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59章 害人不浅

第359章 害人不浅

  感谢脱去困惑投月票。

  少女们被送回来,洪诚大惊,忙问究竟。玉琴道:“是程卫尉让陶大人送我们回来的,陶大人不敢不听。”

  提到那个俊朗青年的官衔,她便两眼放光,程五郎不愧有京城第一美男子之称,如此出的男子,哪怕不能为妾,只要每天能看到他,就是为奴为婢,她也情愿。

  洪诚狐疑道:“可是你们说了不该说的话,触怒程卫尉?”

  他为了让儿子出仕,实是煞费苦心,不仅银子花出如流水,还买了十多个美丽小姑娘,从小培养教导,等的就是这一刻了。

  玉琴道:“阿郎,我们受您养育大恩,如今您又把我们送到官宦人家,我们定然要好好把握,希望有一天能报答您的恩情,怎么会乱说话?再说,我们也没机会开口啊。那位程卫尉可真厉害,正眼都没瞧我们,只厉声对陶大人说话。”

  她真的很想此生得以陪伴在程墨身边啊。

  其余几人都点头,齐声道:“陶大人也是迫于无奈。”

  那两个和陶然春风一度的少女更道:“阿郎不如请陶大人牵线,见一见程卫尉。陶大人很好说话呢。”

  她们听玉琴几人说了,那位程卫尉风采逼人,若是平生不能一见,岂不是憾事?

  洪诚见少女们都直指程墨不肯笑纳她们,低着想了半晌,恍然道:“程卫尉有一位厉害的夫人,想来他是惧内。”

  怕老婆啊?少女们不禁同情起程墨来,玉琴道:“他的夫人可是母老虎?”

  能让程卫尉这样风流的人物惧怕的人,必然很凶悍。

  洪诚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街坊传说,他是当朝权臣霍大将军的女婿,娶的是霍大将军的闺女。”

  原来这样。玉琴向往地道:“不知那位霍夫人是什么样的人物?他天天生活在老婆威之下,有何快乐可言?”

  言语间十分同情心疼程墨。

  被少女心莫名其妙同情了一把的程墨,此时正在训陶然:“让你负责捐款,不是让你沉迷女,你若再这样,马上交了差使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  陶然脑子里只是两个少女嫩滑如绸的肌肤,在床上的豪放,肉痛得不行,程墨训了半天,他一句也没听进去,只听到让他交了差使,回太常署,这可怎么成?他现在已经贴上程墨的标签了。

  他顾不得回味两个少女的软玉温香,赶紧跪下道:“卫尉息怒,我一时不察,才会着了洪诚的道,想着若他儿子确实仁孝,便举荐他也没什么。以后定然不会了,求卫尉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  话是这样说,心里还是有些不服的,人还没见呢,你先把人判了死刑,要是洪全真的仁孝,人品才学都是上乘,朝廷岂不是损失了一个人才?

  程墨道:“人家送女人你收,人家送金银财宝,你收还是不收?”

  这话说得重了,陶然叫起撞天屈:“苍天地上,我可没收洪诚的金银财宝啊,他捐了两千两银子,我一分不落全都入帐。”

  他真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谁能为他证明?他脑子飞快转动,道:“万牧掌管帐目,卫尉可叫万牧过来,一问便知。”

  程墨冷笑:“万牧住在你家?”

  洪诚可以趁夜送女人,难道不能趁夜送银票?

  陶然呆住了,过了半天才恨恨地道:“这个洪诚,真是害人不浅!”程墨这么说,他死的心都有了,道:“卫尉派人去我府上一搜便知,我靠俸禄过日,家无余财。我府里人口简单,屋舍也小,只有一进的院子,还是租赁的,搜查很容易。”

  他出身贫寒,靠写得一手好字得到地方的名流儒士举荐,得以为吏,兢兢业业走到今天,就因为没有多想,接受洪诚的赠礼,在程墨面前失了诚信,真是得不偿失啊。

  陶然的为人,程墨还是信得过的,而且他一来便坦然说明洪诚送了两个少女给他,还算磊落。不过有过失,便得处理,不能姑息,臭骂一顿,吓唬一下是少不了的。要是程墨真的不用他,怎么会浪费时间训他?早让他滚回太常署了。

  程墨道:“你当我不敢啊?”

  陶然快哭了,老大,我真心实意让你搜啊。他知道这个时候,多说多错,少说少错,不如不说,只好以额触地,一言不。

  程墨不理他,自顾自处理公务,过了半个时辰,才淡淡道:“起来。”

  陶然哪里爬得起,一屁股坐倒在地,额上冷汗涔涔而下。

  程墨头也没抬,道:“在你府上收拾一间客房,让万牧居住。”

  这是信不过他,让万牧监视他吗?可同时也让他继续负责捐款的事了。陶然大喜,连声道谢:“多谢卫尉,我这就让小厮回家跟婆娘说一声。”

  他想给程墨磕个头,可是浑身酸软,手臂无力,哪里动得了?不禁在心里再骂一声:“洪诚这个老货,实在害人不浅,下次遇见他,非收拾他一顿不可。”

  程墨挥手道:“下去。”

  今天因为要送女人过来,花车暂停巡游,陶然想到误了正事,再不去干活,程墨追究下来,真的会让他回太常署,不知哪来的力气,爬起身一腐一拐地走了。

  程墨给他一间耳房,供他临时办公之用。他由小厮搀扶,一边朝耳房走去,一边吩咐下去:“花车半个时辰后出动。”一句话没说完,远远望见双手拢在袖里,在耳房门口来回走动的洪诚。

  洪诚想求陶然引荐程墨。玉琴说得没错,他和陶然已经建立了某种“友谊”,这个时候去求陶然,送上一份厚礼,陶然定然会答应。他身上带了厚厚一叠银票,每张五百两。

  陶然一见他,火往上冲,喊两个路过的差役:“把这老货给我丢出去。”

  这人太可恶了,差点害得他连官都没得做啊。

  洪诚被架起就走,不知出了什么事,一边挣扎一边喊叫,引来无数人侧目,待被掼在门外的黄土路上,差点摔成残废时,还在喊:“我是来找陶大人的,你们不能这样!”

  难道陶大人得罪了人,那人拿他出气么?

  陶然气得让小厮:“堵上他的嘴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778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