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69章 生死两重天

第369章 生死两重天

  感谢北溟寒晨投月票。

  程墨身后站了几个羽林郎,长兴侯的儿子何谕不时朝来路张望,道:“卫尉好计策,这个点掐得恰到好处。”

  就算不能宰了他们,也要给他们教训,省得以后动不动就拿龙脉说事。难道在未央宫装供暖设备,也是动了龙脉?真是岂有此理!

  程墨勾了勾唇角,提起紫砂壶,洗杯泡茶,茶香四溢间,招呼几人:“都过来喝茶。”

  此时已是十月中旬天气,露天寒冷,喝杯热茶暖暖肚子。程墨一向不会亏待自己和下属。

  何谕几人躬身道:“谢卫尉。”

  遇到好上司当真不容易,这茶喝得人心里暖暖的。

  何谕眼尖,看到不远处两个黑影一前一后跑来,于是禀道:“卫尉,有人来了。”说话间,他下意识望了一眼旁边的沙漏。

  从小黑屋到宫门,抄近路的话,一刻钟是能够到达的,但这些人徒然听说一刻钟内让他们出宫,定然不会打听最近的路径,而是扭腿就跑。这是人之常情,这些人定然不能免俗。程墨肯定会放他们,但死罪难免,活罪却不能饶。

  程墨淡淡道:“宫门落锁。”

  时辰到了没有,他说了算。

  负责关闭宫门的卫士令是程墨的手下,一直站在身墨身后,得到吩咐,手一挥,何谕和同僚上前推动宫门。

  跑在最前的明堂丞关承,是贾阳的属下,一直以贾阳马是瞻。贾阳要到宣室殿闹事,他自然要跟随。他上个月刚过四十岁生日,算是小黑屋中最年轻的一个,也跑得最快。

  他已力竭,双腿像灌了铅,但远远的,看见宫门口挂了两盏灯笼,灯光下一人坐在桌边,身形挺拨,身后站了五六个身姿笔直的男子,不用说,坐的肯定是程墨了。他不知哪来的力气,如箭般冲了过来。

  离宫门只有半箭之地,吱吱声响,他抬头一看,只觉全身的力气被人抽尽,一屁股坐倒在地。就差这么几步路,宫门怎么能说关就关,不打一声商量呢?

  紧跟在他身后的,是掌故卫东,见他坐倒在地,大吼一声:“赶紧冲出去!”

  一门隔断生死,这个时候不拼,什么时候拼?卫东早就跑不动了,全靠意志支撑,这时更是拿出吃奶的力气,朝缓缓移动的宫门冲去。

  宫门笨动,必须两人同时推动,才能移动,从开始推动,到完全关闭,怎么着也得半柱香功夫。他们已离宫门不远,半柱香足够了。

  关承本已绝望,被卫东吼这一嗓子,看他如风般从身边跑过,不知哪来的力气,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也冲了过去。

  何谕回头眼望程墨,询问要不要以时辰到了为由,把他们拦下。

  程墨轻轻摇了摇头,再次提壶泡茶,一杯茶泡好,卫东已如飞从关了一半的宫门冲出去。

  卫东全身脱力,软倒在地,半天无法动弹。

  宫门只容两人通过时,关承也冲了出去,和卫东一样,虚脱倒地。两人对望一眼,笑了一下,接着痛哭失声,活了一辈子,没受过这样的屈辱啊。

  在他们之后,是太中大夫黄受。黄受和贾阳一样,是霍派的中坚力量,眼中只有霍光,没有皇帝,更不会把程墨放在眼里。被关在小黑屋时,就数他话多,不停咒骂程墨,被放出来后,他跑得不慢,眼看前面有灯光,深知宫门在望,加快脚步一头朝灯光处扑来。

  可是他到底慢了一步,堪堪离宫门一丈时,宫门彻底合上。他失神地看着何谕等人上栓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  何谕几人关好宫门,转过身,便听到一声巨响,黄受直挺挺倒了下去。不用程墨吩咐,何谕像拖死狗一样,把黄受拖到一边。

  紧接着,又有几人跑到宫门口,一个个眼望紧闭的宫门,或是体如筛糠,或是软倒在地。

  贾阳到的时候,宫门口或躺或坐已有十多人。他自知体力不行,出宫无望,虽然全力冲刺,多少还是做好挨一刀的准备,不过是尽人事,以听天命而已。他能死,却不愿见别人受他连累而死。

  黄受刚醒,失神地靠树而坐,听到脚步声,看清是贾阳,苦笑道:“你来迟了。”

  宫门外是阳间,宫门内是黄泉啊。

  贾阳数了人数,问:“谁出去了?”

  没人回答他。黄受不知道,别人没心情理他。

  他连问三声,依然无人理会,这段时间,又有两人到达。加上这两人,在宫门口的,一共有二十一人。

  贾阳一个个辩认后,道:“关、卫两位年轻,跑在前面,想必已经出宫了。”

  黄受顿时悲从中来,涕泪交加。能出宫,就能活命啊。

  程墨拿碟子里的点心咬了一口,啧啧赞道:“这点心做得不错,来来来,你们也尝尝。”

  何谕几人都过来行礼道谢,人人笑容满面,拿起桌上的点心往嘴里送。

  黄受哭得更大声了,心如死灰坐倒在地的官员,也有五六人跟着哭了起来。他们好不容易才得以在京为官,平时只想怎么光宗耀祖,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今日啊。

  黄受哭了一阵,对贾阳道:“悔之晚矣。”

  大家都惧怕霍大将军,生怕一个不慎,让霍大将军不快,满门不保,谁也没想到得罪程墨会掉脑袋啊。要是知道,他再忠于霍大将军,也不会趟这浑水。现在说什么都迟了。

  何谕一边吃着宫里的美味点心,一边看朝官们哭声大作,人生快意,莫过于此。

  程墨笑吟吟又泡了几杯茶,道:“吃完点心,喝杯茶润润喉。”

  “谢卫尉。”几人齐齐行礼,端起茶杯。何谕特意高高举起耳杯,朝朝官们扬了扬,得意之情表露无遗。

  其余几人都有样学样。然后仰脖喝尽杯中茶,齐声道:“好茶!”

  黄受怔怔看着他们,眼泪都哭干了。他爬到食禄一千石的太中大夫之职,着实不容易,他还不想死啊。

  有朝官受了刺激,手拍地面,痛哭出声。

  贾阳心如刀割,沉声道:“程卫尉,士可杀不可辱,要杀就杀,要剐就剐,何必如此惺惺作态?”

  话一出口,宫门口哭声一片。黄受默默地想,这就要死了吗?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053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