你掏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022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