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72章 吓晕

第372章 吓晕

  程墨站起来,双手背在身后,慢慢踱到贾阳面前,居高临下看他,道:“外臣不得留在宫中过夜,你非留下不可,有何居心?来呀,即时为他去势,明天交由廷尉审问。”

  众羽林郎轰然应诺,何谕唰一下拨出佩剑,道:“我这把剑是祖上传下来的,锋利异常,不如用这把剑为贾奉常去除臊根。”

  青铜古剑在灯光下泛着绿幽幽的光。

  齐康笑道:“去势了的贾奉常,还是奉常吗?”

  众羽林郎捧腹狂笑。

  身上少了重要零部件,就能永远留在宫中当内侍了。小内侍一般岁去势,进宫从粗活做起,要是运气好,拜了师父,有人提点,迟早能熬出头。贾阳五十多岁高龄,进宫后哪个傻蛋会收他当徒弟?齐康这是嘲笑贾阳,越活越回去了。

  程墨偏不笑,一本正经接过何谕手里的剑,认真看了看,点头道:“确实不错。你倒好心,用此利器为贾奉常去势,他定然感激你。”

  众人爆笑不已,有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一边揩眼泪一边狂笑,有人捧着肚子笑道:“不行,肚子笑爆了。”

  贾阳觉得人生灰暗,莫不如是。他本以为大不了一死,却没想到程墨这样卑鄙,不杀他,却比杀他更让他痛苦。

  他恨恨瞪着程墨,咬牙道:“有种你就杀我!”

  程墨笑吟吟道:“杀,我是不杀的。我岳父让你们出宫,你非要留在宫中,宫室。我只好出此下策了。”

  贾阳气得眼前黑,他五十多了,已经不能人道,何来宫室一说?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

  齐康凑趣,弯腰扯下贾阳的纨裤。这个时代没有内裤,里面穿一条裤子,外穿官服,裤子被拉下,贾阳两条大腿凉嗖嗖的。

  何谕手持长剑,在他胯下比来比去,剑锋离他重要部位不及三寸。

  贾阳又气又怒又羞又惊,黄白之物不受控制地一泻千里。

  众羽林郎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儿,先是一怔,接着再次狂笑,笑声中不知谁踢了他光溜溜的屁股一脚,道;“亏你还是奉常呢,真是丢了文官们的脸面。”

  一人道:“我们得把今天的事宣扬开去,看那些儒生以后还敢不敢说嘴。”

  不就是吓唬一下嘛,用得着大小便失禁吗?真是太丢人了。

  “对,就应该这样。”众羽林郎齐声道。他们身份高贵,却被儒生轻视,早就对儒生多有不满。贾阳是儒生,平时也没少对他们横挑鼻子竖挑眼,双方多有口角。

  他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。贾阳两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  “卫尉,这人太不经吓了。”齐康探了探贾阳的口鼻,道:“晕了。”

  程墨道:“先关起来。”叫过隐在树后的小6子,道:“你跟陛下说一声,这个人我送去南殿,不会让他到处乱走。”

  南殿是羽林郎的轮值之所,呆在那里,算是没有嫌疑。

  小6子看戏看全套,朝程墨竖了竖大拇指,道:“卫尉真好本事,我这就去向陛下复旨。”

  把二十多个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,不佩服不行啊。

  刘询在建章宫,陪伴怀有身孕的许平君。小6子绘声绘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说了,刘询和许平君同时哈哈大笑。笑了一阵,刘询道:“你跟大哥说,他想做什么就去做,不用顾虑。”

  把一个男人关在宫里,任谁都有负担。

  小6子传完话,道:“卫尉,陛下对你可真是好得没话说。”

  光是这份信任,满朝文武,就没人得到。

  程墨道:“正是。”

  刘询对他越信任,他做事越应该有分寸,要不然也不会提前禀明刘询,让小6子旁观。小6子就是证人,证明这些留在宫中的朝臣没有乱来。

  何谕道:“卫尉,老小子晕过去,就这么算吗?”

  他很想提一桶冷水把他泼醒,再接着折辱他。不能杀他,尽量折辱取乐也不错。

  程墨道:“他们信奉士可杀不何辱,再折辱下去,只怕他羞愤之下,会自行了断。”

  “便宜了他。”何谕一脚踢在贾阳光溜溜的大白腿上,见他皮肉松驰,又嫌弃道:“他也太老了些。”

  贾阳被关在南殿的偏殿,何谕和齐康轮流守他,以防他醒过来后,到处乱跑。若他跑出南殿,霍光就是想保他,也保不住,非得去势在宫中当一个做粗活的内侍不可。到时势必引起文官们的反弹,这也没什么,霍光那儿却不好交待。

  霍光赶到宫门口,夜沉沉,四周寂静,厚重的宫门隔断内外,无法传递消息,实是不知道里头什么情形。

  他望宫门兴叹,脸黑如锅底。

  不语把一件披风披在他身上,劝道:“姑爷做事一向有分寸,想必不会只放两人出宫。”

  霍光冷冷道:“他还是一个羽林郎时,便敢追到未央宫问上官太仆要债,现在自己成为卫尉,又有陛下护着,什么事做不出来?”

  不语无奈地道:“大将军!”

  您冷静一点行不行?

  霍光道:“递字条进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不语道:“请大将军进马车写手书。”

  您老人家总不能在御街上写字?御街挖开的路面没有回填,沙土堆在路边,夜风一吹,扑得人满头满脸的沙。

  霍光转身上了马车,在锦书上写了两行字,不语不敢看,卷成一卷塞进宫门的门缝。

  宫里遍布霍光的耳目,宫门口也安排了人,每隔一个时辰过来看一次。

  这么多年,都没有在夜里传递过消息,不知这个人会不会松怠?不语很是担心,道:“大将军在马车上假寝一会儿,小的到宫门口守着就是。”

  霍光背倚车壁,闭上了眼。

  不语为他盖上薄被,出了马车,压紧车帘,站在宫门门缝处等,风沙不停往他嘴里灌,他只好以袖掩面,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,一眨不眨盯着门缝。

  不知等了多久,一卷白的物事从门缝里露了出来。

  不语眼明手快,赶紧接住,心里松了口气,幸好里头的人没有松怠,他得帮这人换个位置才是,起码得连升三级。

  内侍也有品级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196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