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45章 机会

第345章 机会

  感谢nblhb打赏、yangxinsem投月票。

  刘询喜孜孜道:“皇后有了身孕,还不到两个月,待三个月满坐稳胎,再公布天下。”

  许平君怀了第二胎,如果历史没有偏差,这一胎也是皇子。在另一个平行空间,霍显买通医官衍于淳,待许平君产下皇子后,在汤药里下毒,致使许平君产后大出血,很快死去。

  现在霍书涵嫁了他,大概霍显没必要这么做了,程墨想着,含笑道:“恭喜陛下。”

  虽然第二次当父亲,刘询依然笑意直从眼里溢出来,声音也温柔几分,道:“昨天下午诊出的喜脉,朕和小君都高兴坏了,你要不要去瞧瞧他?”

  果然是高兴坏了,论公,自己一个外臣,跑到后宫跟皇后讨论怀孕的事,岂不让人笑话?论私,哪有大伯子跟弟媳妇讨论怀孕的?程墨笑微微道:“臣即刻让涵儿进宫向娘娘道贺。”

  你要早说,我一定让涵儿清早进宫,哪里用得着这个时辰再派人传话?

  刘询立即醒悟,赫然道:“朕即刻让人去府上报喜。”

  这就对了嘛。程墨道:“谢陛下。”

  刘询即刻叫过丁荣:“去一趟永昌侯府,向永昌侯夫人报喜,要做得机密。”

  一般来说,怀孕没满三个月,不能满世界嚷嚷,只能告诉几个至亲。刘询这是当程墨兄弟,才会提前告诉他。

  丁荣一向机灵,所以让他去。

  “诺。”丁荣欢欢喜喜应了,领旨出宫。

  在一旁侍候的小陆子一阵气闷,他好歹是中常侍,当朝第一大太监,报喜得厚赏的好事轮不上他,一旦有什么事,担责任的却是他,再想想丁荣那副溜须拍马的样子,他更是气恼。

  说了半天闲话,程墨退出宣室殿,去了公庑,酉时回府,见霍书涵坐在灯下托腮沉思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他上前揽她的肩,道:“谁惹你不高兴了?”

  难道她下午进宫,许平君给她气受不成?

  霍书涵抬眸看程墨一眼,道:“皇后都怀第二胎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程墨道:“是怀第二胎啊,你没进宫探望吗?”

  “我是如此不通情理的人吗?”霍书涵娇嗔地白了他一眼,把头靠在他怀里,蹭了蹭,声音闷闷的,道:“皇后摸肚子时的神态让我好生羡慕,怎么办!”

  原来是想要孩子了。程墨摸摸她的墨发,道:“我们成亲才几个月,急什么?”

  顾盼儿为程墨生下佳佳,程墨能生育已被证实。这两三个月来,霍显不停追问她可有饮避孕的汤药,催她赶快生一个,她心里本就郁闷,再看许平君因为怀了孩子,一脸满足的样子,更是感触颇深,在宫里略坐了坐,便心事重重出府了。

  霍书涵紧紧搂着程墨的腰。

  程墨见她一副小儿女的姿态,不禁失笑,在她耳边低语:“不就是要孩子吗?我给你啊。”

  霍书涵扭头不依,两人打闹一番,霍书涵总算脸上有了笑容。

  用过晚饭后,程墨去了吉安侯府。

  诏书一下,吉安侯大为高兴,一个人在府中自斟自饮,喝得大醉,这会儿刚睡醒,睡眼惺忪之际,得报程墨来了,鞋都没有穿,迎了出来。

  程墨打趣道:“人说倒履相迎,就是伯父这样吧?”

  吉安侯呵呵地笑,道:“五郎快请屋里坐。”

  程墨见他头发蓬乱,身着中衣,忙让婢女拿衣服来,道:“小心着凉。”

  吉安侯不好意思吩咐婢女:“快请四郎君过来。”话音刚落,武空进来了。

  武空上午轮值,未时交了差使出宫,吃过晚饭,看看天色不早,过来请安,刚进门,便听到程墨的声音,于是加快脚步,走了进来。

  “四哥。”程墨笑吟吟扶住要行礼的武空,道:“又不是在宫里,不必客气。”

  吉安侯忙道:“你们先聊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连衣服都没穿,就出来见客,虽说程墨和武空交好,如自家子侄,也很丢人哪。吉安侯老脸没地方搁,一溜烟跑了。

  程墨没想到吉安侯也有如此不修边幅的一面,忍笑忍得很辛苦。

  两人在吉安侯的书房坐了,武空道:“多谢五郎,我父亲今天可高兴了。”

  要不然,也不会喝醉。

  程墨笑道:“今天高兴的事可真多,我们也应该喝一杯才是。”

  武空忙让婢女烫酒上菜,又吩咐把炭盆子移开些,道:“呛得难受。”

  程墨明白他的用意,道:“虽说诏书已下,但要传达到州郡,只怕得两三个月,匠人们接了诏书,上路赶来京城,又得几个月。只能先把京城现有的匠人和京城附近的匠人凑在一起,先赶工。”

  武空道:“我明白。”

  程墨道:“这是个机会,如果你想挪一挪位置,倒可以自请监工。”

  刘询把这个工程交给他,他自然得办好,不过他只是工程总指挥,还有很多监工、管事空缺,需要大把的人手。他想用自己人,如张清、武空等兄弟,既用着放心,也让他们有晋身之阶。他们毕竟不能当一辈子羽林郎。

  武空听程墨这么一说,两眼亮晶晶的,道:“多谢五郎。”想了想,道:“五郎提携之恩,我不敢忘。”

  “四哥说什么呀?”程墨笑道:“四哥还记得我被罗安嘲笑,不得不答应和他比武时,是四哥和兄弟们为我撑腰,才没被罗安等人围殴么?”

  要不然罗安人多,他双手难敌四拳,就算比武赢了,最后还是不免被打伤。

  提起旧事,武空颇不好意思,道:“五郎说笑了,我们只不过站着凑凑人数。”又问起靖海侯:“那天可去赴宴?”

  羽林卫中,谁不知道罗安得罪过程墨?程墨青云直上时,罗安在羽林卫的日子便艰难起来。程墨并没对他做什么,可大家都疏远他,更有一些人常常借故讥讽他。

  他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,常担心程墨收拾他,借口祖母病了,要在祖母跟前尽孝,辞了羽林卫这份差使,自此深居简出,不与往日同僚来往。

  而靖海侯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该干嘛干嘛,有人问起时,更是以:“孩子们打闹,不必当真。”揭过去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433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