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71章 出宫

第371章 出宫

  宫门落锁前,霍光下衙回府,这会儿刚和霍显吃完晚饭,夫妻俩闲坐叙话。

  霍显笑盈盈把一块切好的桃子递到霍光嘴边,声音比往日温柔几分,道:“这个时节还有桃子,也是他们有心,夫君尝尝味道怎么样。”

  十月哪来的桃子?自然是有心人用秘法让桃树晚结果,这个时节才成熟,然后费尽心机送进大将军府。这桃子,刘询也是没有口福尝一口的。

  霍光道:“又有人求你办事了?”

  霍显笑道:“那倒没有。几筐桃子也不值什么,还托不到我这里来。”

  夫君日理万机,难得有机会茶余饭后陪她说话,她自然要温柔小意地服侍着。

  不是求她办事就好,霍光接过桃子,尝了一块,又脆又甜,十分好吃。

  霍显看他三两口吃完,用赤金制的小叉子又插了一块,道:“再尝尝。”

  霍光又吃了,道:“你有空跟涵儿说说,让她劝劝五郎,闹得太过,终究不好。”

  要不是行曲线救国的路子,霍光怎么有闲功夫陪老婆说话?带回府的奏折又是两大箱,三更天还批不完。

  霍显眉眼弯弯,道:“好。”

  她年过四十,保养得宜,看起来如三十许人,比青涩少女更增风韵,霍光某个部位已有很久不曾有过反应,此时灯下看美人,只觉心跳加,差点丢下奏折不管。

  霍显把头凑过去,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  霍光哈哈大笑,道:“阿显,你怎么如此调皮?”

  不语接到消息,程墨竟然把大部分人关在宫里,意图十分明显。他不敢耽搁,就像没听到霍光的笑声似的,在门外禀道:“阿郎,只有两人出宫。”

  霍光脸上的笑容未敛,道:“什么?”

  不语道:“只有明堂丞关承、掌故卫东得以出宫,其余人等,尽数留在宫中。”

  留在宫中过夜,只能有一个结果,那就是去势,成为内侍。这些人可是朝官!程墨此举,是给霍光下马威啊。不语心塞得不行。

  霍光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很多念头,起身走了出来,道:“人呢?”

  不语道:“就在府门口。”

  关承和卫东只是两百石的小官,门子哪会为他们通报?他们哀求再三,没人理会,只好转而求门子跟不语说一声。两人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送礼,门子才勉强派个人到不语所住的院子,说有这么两个落魄的人求见,问他要不要打了。

  不语出来一问,明白事态严重,于是立即赶到华庭禀报。

  关承和卫东很快被叫进去。两人死里逃生,一进屋,便跪下哭泣,把程墨限定他们一刻钟内必须出宫的事说了。

  霍光见两人头蓬乱,官服脏兮兮,不像作假,难免心头火起。他可是亲口跟程墨说了,放他们出宫。程墨这是要跟他对着干吗?

  “备车。”霍光吩咐完返回华庭更衣。

  霍显老大不高兴,冷着脸问婢女:“又有什么事?”

  夫妻俩难得坐在一起唠唠家常,这些人还不依不饶的,真不让人省心。

  婢女打听后回来回话:“说是他们要对姑爷不利,被姑爷收拾一顿,来找阿郎哭诉呢。”

  “岂有此理!”霍显怒了,道:“都有些什么人?你去打听一下,把名字记下来,看我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。”

  敢对她的女婿不利,不要命了吗?

  婢女答应一声出去,小半个时辰回来,附在霍显耳边说了十几个名字。

  霍显不停冷笑。

  宫门口,贾阳话一出口,又自己否决道:“休要惺惺作态,不过一死而已,怕你何来?”

  在他看来,程墨真要放他们,又怎么会关闭宫门?这样做,与关门打狗有什么不同?分明是骗他们认罪,待他们签字画押后,再悄无声息地杀了他们。

  他却不想想,这里是未央宫,不是永昌侯府,在未央宫杀二十几个朝臣,怎么会不走漏风声?刘询又怎么会容忍有人在自己家里杀人,然后再没事人儿似的扬长而去?哪怕这个人是程墨,他也不能容忍。

  程墨笑了笑,道:“你想死,我可以成全你。”

  贾阳冷笑,道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们。”

  黄受等人如看白痴般看他,程卫尉都说要放他们啦,偏你还在这里自以为是。

  程墨笑得很不怀好意,道:“你真聪明,我确实是这么想的。来呀,把贾奉常请到偏殿用茶,其余人等,即刻出宫。”

  贾阳一下子傻眼,他没听错?

  黄受等人再次行礼道谢,然后一个个眼巴巴望着程墨,宫门落锁,卯时一刻未到,不能开启,您难道要冒天下之大不讳,违背祖制不成?可是接下来生的一幕,让他们不服都不行。

  何谕和同僚抬了一张长梯,在宫墙上架好,先上去两人,另有两人再抬一张长梯,让上面的人接住,顺了出去。

  何谕下梯,过来道:“你等跟我来。”

  黄受等人不是傻子,怎么会猜不出他的意思?一个个顿时精神百倍,由黄受带头,向程墨行礼告辞,然后登梯翻墙出宫。

  贾阳眼睁睁看同伴爬上宫墙,出宫而去,心中大悔。站在他身边的齐康笑嘻嘻道:“贾奉常,走。你非闹着要死,卫尉成全你。”

  黄受站在外面的梯子上,望了贾阳一眼,扬声道:“贾奉常,珍重!”

  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这样执迷不悟,离死不远了。

  黄受的头颅消失在宫墙后,贾阳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。他不怕死,可不想作死啊。

  朝官们鱼贯上梯,鱼贯出宫,多一人翻过宫墙,走下出宫的长梯,贾阳的心就如被切下一刀,不停往外淌血,他悔恨得想拿头撞旁边的柏树。

  最后一人消失在宫墙后,程墨凉凉地道:“撤梯。”

  我等你半天了,你还不服软,那就不能怪我了。

  两个羽林郎上梯,爬上宫墙,弯身提起外面的长梯。长梯露出两横节,贾阳不知哪来的勇气,跪下大声道:“下官知罪,求程卫尉责罚。”

  在活命机会面前,他还是不愿意死啊。

  两个提梯的羽林郎看了他一眼,一人笑道:“他不是不怕死吗?”

  另一人道:“他不怕死,才求卫尉责罚啊,你没听他自请罪责吗?”

  贾阳血往脑门上涌,差点晕过去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196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