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67章 大事

第367章 大事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投月票、书友2o17o1o4162738415打赏。

  贾阳没料到程墨如此狠辣,开口便说要腰斩他们。他是霍光的人,霍光自会保他,性命定然无虞。可是被程墨这么威胁,他很愤怒,厉声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敢这样说话!”

  程墨傲然道:“某乃九卿之一的卫尉,世袭的列侯,你说是什么东西?”

  在场这些人,官阶都比他低太多,更没有谁封列侯,不少人听到这话,都耷拉下脑袋。跟风而来的更是后悔莫及,万一程墨狠,不管不顾,真把他们腰斩,他们岂不是死得很冤?

  贾阳嘴硬道:“你是卫尉又怎么样?我等没有犯罪,你以何理由腰斩我们?”

  腰斩是最重的刑罚之一,把人从腰中间斩为两段,肠子五脏流了一地,却没有断气,那种惨状,不是正常人能够承受的。

  他们犯了什么罪,会得到这么重的刑罚?真是开玩笑!

  程墨凉凉道:“你们逼宫,意图谋反,难道不该腰斩弃市,灭三族?”

  贾阳呆了,脑子有些不够用,他们只是给皇帝施加压力,怎么就成了逼宫,成了谋反?他口不拣言道:“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?”

  话一出口,啷呛呛一片刀剑出鞘的声音,羽林郎们一个个抽出腰间佩剑,怒目而视。陈三更是厉声道:“你说什么?眼前可是堂堂卫尉!”

  堂堂卫尉,九卿之一,被你说成小子,你当自己是什么?

  陈三原名陈亮,是策马团成员,罗安得罪程墨,退出羽林卫后,策马团便解散了,他想加入盛夏团,这两天不用轮值,便去帮武空管理民夫。今天是下午的班,刚好遇上。

  贾阳被他疾声厉一说,无言以对。

  “卫尉饶命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有人哭叫起来,道:“贾奉常让我们过来壮声势,我也就跟过来看热闹,求卫尉饶命。”

  逼宫、谋逆,哪一条罪状,他都吃罪不起啊。

  有人带头,从公庑跟过来的官员都纷纷哭叫起来,有的更大骂贾阳:“我跟你近日无怨,往日无仇,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?”

  更有人一口唾沫吐到贾阳脸上,道:“我做鬼也不会饶你。”

  贾阳双手被捆,脸上的唾沫无法抹掉,只能任它风干了。

  程墨手一挥,羽林郎们各自提起一人,找了一间偏殿,把他们扔在里面,锁上门,派人把守。

  程墨去宣室殿,刘询笑道:“他们都吓坏了?”

  任谁被安上逼宫谋反的罪名,都会吓晕的,何况当中很多人只是凑热闹。

  程墨也笑了,道:“是。”

  他当然不会真的以谋反罪奏请刘询腰斩他们,要不然不会关他们小黑屋,而是会直接将他们交给沈定了。

  沈定熟悉典律,就算他们没有谋反,也有办法以谋反定他们的罪。

  事情报到霍光那里,霍光微抬眼眸,一声不吭。

  去报信的内侍道:“程卫尉这么做,是没把大将军放在眼里啊,大将军……”

  他话没说完,霍光轻哼一声,吓得他不敢再说,乖乖退下。

  程墨私设牢狱,关押官员的事,飞快传遍京城,京官们众皆愕然。霍派的官员火赶到霍光的公庑,聚在院子里,求见霍光。

  也只有霍光能救贾阳等人了。

  不语出来道:“此事大将军知道了,你们回去。”

  什么叫知道了?没个结果,他们能安心回去吗?可是他们不敢违逆,只好一望三回头地走了。

  程墨刚从宣室殿出来,便被不语请到霍光的公庑,沿路的内侍,敬畏如看天神般看他,恭敬地行礼。

  不语时不时瞟程墨一眼。

  程墨挑眉,道:“怎么?”

  不语道:“没有。”

  心里却想,放眼当朝,也就永昌侯有这胆量了,这是公开挑战大将军的权威啊。

  关进小黑屋的不是霍光的人,便是在霍光的公庑等候传见,他这么做,谁都会以为他是针对霍光。

  皇帝对霍光毕恭毕敬,吩咐奏折先送到霍光那里,由霍光决定,连国事都不敢置喙,对霍光的惧怕可想而知。满朝文武更是揣测霍光的心意,以霍光的心意行事,何曾有谁敢这么放肆?

  程墨这么做,连不语都佩服不已。

  霍书涵接到消息,大吃一惊,忙换了男装,坐车来到霍光的公庑。

  程墨走到公庑门口,见前面一人身段儿婀娜多姿,像极了霍书涵,急走两步,追了上去,来到她身边,眼前着男装的俏佳人杏眼桃腮,不是霍书涵是谁?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奇道。

  霍书涵担心霍光怒收拾程墨,想抢在前头,为程墨求情,正疾步急走,听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,定晴一看,眼前一张俊脸,漆黑的眼眸含笑看她,不是程墨是谁?

  “五郎!”霍书涵喉头微哽。

  程墨仔细看了看,确认她眼眶微红,道:“怎么了?”

  谁敢欺负他老婆,他要谁好看!

  霍书涵也上下打量他一番,确认他身上没少零部件,手脚没上镣铐,才放心地道:“没什么,我来见父亲。”

  霍光在公庑处理公务,如果不是家里出了大事,霍书涵怎么会在这里?程墨沉声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霍书涵见他俊脸微沉,知道瞒不过,道:“外间都在传,你得罪我父亲。”

  所以,她是来求情的吗?不语嘴角直抽抽,大将军还没把女婿怎么样呢,女儿已经找上门了,难怪都说女生外向。

  “我没事,你先回去。”程墨吩咐跟在后面的青萝:“送夫人回府。”

  青萝眼望霍书涵。

  霍书涵温温柔柔地应了一声,转身便走,乖巧得让不语眼珠子掉了一地。什么时候霍七姑娘这么好说话了?

  程墨看了不语一眼,进了霍光的公庑。

  霍书涵出了公庑,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,吩咐旺财:“你去打听,看阿郎如何处理此事。”

  旺财是霍书涵的陪嫁,霍光是他的旧主人。他答应一声,飞身上了屋檐。

  公庑里,霍光正冷着脸训程墨:“谁让你擅作主张,把人关起来的?”

  就算要关,也得他关。

  程墨道:“我是卫尉,肩负保护陛下安全之责,他们在殿门外喧闹,不教训一下怎么成?”

  我行使职权,有什么错?

  瞧把他理直气壮的,霍光无语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053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