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62章 背黑锅

第362章 背黑锅

  何立派小厮假扮成乞儿,在永昌侯府门口守了两天,霍书涵一直没有出门。不仅霍书涵没有出门,赵雨菲和顾盼儿也一样没有出门。难道消息没有传进府?霍书涵比公主还尊贵,怎么能接受程墨置外室?不可能啊。他心里狐疑,让家中的仆妇再去角门探探消息。

  仆妇一问,才知菘菜已被卖,不知去向。

  何立惊疑不定,实在不相信霍书涵会大度到这个程度。他让仆妇再去套话,守角门的丫鬟一张嘴却像缝了线,一个字也不肯透露,到最后更是把角门一关,不见人。

  何立犹如困兽,在屋里走来走去,恨不得乔装打扮一番,亲自去永昌侯府打探。他焦灼了一夜,第二天上衙应卯,却被上司丞相史李文好一通骂。

  这些天,他一直无心处理公务,天天往外跑,案上的公务堆积如山,李文要找一份公文,找了半天,才现压在他这里。

  事到如今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,把程墨借捐款之机收受美人的事捅出去,才能交差了,要不然,李文要治他一个玩疏职守之罪,只怕他连丞相少史这个官位也保不住,说不定会降为议曹或是辞曹,那就成笑话了。

  他咬咬牙,狠下心,花了两天时间写就一封奏折,递了上去。

  霍光看到这封奏折,着实愠怒,把程墨叫过去,掷了这封奏折给他看。

  程墨一看奏折上说的是陶然送四个美人的事,道:“确实有这件事,我当时就让陶然把人送回去了,这位丞相少史说的,全是捕风捉影。”

  他实在想不起何立是谁,丞相少史负责协助丞相处理从郡县来的公务,丞相都是摆设,他一个小小的丞相少史,跳出来做什么?神经搭错线了吗?

  霍光吩咐不语派人去叫陶然。

  陶然带花车巡游到城东,听说霍光找,忙赶了过来,一进门还没行礼便被霍光好一通训。他不敢吱声,更不敢问为什么,只是低头挨训。

  不语垂手站在屋角,惊奇地看霍光一反常态,语气冷淡用各种典故骂陶然,心里翻江倒海。什么事摊上永昌侯就是不同,如果陶然的美人不是送给永昌侯,哪有资格在这里挨骂?

  霍光训完,心里畅快了些,道:“出去。”

  陶然赶紧行礼退出,站在院子里一阵茫然,到底出什么事了?霍大将军这么生气,他的小命是不是不保?是不是会危及家人和族人的生命?

  院子里等候召见的官员们见他一来便被叫进去,一进去就呆大半个时辰,羡慕得要命,他们都在这里等大半天了,估计进去也就说两句话,然后出来。

  一个官员对陶然道:“恭喜啊,你这是要升官了。”

  陶然茫然道:“没听说霍大将军骂了谁,谁会升官啊。”

  难道霍大将军改了脾气?骂他是把他当自己人,要破格提拨吗?可是他已经跟随程墨,不可能改换门庭了啊。

  官员们却炸了窝,七嘴八舌道:“霍大将军骂你?”

  怎么可能!霍大将军这么谨言慎行的人,怎么会骂人?你以为你是谁?要是看你不顺眼,把你贬了就是,哪有闲功夫骂你啊。不对,霍大将军估计连你是谁都不知道?

  众官员议论了一阵,齐齐鄙视,像躲瘟疫似的躲他,无他,这人神经病。

  官员们说什么,陶然一句也没听进去,他脑子嗡嗡半天,望着门口,直到不语从屋里出来,忙迎上去,行礼道:“中郎令请了,不知霍大将军为了什么事动怒?”

  他幼读诗书,霍光用的典故又不生僻,哪里会听不懂?可是,为什么呢?他什么事惹这位大佬不快了?

  不语急着去上茅厕,没空跟他废话,看了他一眼,走了。

  这一眼,是什么意思?陶然苦恼极了。

  有官员追上不语,道:“请问中郎令,大将军刚才是不是训了陶大人?”

  这是来救证的。

  不语哪去理他,脚步不停。

  这人跑回众官员所在的角落,低声道:“我猜是真的,刚才中郎令没否认。”

  他本以为会被不语训斥一顿,没想到不语只是看他一眼便走,这是默认的意思?

  众官员顿时哗然,纷纷道:“他几世修来的福份,霍大将军肯花时间训他?”

  他们想挨训,还没资格呢。

  陶然想了半天,不得要领,只好去找程墨,把挨训的事说了,道:“难道霍大将军不同意捐款?”

  程墨一边看公文,一边道:“我岳父怪你送女人给我呢。他不骂你,骂谁?”

  霍光就是要骂他这个女婿,也得看女儿答不答应啊。

  陶然大吃一惊,道:“这件事大将军怎么知道?”

  难怪霍大将军能独霸朝纲,果然有过人之处,想到供暖系统没有得到他的支持,不禁忧心忡忡道:“我们办什么事,是不是先请示大将军?”

  省得霍光下次不高兴,又把他叫过去骂。

  程墨道:“不用,以后安心办事,别搞花思就好。”

  一句话说得陶然老脸一红,嚅嚅道:“我哪有搞花思?”

  想起那两个妖孽的少女,心中却是一荡。

  洪诚带洪全过来,程墨打个照面,一句话没问,就让洪诚父子走人。洪诚再三央求,他一点情面也不讲,没两天就传出洪全人品败坏的话。洪全的仕途就这样断了,以后没人会举荐他了。

  陶然很怀疑程墨公报私仇,怪洪诚没有眼,送女人,害得他跪搓衣板。在陶然想来,娶了霍书涵那样尊贵的女人,定然妻管严,要是他,也不会这么做,却没想到程墨不是他。程墨是怪洪诚行贿。

  花车巡游一个月,捐款达到十万余两,已经过预算。程墨吩咐暂停巡游,在供暖所辟了一间耳房,由陶然拨一个人在那里坐班,接受捐款。

  一号管道已足管铺设两条大街,征调的民夫也已到位,钦天监择了吉日,开始开挖路面。

  大量的民夫手挥铁揪,对着路面猛挖,把路过御街的朝臣吓得不轻,他们不停催问什么时候到府里装供暖设备,却没想要装这东西,必须预埋管道。

  一时间,弹劾程墨的奏折如雪片般飞到霍光的案前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5814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