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66章 心计

第366章 心计

  感谢钰记投月票。

  “陛下吩咐把弹劾永昌侯的奏折烧了?”霍光很意外,他知道刘询和程墨感情深厚,没想深厚到这种程度。

  “是。”来传话的小内侍垂眼不敢看霍光,道:“陛下说,把其余的奏折送过去就可以了。”

  霍光的亲信遍布朝廷,有些人受不住供暖设备的诱惑,和程墨走得近一些,有些人却是死硬的霍派,见程墨连御街都敢挖,觉得这是个打击程墨的好机会,其中奉常贾阳就是其中的激进派。

  贾阳联合众多霍派官员上书弹劾程墨,以为此举一定合霍光心意,霍光一定会第一时间以谋反罪把程墨下狱,再处斩。这样,就能永除后患,再也没有威胁了。

  上书后,他又跑去伍全的府衙给伍全施加压力,伍全进门时,他正在游说其他几人。这些会在府衙等伍全的官员,都是从中看到机会,想要程墨小命的人。这些人,都没有报名安装供暖设备。

  伍全没想他们这么容易打,不由有些怔。

  贾阳等人赶到霍光办公的公庑,便听说霍光奉旨把奏折烧了,不语在院子里,当着那些等待传见的官员的面烧的,浓烟呛得他们直咳嗽。

  “这还了得!”贾阳怒道:“陛下怎么能如此不顾大将军的脸面?”

  在他心里,刘询不过是霍光扶立的一个傀儡,霍光让刘询往东,刘询不敢往西。现在傀儡居然胆敢当家做主,指使起扶立他的恩人?反了他了!

  贾阳不敢往里闯,急切地外头扬声道:“大将军,我要陈情,求大将军恩准。”

  霍光让他进去。

  他情急之下,忘了行礼,一进门便道:“大将军,程卫尉自寻死路,挖断皇室气运,乃是谋逆大罪,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?”

  应该拘捕下狱,着廷尉审问才对嘛。

  奉常主办祭祀、宗庙之礼,虽然没有实权,但意义重大,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官职。贾阳能被霍光安排在这个位置上,可见霍光很看重他。

  可是这件事,霍光确实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小,要不然也不会扣下奏折。贾阳的话,让他颇为不快,只是他一向喜怒不形于,贾阳没看出他生气了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。”他头也不抬地道,继续批他的奏折。

  贾阳在几案对面的席子上坐了,以额触地,希望引起霍光的注意,沉声道:“他今天能挖御街,明天便能拆宫室,这样的人,实在是太可怕了,还请大将军防患于未然。”

  说来说去,就是担心程墨坐大,和霍光争权。

  霍光搁下朱笔,直视他,道:“陛下已传口谕,烧掉这些奏折,以后凡议此事者,杖二十。”

  你们再说,屁股是要挨板子的。

  贾阳不屑道:“小皇帝的话,大将军何必在意?”

  霍光重重“嗯!”了一声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贾阳意识到自己失言,就算他们仰慕霍大将军,死心塌地追随霍大将军,没把皇帝放在眼里,也不能这样直白说出来嘛。霍大将军生性谨慎,怎么会让这样不利于声名的言论传扬出去呢?他赶紧道:“是我失言。大将军,陛下的面子要给,程卫尉也要惩戒。”

  程墨是刘询唯一的心腹,若是处斩程墨,刘询连一个可用的人都没有。卫尉一职安插上他们的人,刘询岂不是任人鱼肉?若是霍大将军想篡位自立,可以很方便地逼皇帝禅让,再让皇帝死得无声无息。这一箭双雕之计,不知霍大将军想过没有?

  霍光平时谨言慎行,从不多说一个字,批奏折用词也很谨慎,常要他们费心猜测一番,才能明了这位大人物的心思。贾阳拿不准霍光有没有篡位自立的想法,不仅是他,追随他的朝臣们也拿不准,他们私下议论时,总会提起这个话题,一说半天。

  霍光依然只有一句话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贾阳道:“程卫尉负责宫禁,若是他获罪,宫禁由大郎君负责……”

  他口里的大郎君便是霍云。他们谄媚霍光,尊称霍光几个儿子大郎君、二郎君等等。

  话说到这程度,霍光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?眼眸沉沉看他,道:“做你该做的事即可。”

  我当不当皇帝,你别瞎操心。

  贾阳不敢再说,再次以额触地。

  霍光吩咐不语:“让他出去。”

  不语道:“贾大人,你是要自己走出去,还是要我拎你出去?”

  贾阳无奈道:“我自己走出去。”

  可是到了外面,同僚们围上来一问,他又心生一计,道:“大将军忠心耿耿,既有陛下的口谕,怎么会不遵从?我们理应求见陛下陈情一番才是。”

  把霍光烧奏折说成不愿抗旨的无奈之举。

  大家一想霍光行事谨慎,刘询不出声便罢,既然出声,那是一定会给刘询面子的。便有人恍然道:“原来根源在于陛下。”

  贾阳道:“正是。走,我们到宣室殿。”

  你一个傀儡敢乱说话,得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掌权的人。

  贾阳一呼百应,不仅一起来的几人,就是院子里求见的人,也有大半跟他一块走了,留下的都是些霍光派人叫来,有公务相询的。

  刘询听到朝臣们在宫门口求见,只说了两个字:“不见。”

  内侍出来一说,贾阳不干了,道:“我等有要事求见陛下。”

  内侍道:“陛下案犊劳神,正在歇息,你们还是回去,有什么事明天上朝再说。”

  贾阳等人怎么肯?顿时吵闹起来。

  小6子看情形不对,派人去找程墨。

  程墨就在御街,很快过来,道:“你们是要逼宫,还是要造反?”

  贾阳一见程墨便大声道:“程卫尉,你破坏龙脉,罪大恶极,还不自请罪责?”

  对这样的迂腐,程墨回答他的,只有三个字:“抓起来。”

  羽林郎们两个服侍一个,不一会儿的功夫,在场二十三人全都捆了。

  程墨道:“先关起来饿一顿再说。”

  小6子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,道:“要不要请示一下陛下?”

  这些人好歹是朝臣,真关起来影响不好。

  “不用。”程墨道:“不用两三天,他们就会以谋逆罪被腰斩了,饿一顿算什么?”

  命都没了,可不是饿一顿就了事的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053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