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8章 小心思

第338章 小心思

  “会昌伯,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?”淮安侯见坐末席的人迅速把程墨围在中间,实在挤不过去,站在外围笑吟吟道:“你虽是永是侯的族伯,也不能插队啊。”又眼望程墨,道:“永昌侯若是要为会昌伯开方便之门,我们可不答应。”

  霍光当权,他苦无门路,前些天无意间打听到,最近一段时间,安国公时常出入大将军府。他考虑再三,决定抱安国公的大腿,看能不能哪天也蹭光踏进大将军府的大门,见霍光一面不敢想,能见府里的大管家就好。

  没想到霍光稍微不喜,张勇便入狱。现在虽然有些波折,但安国公府也算屹立不倒了。今天又在这里见到程墨,那是比大将军府的大管家在霍光面前更有话语权的人物,他怎么也要给程墨留一个好印象,于是敏锐地抓住程墨不欲会昌伯胡搅蛮缠的心思,开了口。

  会昌伯怜悯弱小,要不然也不会在程墨刚穿过来时对他照顾加,但又胆小怕事,遇事不敢向前,待这件事尘埃落定的时候,又开始马后炮。这样的人,注定不讨喜。他在勋贵圈中,人缘很一般。

  霍光权倾朝野,甚至废、立皇帝,瞎子都看出只要能巴结上霍光,便能风光无限。他倒想巴结,可也只是想想而已,真到行动时,又瞻前顾后。

  因为,要见霍光一面,难如登天,光是打点大将军府的奴仆,就花钱如流水。他一直在等程墨主动为他引荐,却又没露出一丝巴结霍光的意思。程墨不是他肚里的蛔虫,哪里明白他的心思?

  自程墨迎娶霍书涵后,他对程墨便有些不满,觉得自己成了霍光的亲家,却没得到相应的尊重。

  今天安国公大撒请柬,遍请京中勋贵,他跟在人群中,看着那套精巧的设备,听着人人交口称赞程墨心思巧妙,对程墨的不满达到了顶峰。他是程氏家主,程墨有这么好的东西不孝敬他,反而给安国公装,那他成了什么?

  他却没有去想,就因为安国公第一个响应支持程墨,张勇才会被诬下狱。至于程墨弄这套设备的用意,以及霍光如何地警惕,层次太高,他自然领悟不到。

  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要装这套设备的话,于他来说,已是大为不易,没想到程墨只是笑微微的不搭腔,而淮安侯却冒了出来,他顿时觉得脸子挂不住,不知从哪里来的无名火噌噌噌往上冒,再也抑制不住,厉声对淮安侯道:“我们自家人说话,你插什么嘴?”

  闹哄哄的正堂瞬间安静了,所有人眼巴巴看着程墨。

  这是勋贵们的聚会,不是程氏的家族活动,说什么我们自家人?程墨摸了摸鼻子,含笑道:“诸位要装这套设备,请到张伯父这里报名。族伯,有什么话,我们到外面说。”

  这是答应帮他们装,人人有份,不落空了。

  安国公接话道:“来人,笔墨侍候。都到我这里登记吧。”先前一句话是对侍候的婢女说的。

  晋安侯抢先道:“好啊,我第一个报名。”把这一茬揭了过去。

  淮安侯怎肯让他抢了先,不服气道:“我早在安国公这里备案了。”

  若不是他中途退缩,现在工匠早就进场了。

  婢女抬了桌椅过来,笔墨竹简也端上来,安国公坐下,道:“好,就你们俩先。”

  众勋贵围了过去,一个个报上自家名号。

  会昌伯还想说什么,程墨低声道:“族伯,我们到外面说话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会昌伯悻悻,只觉胸口堵得厉害。

  两人在院子里空旷处站定,程墨低声道:“族伯若是对这设备有兴趣,待我抽出人手,便为你装一套。只是可能迟些,大概要等两三年。”

  会昌伯板着脸没说话。

  有些话实在不方便告诉他,程墨解释道:“我岳父府邸极大,今年一定装不完,只怕明年宫里也里装,我真的抽不出人手。”

  刘询本来就要装,只是碍于霍光反对,只得作罢。

  会昌伯怎么也不能越过皇帝去,他一听,原来不是程墨现在富贵了,看不起他了,而是要为当朝最有权势的人物装,他心气立即平了,讪讪道:“你安排就好。”

  程墨微笑道:“族伯也知道我们是一家人,应该对我有信心才是。您对我照拂良多,这设备就当是我孝敬你好了。”

  也就是不用他掏银子。会昌伯心情大好,脸上有了笑容,心想,程墨是他看着长大的,到底还是向着他。

  程墨安抚好他,两人回正堂。

  武恩侯和定国公吵了起来,中间还夹着一个兴恩伯,三人吵得面红耳赤,一见程墨进来,都道:“永昌侯,你来评评理。”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程墨道,在安国公旁边停下。

  安国公把竹简递给他看,道:“他们为争先后,吵起来了,我怎么劝也不听。”

  武恩侯说话实在太快,他一句话没说完,便被打断了,兴恩伯歪楼的本事又天下无双,他不要说劝,连重点都找不到了。

  武恩侯一把拉过程墨,道:“永昌侯来得正好,你评评这个理,定国公明明排在我后面,可现在却说他爵位在我之上,要排在我前头。你是按爵位高低排先后,还是按报名顺序排先后?我一个列侯确实比不上定国公的爵位高,那不是高祖分封群臣时,按立功大小封的吗?我先祖只给我留下一个列侯的封号,我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如炒豆,又快又脆,谁能接得下话?

  定国公气得脸色胀红,想说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,刚张口,声音便被武恩侯给淹没了。

  好不容易武恩侯总算停顿一下,换换气,兴恩伯接话了:“你先祖比我先祖的功劳还大,我先祖只给我留下一个伯爵。”

  安国公快崩溃了,这是比先祖谁功劳大的时候吗?

  这楼都歪得没边了。程墨道:“先祖的功劳以后再说,现在是武恩侯和定国公论先后吗?要不,你们抓阉好了。”

 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勋贵们都笑了。

  笑声中,定国公怒道:“抓阉就抓阉。”

  他实在受够了武恩侯,他说话那么利索,怎么不去说书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076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