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9章 心照

第339章 心照

  感谢中友1104181817投月票、一个人2222打赏。

  抓阉的结果,武恩侯排在前头。定国公很想反悔,小声嘀咕:“这么多人,要轮到我,岂不是得好几年?”

  竹简上的名字,一排排的,这得多少人?

  程墨笑道:“只要我岳父同意,召集全国的工匠进京,京城的建筑全部装上供暖设备,也不在话下,何用等几年?”

  淮安侯、定国公等人的眼睛都亮了,道:“那你快跟大将军说说。”

  若是工匠足够,说不定他们过年就能享受一室皆暖的舒适了。

  程墨但笑不语。

  晋安侯看出端倪,待席散后,落在后面,看看没人注意,走到程墨身边,低声道:“永昌侯,借一步说话。”

  张清让婢女传话,请程墨席散过去一趟,因而程墨没走,这会儿和武恩侯说话呢。

  武恩侯见晋安侯凑过来和程墨嘀咕,笑道:“有什么话不能让我听听?要不,我回避?”

  他在勋贵圈中素有百灵鸟之名,可晋安侯真见他如此口若悬河还是第一次,这样一个人,招惹上,绝对会让自己下不来台,一如今晚的定国公。晋安侯不敢得罪他,陪着笑脸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

  没什么要请永昌侯到一边说悄悄话?武恩侯老大不高兴,道:“要是没什么,就别打扰我们,要是有什么,就大大方方说出来,能帮你的,永昌侯一定会帮。你这样顾左右而言他,岂不是让永昌侯为难……”

  长篇大论,说个没完。几个正跟安国公告辞的勋贵,如会稽伯之流,都望过来。晋安侯大窘,接话吧,说不过他,不接吧,倒显得自己怕了他似的,一时十分为难。

  程墨道:“武恩侯说得是,俗话说,天下事无不可对人言,就在这里说也无妨。只是,晋安侯可能有些私事跟我说,武恩侯请稍待。”

  既赞成武恩侯的观点,又答应晋安侯所请。这么一来,武恩侯倒不好说什么了,一双丹凤眼眯了眯,心想,难怪京城纨绔子弟这么多,只有永昌侯能娶霍七姑娘,以后还得跟他多多走动才是。

  晋安侯见程墨为他解围,松了口气,连连点头,道:“正是。”打定主意,以后离武恩侯远点,这人太可怕了,实在说不过他。

  程墨和晋安侯走到院子中间的大槐树下,晋安侯道:“可要我上奏折为民请命?”

  报名后,又接着入席,晋安侯却一直在思忖程墨刚才的话。他们是勋贵,和公卿天生对立,要站队,也应该站在程墨这边。可是得罪霍光有什么下场,张勇就是例子,他犹豫了半天,想出去透透风,醒醒脑子,便借口去茅房,没想遇到吉安侯。

  吉安侯不是前两天上奏折嘛,他还好好地来赴宴,一点事没有呢。晋安侯心安了,决定表态跟程墨站一块儿,万一出事,也有程墨捞他。

  程墨一点不意外,霍光势大,很多人巴结讨好他,也有很多人忌惮他。

  “如果能以陛下的名义,为贫困百姓装这套设备,是利民的好事,不过,花费也多。”程墨道:“但是,我们可以先把此事提上议程。”

  只能以皇帝的名义为百姓谋福祉,要是以个人名义,会有收买人心之嫌。程墨相信,刘询很愿意做这件事,只是他现在说话不头,他做不了。

  晋安侯听明白了,道:“好。”

  这是他投靠程墨的投名状,他不敢轻视,和程墨心照后,马上向安国公告辞,匆匆上车,回府凭烛疾书,写就一封忧国忧民的奏折,为民请命。这是后话。

  程墨目送吉安侯离去,刚要去张清的院子,武恩侯又凑上来,道:“我想明天过府拜访,不知可方便?”

  说话快的人,大多数思维活跃,他怎么会看不出程墨和霍光之间有些不对路?他想问问程墨有什么底牌,再衡量到底要不要站在程墨这边。

  程墨却没有给他机会,道:“明天我须进宫轮值。”

  他是卫尉,负有保卫皇帝之责,日常要进宫轮值,非常时期,还得呆在宫里。

  武恩侯很失望,道:“那我过几天再去拜访。”

  事关个人前途,全族性命,他得谨慎再谨慎,问清楚再做决定。

  程墨自然由他。

  “五郎,”吉安侯走了过来,道:“我没打扰你们吧?”

  两个时辰了,他一直没能找到机会跟程墨说话,这会儿瞅着人少,宴席都散了,再不说,程墨就要走了,才过来。

  武恩侯没了耍嘴皮子的心情,苦笑道:“你们聊。”转身走了。

  “伯父。”程墨迎上两步,道:“多谢你。”

  能在张勇入狱的当口上奏折,得有大勇气,这份情,程墨记下了。

  吉安侯笑道:“五郎见外了。”

  他既决定跟随程墨,自然不会留后路。

  程墨道:“接下来你静观其变即可。”

  没必要再三上奏折,徒惹霍光不快。

  吉安侯答应了。他还想着过两天再上一封呢,这么说来,倒不用了。

  张勇帮父亲送客,人人说他运气好,今后必定有大气运,他难得的脸上有了笑容,道:“多谢。”

  只要不是太迟钝的人,多多少少看出程墨的用意,如晋安侯这样立即表态的很少,就是淮安侯,也觉得很有必要回府考虑清楚再说。

  他们都没意识到,今天赴宴的人,在霍光心里,已打上程墨的标签。

  霍显自作主张要装供暖设备,霍光气得不行,当晚宿在书房。第二天一早上朝,晚上回府,也没去华居,而是再次宿在书房。

  霍光位极人臣,权倾朝野,却没有纳妾,也没有通房,可见对霍显感情深厚。他对霍显一向纵容,何曾给过她冷脸?

  霍显被宠坏了,见霍光连续两天没回华居,很生气,吩咐婢女:“让灶上熄火,早点歇了。”

  霍光常批奏折到半夜,灶上的火一直没熄,就为给他做宵夜。

  厨子不敢不听,早早熄了火,歇下了。

  二更时分,霍光肚子饿了,没见霍显过来小意温存,也没有端宵夜的婢女,一问才知,后宅一片黑暗,连灯都没给他留一盏。(未完待续。。)u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129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