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53章 棘手的差事

第353章 棘手的差事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陶然的字,在京中小有名气,士绅想请他写字,要送上一份厚礼,还得说上无数好话,还得看他心情。现在他主动要求挥毫,程墨自然应允。

  霍光不管,刘询不敢管,临时指挥所还没起名呢。陶然几次提笔,又把笔搁下,道,“卫尉不如重新取个好听点的名字?”

  写供暖设备啥的,跟这院子不搭调啊。

  程墨倒想牌匾上写“供暖公司”四字,但考虑到这四个字挂上去引起的惊悚,只好作罢,道:“写供暖所就行。”

  陶然道:“太直白,没有意境。”

  不是应该起个暖香阁之类的好名字吗?

  “没事,能认出这是负责京城供暖的所在就行。”程墨道:“太常丞写完,我们说说正事。”

  陶然可不就是为正事来的?听程墨这么说,赶紧挥毫泼墨,三个大字一挥而就,拿给程墨看:“卫尉,这样可以不?”

  锦上墨迹淋漓的三个大字,磅礴大气,确实不负盛名。

  程墨赞道:“写得好。”

  “嘻嘻,”陶然颇为自得,道:“我也就这点拿得出手了,别的,一无所长。”

  当年要不是这一手好字,他可得不到举荐,所以说,人还是得有一技傍身啊。

  程墨说起正事:“陛下下诏,着京中士绅大户自愿捐款,为二百石以下的贫苦百姓安装供暖设备。伍大人公务繁忙,不能分身,只能派人协助,我想请你主导此事,你愿不愿意?”

  皇帝下诏在全城建供暖系统,可是国库却一毛钱都没拨,这银子全指望士绅损助,要是没人捐款,为贫苦百姓供暖就成为笑话了。

  陶然立刻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,郑重道:“卫尉如此看重我,我这里谢过。”

  能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,可见程墨对他的信任,迟早会重用他。这下子,他总算放心了,以后就死心塌地跟随程墨好了。

  程墨道:“先别谢。诏书没有许给捐款的士绅爵位,没有好处,这些人不见得肯掏腰包。你告诉他们,我将会择地建亭,在亭的周围竖一面白墙,捐款两百两银子以上的,能够在这面墙上留下名字。”

  有人求名有人求利,让人出钱,总得给点甜头。但是,若许诺捐款达到多少银子可以给一级爵位,那是不行的,刘询的诏书里可没有这一项,他自作主张,必然很麻烦,所以只能给个虚名了。

  陶然还在激动中,没想到让士绅掏腰包有多么地难,听程墨这么说,有些傻眼,道:“有诏书呢,难道他们敢不奉旨?”

  程墨微笑道:“他们不敢逆旨,但也不奉旨。他们可以拖。”

  前世捐款的名目花样繁多,各种钻营的人也多,为图名利空许诺的不少。总之,这件事,很棘手,要不然,程墨不会让陶然去做。

  陶然这个人,能力是有的,做事还算沉稳。他跟黄霸一样,是从地方举荐上来的,但跟黄霸不同的是,他做事踏实。

  程墨稍微点拨,陶然立即明白,道:“卫尉有命,我自当赴汤蹈,万死不辞。”

  程墨笑道:“没你想的那么悲观,你先做好宣传,待人人皆知此事时,我名下的宜安居和富贵春会率先捐款,为你做表率。”

  “谢卫尉。”陶然行礼道:“可否请卫尉拨一两个能干之人给我?”

  如果能从宜安居那里弄一两个好掌柜,帮忙应付那些难缠的士绅就好了。

  程墨道:“我跟大掌柜说一声,给你拨两个人过去。”

  陶然又是感动又是心事重重地走了,程墨派人去请华掌柜。

  华掌柜回京休息半个月,然后便开始考察伙计。程墨要开展掌柜成计划,让他培训一批掌柜,他觉得人品第一,所以一直在店中细心考察,几个月下来,倒有几个伙计入了他的眼,觉得这几人人品不错,刚要跟程墨说一声,将这几人列为重点培训对象,程墨便派人来叫。他以为程墨要问培训班的事,忙坐车过来。

  “侯爷,我觉得这几人是可造之材。”进门行礼毕,华掌柜便把写有几人名单的竹简递过去。

  程墨接过看了,道:“好,你择日开班,再挑选两个稳妥的人,帮忙协助陶太常丞在京中捐款。”

  协助捐款是什么鬼?华掌柜张大了口,半天才道:“侯爷的意思是?”

  程墨把事情经过简略说了,道:“陶太常丞到底是官,也就装点一下门面,跟士绅打交道,还得能说会道的人,他问我借人,我答应他了。你挑选两个人品信得过,又机灵会说话的,帮他办事跑腿,若差使办得好,也把他们列入培训计划。”

  人家堂堂太常丞,在你眼里成了装点门面的!华掌柜无语望天,道:“好,就在这名单上挑两人,您看,孙华、万牧如何?”

  孙华、万牧的名字在名单的位,可见华掌柜对这两人的人品很满意。

  程墨道:“行,明天你把人带来。”

  明天陶然开始在供暖所上班。因为有刘询的诏书,满朝文武,程墨要谁,只需打声招呼即可。陶然挂了太常丞的官职,办的是捐款的差使,领的是原来的俸禄。

  “那培训班什么时候开?”华掌柜道:“是否等捐款的事告一段落后再开?”

  孙华和万牧是他计划中的重点培训对象,少了这两人,对培训班的预期就少很多,华掌柜实在是不愿落下这两个得意弟子。

  “行,你看着办。”程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道:“要推迟也可以。”

  可是推迟一天,在全国开遍宜安居分店的计划就慢一天啊。华掌柜郁闷地走了。

  傅义得知陶然领了差使,顾不上埋怨吉安侯,赶紧备了厚礼来找程墨。

  程墨没空见他。

  傅义怀疑吉安侯在程墨跟前黑他,以致程墨不待见他,心里只是想,这可怎么办?他已决定跟随程墨了,要是被放弃,岂不是被人笑话?

  他不愿离开,门子也没赶他,任由他在台阶上站着。他只站了一盏茶功夫,便见三人求见程墨,每人身后都跟着抱了礼物匣子的小厮随从。

  “这怎么行?”他急了,再不想办法,真的连一口汤都喝不上啊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532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