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75章 冰释(月票一百二十加更)

第375章 冰释(月票一百二十加更)

  黎明时分,是人最疲倦的时候,霍光不知不觉睡了过去,直到耳边传来马车声,他才惊醒。

  霍大将军居然打破了保持二十多年的准时的记录?朝臣们惊异极了,互相用眼神询问发生什么事,被问到的人,都摇了摇头,转身问起别人。

  钟声响起,霍光整理衣冠下车,宫门开启。

  “程卫尉呢?”宫门刚开一条足以容纳一人通过的缝,霍光便大步进门,冲开门的羽林郎沉声道:“叫他来见我。”

  他就不信,留外男在宫里,程墨会安心回家睡大觉。再说,关承和卫东异口同声说,他们亲眼看见宫门关闭,程墨就在未央宫里面。

  两位羽林郎聚精会神推动厚重的宫门,像没有听到他的话。

  朝臣们面面相觑,霍大将军这是怎么啦?

  霍光站在宫门中间,不动。他不走,后面的朝臣谁敢走在他前面?只好跟着停住脚步,按官阶大小排好队。宫门口诡异地排成两行,恍若上朝时。

  程墨大步走来,老远便道:“岳父。”

  霍光见程墨来了,大步过去,道:“走。”

  他前面走,程墨后面跟,转过两个弯,在一株松树下站定。这个时候,两个羽林郎才把宫门固定好,两人对望一眼,都当没听到霍光刚才的话。

  “你把贾明亮等人怎么了?”霍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程墨,只要程墨答得不妥,他便打算让霍书涵和程墨和离。这样不听话的人,不能当他的女婿。

  程墨笑吟吟道:“除了贾明亮之外,其余二十二人,照您的吩咐,已在昨晚出宫。”

  吕宇果然尽职。霍光闭了闭眼,语气和缓很多,道:“为何独留贾明亮在宫中?”

  就算他是带头的人,也不能这样害他呀。

  “他自己不愿意出宫呀,非要舍生取义,我没办法,只好让小陆子禀明陛下,把他关在南殿。”程墨两手一摊,无奈道。

  程墨是外男,不能去皇后所居的建章宫,只能让中常侍小陆子代为禀报。

  霍光看着程墨,不知说什么好。贾阳的性子他非常了解,是迂了一些,但要说不肯出宫,完全是托词,分明是他倔脾气发作,程墨为了教训他,特地把他留在南殿,不知这一晚,贾阳会受怎样的折磨呢,不过性命无碍却是肯定的了。

  “即时让他出宫。”霍光道:“今天准他休沐一天,不用上朝。”

  程墨应了,让一个小内侍去跟齐康说一声。

  到了换班的时辰,何谕来替换齐康,齐康正听贾阳讲古,不愿离开,两人便一起边喝茶边听贾阳说话。

  “程卫尉让你出宫,你走吧。”齐康遗憾地道:“可惜不能再听你说趣事了。”

  一个时辰前他想尽情折辱贾阳,现在却觉得这老头学识渊博又风趣,倒有些不舍得他就这样出宫,再次变成那个不可理喻的死老头。

  谈谈说说间,贾阳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,以前他觉得羽林卫都是些纨绔子弟,社会的蛀虫,除了浪费米饭,一无是处,程墨是这些蛀虫中最大的那只,以前连祖业都输得精光,要不是攀上皇帝,怎么会青云直上?这样的人渣就该扫出官员的队伍。

  现在他觉得羽林卫的纨绔没有想像中那么不堪,他们也要在宫中轮值,彻夜不眠,程墨更是为人机智,知礼仪,晓进退,和他想像的基本不是一回事。

  因此,齐康这么说,他便笑道:“我出身河东大户,你若愿意和我结交,我们常来常往有何不可?”

  程墨官阶比他高太多,他不敢说和程墨结交的话。

  齐康喜道:“那敢情好。”

  何谕奇道:“你不告程卫尉了吗?”

 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,就是到黄泉之下,也要在阎王面前告程卫尉挖掘龙脉吗?怎么关了一夜,反而想通了?

  贾阳老脸一红,道:“那是我一时的气话。”

  临走前,他再三托齐康跟程墨说一声,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。齐康跟他开玩笑:“要不,你就留在宫中算了。”

  贾阳哈哈大笑,大袖一挥,快步走了。

  当天下午,霍光叫他到公庑,询问为什么大家都出宫,只有他一人留下。他把事情经过说了,以额触地,道:“大将军,是我糊涂,没想到程卫尉这样宽宏大量。”

  程墨要是真的想害他,不用杀他,只须连夜切去他的臊根,他羞愤之下,断然不会苟活,不用动手杀他,也能除去他。可是程墨并没有这么做,反而邀他一块喝茶,让他吃饱,几碟点心的恩情,他永生难忘。

  霍光很意外。他没有想到程墨这样机智,结结实实给这些朝官们一个下马威,又保住他们的性命,自己的命令执行了,他的目的也达到了。

  刘询听说贾阳全须全尾出宫,笑问程墨:“可要留他?”

  程墨道:“依陛下看,贾明亮能力如何?”

  这是不计个人恩怨了。

  刘询想了想,道:“他能力是有的,只是……”

  只是忠于霍光。

  程墨道:“陛下自决,臣不置喙。”

  刘询道:“既然大哥不跟他一般见识,那便暂且放过他。以后他若再生事,定然不饶。”

  关卫和卫东天亮后得知去宣室殿闹事的同伴都安然出宫,不禁喜极而泣,道:“本以为要和你们阴阳相隔了。”

  大家共同阻挠程卫尉挖掘御街,你们若死,我们也不愿独活了。

  黄受叹道:“说起来,还是得感谢程卫尉。我们备下厚礼,亲去程卫尉府中拜谢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  任谁被戴上这样抄家灭族的罪名,都得整死他们,程墨只是戏弄他们一下,便让他们出宫,这活命的恩情,可就大了。

  关承等人齐声道:“理该如此。”

  他们备下厚礼,约齐了,到永昌侯府投拜贴。

  程墨请他们到花厅见面,道:“你们别怪我童心大起,故意拿捏时间,让你们翻墙啊。”

  “不敢。”关承等人齐声道。

  贾阳没有跟他们一起来,而是单独求见,没有送礼,道:“卫尉大恩,我无以为报,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说,只要不与大将军的政令相佐,我定然听从。”

  这是要效忠了。。

  a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223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