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55章 生疏

第355章 生疏

  赵雨菲吃了粥,能安稳睡一觉,已是起更时分。

  吉安侯和傅义喝了一下午茶水,饿得肚子咕咕叫,程墨才过来。

  “让伯父久等了。”程墨先向吉安侯致歉,再问傅义:“太史丞怎么在这里?”

  傅义喝了半天清茶,快饿晕了,有气无力道:“我和吉安侯一起过来。”

  吉安侯免不了把两人的争执说给程墨听,道:“五郎,你说说,我可曾在你面前说他的坏话?你一定得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  程墨示意两人坐,道:“伯父怎么是背后中伤别人之人?这种事,谁都会做,就是伯父不会做。”

  吉安侯大为满意,挑眉看傅义,道:“怎么样?五郎亲口所说,你总该相信了吧?”

  “相信。”傅义说着再次向吉安侯赔礼,道:“是我错怪你了。”

  吉安侯“哼”了一声,提醒道:“别忘了负荆请罪。”

  傅义尴尬了,却不敢说一个“不”字。

  程墨道:“两位饿了吧?不如就在这里吃顿便饭,权当我赔罪了。”

  吉安侯自然应允,傅义受宠若惊的同时,再次感慨吉安侯在程墨面前混得开,要是他,哪怕等到天亮,别说便饭了,点心也没一碟。

  男人交情铁有三件事:一起吃过饭、扛过枪、嫖过娼。现在上了饭桌,傅义自然要尽量表现,拍着胸脯道:“我虽比卫尉虚长二十多岁,但甘愿追随卫尉,还请卫尉不要拒绝。”

  程墨道:“太史丞说哪里话?我现在揽了这么一个工程,要人没人,要钱没钱,只要太史丞不嫌弃,我自然欢迎。”

  能拿吉安侯当枪使,智商可不低,又是自动送上门,程墨哪有往外推的道理?傅义在太史丞的位子上一呆就是五年,急于寻晋身之阶,程墨是早就了解的,既然他想抱自己大腿,程墨便收下他。

  三言两语说开,傅义放下心事,不停向程墨敬酒。三人喝到两更三刻才散。

  第二天上午,华掌柜带了两个弟子孙华、万牧过来。孙华浓眉大眼,眼睛黑漆漆的,透着一股机灵劲,万牧却显得很沉稳,没有问他话,他只认真倾听。

  程墨很满意,把陶然叫过来,将两人引荐给他。

  陶然和两人谈过话后,也觉得很好,跟程墨道:“孙华脑子灵活,口才好,常有出人意料之语,可以应付那些难缠的士绅,万牧举止沉稳,用来管理帐目再好不过了。”

  程墨也是这么想的,道:“你可以制作几十辆花车,一路招摇,宣传陛下体悯百姓疾苦的心意,让中产以上之家响应陛下的诏书,多多捐款,再多多宣扬我将为捐款两百两以上者立名,想来响应者不少。”

  陶然连声应是,道:“我想请那些有头有脸的士绅赴宴,说服他们带头捐款。”

  他领了这个差事,想了一夜,想出这么个主意,情愿自掏腰包,请一些有影响力的士绅赴宴,在席上说服他们捐款。对那些家资丰厚的人来说,面子比两百两银子重要得多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两百两银子总不好不捐吧?

  两相对比,显然程墨的法子比他的管用得多,他只把目光瞄准那些家资丰厚的士绅,程墨却是揽括了所有中产之家。

  任何办法都可以一试,程墨道:“好,你去办吧。”

  陶然应允退下,去想办法弄马车和马制作花车了。

  程墨处理完公务,先回府看赵雨菲,见她已能少量进食,霍书涵有事外出,顾盼儿在房里陪她说话。

  “好多了,半个时辰呕吐一次,我估摸着,再吃一剂药,这呕吐之症便能控制住。”顾盼儿喜孜孜告诉程墨。

  程墨点头,道:“有劳了。”

  他公务繁忙,赵雨菲这几天全靠霍书涵和顾盼儿照顾,还是这个时代好啊,现代哪会有这么心胸宽广的妹子?

  顾盼儿道:“说什么话呢!雨菲姐对我和佳佳照拂颇多,她病了,我照顾她一下,用得着你谢吗?”

  好吧,是他多事了。程墨摸了摸鼻子,讪笑道:“我知道你们情谊深厚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顾盼儿道:“你有事,尽管忙去,雨菲姐这里,交给我就是。”

  程墨又叮嘱赵雨菲几句,才去供暖所。

  京中的铁匠、泥匠逐渐应诏报告,由张清管理,院子里站了几十人,乱纷纷的。

  陶然准备了二十辆马车,又去向太乐令借了四十人,再来请示程墨:“明天就让花车出动,你看可好?”

  二十辆马车就停在外面,真的是百搭,什么颜色规格都有,也不知他从哪里找来。

  程墨道:“统一规格制作,外车壁画上图案,画什么图案,我过两天拿小样给你。还有,四十个歌伎远远不够,你有诏书,可以随意征集烟花女子在车上歌舞助兴。”

  二十辆车,弄四十个女子,还是问太乐令借的,亏他想得出来。

  太乐令手下的歌伎都是些什么人?都是官伎,分为两种,一种是为皇帝歌舞的,一种是祭祀时在太庙歌舞的,这样的人才,他也敢借?

  陶然连声应是,嚅嚅道:“二十辆车的费用不少……”

  主要是手头没钱啊,他弄这二十辆马车,可是费了不少唇舌。

  程墨道:“需要多少银子,去找我的帐房支取,我先借你,待捐款到位,再还我。这些,都从帐上走。”

  有钱就好办。陶然千恩万谢地走了。

  程墨突然觉得,自己用他,是不是用错了?或者他的能力在治理百姓,而不是搞慈善?

  好在陶然没再让他失望,只半天功夫,便办得妥妥贴贴,同规格的马车一熘儿摆在程墨面前,差点没亮瞎了程墨的眼。

  程墨用炭手绘了一幅动物图案,道:“就按这个思路走,画风欢脱些。”

  陶然不确定地道:“这样可以吗?”

  这是捐款,很严肃的事情好不好?

  程墨道:“可以,只要让士绅知道,还有很多贫苦无依的人需要他们救助就成。你可以每一辆马车绘一种动物,只要是年壮的动物照顾年老年弱的动物就成,有典故也可以用上。”

  其实他想用典故的,只是一时想不起来,只好作罢。

  陶然字写得好,画也画得不错,领了最高指示,自去忙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u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5893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