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78章 完成

第378章 完成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投月票。

  霍光不解道:“会出什么事?”

  匠人正是毛老汉,一看程墨毕恭毕敬陪着一位身着官服的老者过来,老者居然会问他的话,他顿感受宠若惊,立即恭敬地道:“回贵人的话,这些管子都非常沉重,若是一个不慎,会砸死砸伤抬管道的人。”

  霍光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。

  毛老汉再三讲解,确认抬管道的民夫全都明白了,才指导他们操作。

  霍光站在旁边,看着八个民夫抬一根管子,慢慢走下深沟,放在沟中,不禁问程墨:“如何让热汽不外泄?”

  程墨指给他看:“这些管道的接口都有螺旋,互相咬合,便会严丝合缝,热汽因此不会外泄。”

  霍光至此才相信程墨能把供暖系统做好,试想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到了,又如何会做不好呢?他却不知,现代接口用螺旋咬合,是再普通不过了。现在有了风箱,可以炼出好铁,程墨已画了图形,注明尺寸,让铁匠制作螺丝。

  他穿到这个时代,没有改变这个时代历史的走向,却改变这个时代的生活,以后,还会有铁锅,人们能炒菜吃。

  看完安装一根管道全过程,霍光才回公庑。他官袍上全是沙,随从回府取来干净的官袍让他换上。

  对程墨加快工程进度的做法,他还是满意的,叮嘱道:“切切注意民夫安全。”

  刚才他可听毛老汉说了,若操作不当,会死人,真要死几个民夫,被有心人利用,事情就麻烦了。

  程墨明白他的意思,也防着这个,要不然不会把操作要点让毛老汉背熟了,教给民夫。这些挑管道的民夫,都是特地挑选过,身体强壮有力气的,只要按顺序操作,定然没事。

  “是,岳父放心。”程墨道。

  你这样胆大妄为,我还真不放心。霍光腹诽,语气平静道:“一切以安全为首要。”

  既要保进度,还要保安全,可不能为了进度,把安全抛之度外。

  程墨应了,回御街监工。在三倍工钱、白米饭管饱,大白馒头管够的情况下,近三百民工只用五天便把御街的管道预埋好,黄沙回填完毕,路面夯实如初。

  贾阳脱鞋光脚来回踏在平静挖掘过的地方,又蹲下用手抚摸路面,跟站在路边看着路面微笑的黄受叹道:“程卫尉办法真多。”

  朝臣们反对皇帝移驾别宫,他便用实际行动堵了他们的嘴,让他们再也说不出一句不是,这年轻人,到底还有多少本事没有使出来?

  黄受笑着打趣道:“你现在还觉得勋贵子弟多不务正业吗?”

  贾阳已经由黑转粉,自己何曾不是?只是没有贾阳表现这么明显罢了,要不然两人也不会相约过来细看。

  贾阳哈哈大笑,道:“总有一两个特例,除了程卫尉,别人可难说得很。”

  到底不肯承认自己有偏见。

  霍光在马车路过御街时,下车察看良久,才上车。他虽神色依旧,但不语还是从他明亮的眼睛里看出一些赞许。

  何立也趁暮色四合,无人发现时,偷偷来看,趴在地上用手一寸一寸的摸,地面平静坚硬,跟另一边没有挖掘过的地方并没有不同,要不是泥土的颜色深一些,谁都会以为两边没有差别,这还怎么找碴?

  连日赶工,民夫们累得不行,程墨让他们休息两天,在府里设宴请武空、张清等人,何谕和武空关系不错,也跟过来噌饭。

  席间,程墨道:“全城供暖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真心难,要是烧柴,只怕没几年就把秦岭烧光了。”

  朝臣们各种抱怨闹腾,都是冲着程墨去的,可武空做为具体的负责人,压力还是很大,特别是有些朝臣路过御街时,纵容指使随从谩骂民夫,把堆在路边的泥沙踢回沟里去,个别人还故意在马车后面系上树枝,扬起大量沙尘。

  程墨没在的时候,他必须出面沟通,朝臣们惧怕程墨,可不怕他,每次他都是尽量耐心说服,才把这些人劝住。每次他都累得不行,心累。直到程墨亲自坐镇指挥,这种情况才没有发生,很简单,有不开眼的闹事,程墨直接拿人,根本就不跟人废话,三两次后,再也没人敢打碴了。

  今晚武空放下心事,喝得有点多,醉熏熏间,听程墨说困难还在后头,不禁大着舌头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  张清、何谕等人听说会把秦岭的树木烧光,面面相觑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程墨道:“地下埋有焦煤,要是能挖出来,就不用烧柴了。”

  武空睁着醉眼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焦煤在哪里?”

  程墨道:“并州,地下多产煤矿,只要探测到矿脉,征民夫挖掘,便能为京城供暖。”

  张清怔怔道:“并州离京城可不近,如何把焦煤运到京城?”

  虽不知焦煤是什么东西,但可以想像,运输是个大问题。

  程墨胸有成竹地道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有办法。”

  他这些天可没闲着,正在画铁路的图纸呢,待全国各地的铁匠陆续到位后,便抽调一部份人制造火车,铺设铁轨,做一条专线,运煤进京。

  张清想想还是不放心,道:“五哥真的有办法?”

  不是张清信不过程墨,实在是这个时代交通不便,运输是大问题,现在运粮多用独轮车,路途稍远,运的粮还不够民夫路上吃的。

  程墨道:“放心吧,不用独轮车,也不用水运。”

  主要是没运河可以运,要不然用船运煤也不错,起码省时省事省力。

  难道你有仙法,能把煤从并州变到京城?张清一脸懵逼看他,却没有再问。

  程墨道:“你们谁愿意去并州探测煤矿?”

  何谕今天跟过来,本就有讨份差使的想法,刚才程墨一开口,他便想不管差事怎么难办,先把差事接下再说,于是道:“卫尉要是不嫌我能力低下,我便走一趟,怎么样?”

  这些天,程墨一直在考察何谕和齐康,何谕相对沉稳些,也阴狠些,探矿这事,更适合何谕,他今天要不跟来,程墨也要找他。

  “好。不过这事可不容易办,又得去荒山野岭,你可愿意?”程墨道。

  何谕道:“万死不辞。”

  荒山野岭怕什么,辛苦两年,换来锦秀前程,值!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300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