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40章 滚刀肉

第340章 滚刀肉

   正文卷 第340章 滚刀肉

  下一章

  感谢帅哥の浩浩、万水千山36投月票、年华岁月伤打赏。

  霍光很生气,后果一点不严重,他忍着肚饿,睡了。

  清早起来,没有早饭、热水,灶上连火星都没有,霍光忍了,上朝。

  霍显醒来后,听说霍光没事人似的上朝了,很生气,嫌婢女端来的洗脸水太热,把这个倒霉的婢女发卖了,又让人给霍书涵送信,让她赶紧过来一趟。

  散朝后,程墨回到公庑刚坐下,水都没喝一口,不语来了,道:“阿郎让你过去一趟。”

  他的脸上永远看不出喜怒,程墨也不理他,自顾自把防务安排好,然后起身,道:“走吧。”

  不语冷冷道:“谁敢先忙自己的事?”

  满朝文武,谁不是一听霍大将军有请,三步并作两,就差插上双翅飞过去,哪有像你这样,慢吞吞把公务处理完,再过去的?

  程墨失笑,他就说,为什么不语双手抱胸,眼刀子直朝他飞,原来是为这个。

  “我负责陛下的安全,跟别的公务不同。走吧。”程墨说着,当先出了公庑。

  不语也明白他负责的是宫中防务,不能有丝毫大意,可见他把皇帝的安全放在霍光的命令之上,心里还是很不舒服。

  程墨哪去管他,径直去了霍光的公庑。

  霍光往日上朝,霍显总是吩咐厨子准备两匣子点心,散朝后,霍光便能垫垫肚,处理公务之余,肚子饿了,也能吃一些。这点心由霍显亲自过问,每日花样翻新不说,还非常可口。

  这两天两人冷战,霍显故意冷落他,没让厨子给他做点心。

  霍光从昨晚饿到现在,饿劲已过,心里的火却烧得正旺,心情极度恶劣。

  程墨一只脚迈进门槛,便觉屋里比外面要冷几度,再一看,霍光几案前的炭盆烧得旺旺的,红色的火苗吐着火舌。烧炭盆,虽然不能让整间屋子恒温,但屋里肯定要比外面暖和。他瞟了低头看奏折的霍光一眼,露出八颗大白牙,上前行礼:“见过大将军。”

  在公庑,谈公事,他以职务相称。

  霍光放下朱笔,抬头冷冷看他。

  程墨找到屋子比外面空旷处还冷的原因了,敢情冰源在这里呢。霍光不表示,他便只能抱拳而立,不能在下首坐下。

  过了约莫半盏茶功夫,霍光道:“罢了。”

  “谢大将军。”程墨在下首坐了,道:“大将军叫我过来,有什么吩咐?”

  霍光看了刚刚在屋角站定的不语一眼。不语会意,躬身行礼,退了出去,顺手带上门。

  “你那个供暖设备,是怎么回事?”霍光的声音更冷三分。

  也不知他给老婆吃了什么汤,老婆为这个跟他闹,害得他连点心都没得吃。霍光现在对程墨是满满的怨气。他突然很怀念霍显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,那说明她在乎自己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没把自己放在眼里。

  程墨道:“不过是冬天让屋里每个角落都温暖起来的一套设备,不值什么。”

  现代这样的设备在北方的城市,装遍每个封闭的空间,包括地铁都是用这样的设备供暖,确实不值什么。可在这个时代,却是了不起的创新了。

  新技术刚面世,总会受到一些人的抵触。程墨理解。

  霍光道:“我府中不装。你自己跟你岳母解释清楚。”

  这是让他背黑锅的节奏?程墨道:“岳母是长辈,喜欢什么东西,我们做小辈的,理应孝敬,怎能藏着捂着不给?”

  你要有种,不怕老婆,那就拿出男子气概来,让老婆打消装这设备的念头,凭什么把我推出去背黑锅?程墨心里鄙视,脸上满满的都是诚恳,道:“烧炭时会产生一种有毒气体,人不知不觉吸入体内,会损害身体,吸过量,更会中毒而亡。岳父,用蒸汽取暖,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  哪天探测出煤和石油,还能更加便捷呢。

  霍光道:“自先秦至今,皆是烧炭取暖,何曾不妥?分明是你野心勃勃,弄这些奇怪的东西混淆视听,真要装这个,也不应该由你出面。”

  你若真只想为百官谋福利,为什么要自己出面?可以暗中和他商量,以他的名义,由他的人去做这件事嘛。霍光敏税地发现,程墨藉由这件事,想夺权,真让他做成了,自己的权力也被架空了。

  程墨道:“岳父辅佐先帝十多年,陛下也信赖岳父,以国事相托。”他指了指几案上堆得高高的奏折,道:“每天送来的奏折,已让岳父没有歇一歇,睡个午觉的时间,不过是装个供暖的设备,这样一件小事,我怎么敢打扰岳父?”

  霍光不说话,只是看他。

  程墨和他接触得多了,知道他有时候不说,要你意会,让你猜,你要是猜不出来,那就麻烦了。

  “岳父可是担心大禹治水之事重演?”程墨笑得一团和气,道:“这个工程,可不能跟大禹治水相比,岳父不必多心。”

  大禹治水,把所有的人力和物资都抓在手里,最后逼得舜禅让,并把舜的儿子囚禁起来。也因此,但凡与民有利的事,都得以皇帝的名义去做,要不然就有收买人心之嫌,会遭忌,下场总不太好。

  程墨一言点破霍光的心事,让霍光哭笑不得,板着脸训道:“胡说,我是这样的人吗?”

  你不是皇帝,却说出这样的话,难道以舜自居?程墨道:“岳父不如以陛下的名义下诏,挑一个人做这件事,于百姓有利的,总是好事。”

  别的不说,起码每年冬天,能少几个冻死,少几个吸入过量二氧化碳而死的人。

  在霍光看来,程墨这是表忠心了,他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谁让你多事?你就没想过,装这些管子,会破坏风水吗?”

  你老真会开玩笑,在墙上装几个管子,就破坏风水了?

  程墨道:“我只听说淮南侯穷得揭不开锅了。”

  “你这孩子!”霍光想起吉安侯奏折上列举淮南侯为了省钱,做出的各种丑事,脸皮抽了抽。

  程墨笑道:“岳父为民谋福祉,功在千秋,虽是以陛下的名义,史书上自有公断,还请岳父三思。”

  对这样一块滚刀肉,霍光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129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