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77章 举措

第377章 举措

  霍光的亲信没有上奏折,而是一窝蜂跑去公庑求见,力劝霍光阻止刘询去别宫,有人甚至拿皇后怀有身孕,不宜车马劳顿出来说事,那意思,霍光若不出声,便是不重视皇嗣。

  霍光气笑了,什么时候他的亲信只会给他施加压力,而不敢直面程墨了?这还是他的亲信吗?

  他待众人说了半天,才慢慢道:“此事我并不知情。”

  也就是说,刘询并没有告诉他。没有告诉他有两种可能,可能刘询只是说说,并没有真的要移驾别宫;另一种可能是,刘询已经有能力脱离霍光的掌控,也就是说,霍光权倾朝野的时代结束了。

  到底是哪一种?

  亲信们心存疑虑之际,霍光冷冷道:“回去!”

  众人行礼退出,贾阳和黄受却不约而同留了下来。贾阳道:“大将军明鉴,程卫尉定然会尽快完工。”

  黄受道:“正是。大将军,千万不能听信他们。”

  听说很多同僚到霍光的公庑求见,两人深怕霍光听信馋言,特地赶来,刚才听这些人说得激昂,他们很是担心,可还来不及出声为程墨辩解,霍光却让他们退出。

  霍光哭笑不得,道:“都回去吧。”

  这些人把他当什么了?他就那么容易摆布吗?

  贾阳和黄受不敢再说,行礼退出。出了院子,贾阳道:“我想跟程卫尉提个醒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  贾阳表明效忠程墨,黄受并不清楚,奇怪地道:“你不恨程卫尉吗?”

  他刚才还以为贾阳留下,是要落井下石呢,没想到却是为程墨求情。他什么时候想通的?

  贾阳叹道:“我在宫中的遭遇你听说了?想必很多人暗中笑话我,大概有人盼我早点致辞吧?”

  黄受沉默一息,决定实话实说,道:“确实有人这么说,我曾亲耳听过。”

  他们虽同为霍光一党,但党中也有竞争,贾阳激进,不问是非,只为霍光考虑,深得霍光信任,要不然也不会把他安排在奉常的官职上。这个时代,祭祀是无比重要和神圣的事,贾阳能坐上这个位子,迟早会受重用。

  有看他不顺眼的人便放出他不知羞耻,被人羞辱至此,却厚颜贪念官位不去的说辞。

  贾阳经历过南殿一夜,思想有很大转变,变得淡泊名利,看淡生死了。他笑了笑道:“你们只知我宫中受辱,却不知程卫尉的为人。”

  黄受奇道:“程卫尉怎么了?”

  在他看来,程墨能不违祖制,别出心裁让人架长梯放他们出宫,是极机智的一个人,难道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?

  贾阳叹道:“他不用杀我,只须让我去势,我便只能出尽了。”把那晚晕迷醒来后的事简略说了,道:“他才多大?便有如此胸怀,叫我如何不心折?”

  黄受点头,道:“我正想去供暖所,一起走吧。”

  两人同上马车,在御街走了两箭之地,车夫放慢车速,道:“阿郎,前面一人,好象程卫尉。”

  刘询想移驾别宫引起这么大反弹,程墨不可能不知道。一动不如一静,如果能够尽快完工,又何必多生事端?皇帝可以为了他移驾别宫,但此事势必永远受人诟病,他不想把话柄递在别人手中。所以,他增加两百个民夫,每人每天要求必须挖掘十五丈路面。他下朝后亲自过来督工。这会儿正蹲在路边,察看一个民夫挖出来的沟渠呢,这人比别人挖得快,深度又达标,想必有什么窍门。

  “程卫尉,”贾阳和黄受下车,不顾风沙扑面,提起袍袂过去,蹲在程墨身边,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程墨见是两人,起身道:“两位有事?”

  御街已变成工地,他们这些儒生出身的人,是不屑也不会来这种地方的。

  贾阳道:“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  三人到路对面。贾阳道:“朝中诸公对陛下移驾别宫意见很大,若有别的办法,还是别惊动陛下圣驾为好。”

  黄受道:“不如多征集民夫,把工期赶出来。”

  两人说的,都是中肯之言,也确实是为程墨着想。程墨道:“多谢两位,我已劝陛下不要移驾别宫了。”

  他开始没想那么多,回府一说,赵雨菲道:“娘娘怀有身孕,坐车不方便吧?”

  万一路上肚里的皇子公主有个三长两短,夫君岂不内疚?朝臣也定然会攻讦夫君谋害皇嗣。

  程墨想的比赵雨菲更多,第二天进宫,把刘询劝住了。刘询深爱许平君,自然看重他们的孩子,哪肯让她有一点点危险?当下连声道:“是朕没有考虑周全。”

  朝臣们闹个没完,这件事却已揭过去,要不然以刘询的性子,除非霍光表态,要不然岂会几天过去,没有动静?

  贾阳和黄受齐齐松了口气,露出笑容,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贾阳又加上一句:“卫尉还须跟霍大将军说一声。”

  要不然霍光心里没底,不知会有什么举措。

  程墨却想,或者霍光在等他解释呢,再次向贾阳道谢道:“多谢贾奉常提醒,我这就去岳父那儿一趟。”

  霍光确实在等程墨禀报此事,无论刘询是否打消移驾的念头,这件事,程墨都必须跟他说一声。

  “你自己劝的陛下?”霍光道:“陛下不移驾,御街一天半天的又不能恢复原状,你想怎么办?”

  难道依然让朝臣们冠帽、官服上满是风沙地去上朝吗?上朝时,殿中除了皇帝,满朝文武像是从风沙里爬出来似的,像什么样子?

  程墨道:“已增加民夫了,分成三班,一班挖掘路面,一班预埋管道,一班回填泥土。”

  “预埋管道了?”霍光搁下朱笔,道:“走,我们看看去。”

  他很想看管道是怎么埋在泥土中的,照程墨的说法,这些管道供热汽流过,却不知怎么做到热汽不外泄?

  开始挖掘的那一段路面的泥土上,堆放几根半人高的管道,一个匠人模样的人正在向民夫讲解怎么操作,再三强调:“……一定要把我讲的顺序记清楚,若没有按规定操作,会出事,会死人的。听明白没有?”

  会出事民夫们没有往心里去,会死人却听得清楚明白。民夫们齐声道:“明白了!”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291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