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79章 白绢

第379章 白绢

  感谢钰记投月票。

  更鼓三漏,急剧摇动的匡床慢慢平复,帷帐里,霍书涵俏脸靠在程墨胸前,喘息未歇。

  程墨一手轻抚她光洁如绸的肌肤,一手把她圈在臂弯。

  霍书涵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,轻声道:“前几天母亲过来,提起了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程墨轻声应着,知道霍书涵定然还有后续。

  果然,霍书涵接下来道:“这次的事,你闹腾得太大了,父亲有些不高兴。”

  有些话,由夫人出面,比男人自己出面要好。霍光这是让霍书涵劝他呢。程墨亲了亲她的额头,柔声道:“接下来未央宫要安装管道,还有得他们说嘴呢。”

  刘询起码得避开几天,群臣上朝也不方便,这些人,不找点事,刷刷存在感,总是不甘心。主因在朝臣们,不在他。

  霍书涵自是明白这个道理,轻叹道:“父亲还是不愿意做这个系统吧?”

  以霍光的强势,只要他肯出声,谁敢多话?又不是嫌命长。

  程墨不好在老婆面前说老丈人的不是,道:“想必岳父考验我呢。”

  他真相了。霍光是在考验他,但不是考验他的能力,而是考验他的忠心。在霍光看来,程墨只有对霍氏家族绝对忠诚,将霍氏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才能接过他的权力棒,他才能安心隐退。

  如果不是霍云、霍山几个儿子资质平平,霍光早就把所有资源交给儿子了,何用如此煞费苦心地考验程墨?女婿再好,总究隔了一层。

  霍书涵深知父亲的脾气,知道他不放心,道:“以后我常回娘家吧。”

  常去娘家走走,缓和夫君和父亲之间的关系,说不定两人能亲近些。

  程墨心疼地道:“你不要夹在中间。”

  如果他得靠老婆的裙带关系,靠老婆为他奔走,还算男人吗?

  霍书涵道:“母亲也盼我能常回娘家看看,并不完全为了你。”

  程墨笑道:“岳父怎么会想到请岳母出面,跟你说这些?”

  他为了不让霍书涵为难,朝廷里的事,大多不回家说,夫妻俩闲坐,总说些轻松话题。霍光这是打破规则啊。

  霍书涵隐隐觉得,父亲定然拿程墨没办法,才会让她劝程墨,只是父亲在她心里,一向如山般伟岸,她不愿承认父亲也会有束手无策的事,这几天每每念及,便把想法岔开。

  “父亲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你让着他些。”霍书涵最后只能这么说。

  “嗯。”程墨应了,喉咙里低笑一声道:“看在老婆大人的份上,我也得对老丈人好啊。【】”

  这话就有些调笑的意味了,他的手在被子里乱动,霍书涵被撩拨得双颊红晕,娇嗔道:“正经些。”

  虽是娇嗔,却只见妩媚,哪有半点不快的样子?程墨心跳如雷,拉过被子一盖,帷帐再也藏不住春意,不知过了多久,匡床又急剧摇动起来。

  第二天散朝,刘询宣程墨去宣室殿,摒退内侍,低声道:“大哥有没有听到什么闲言碎语?”

  皇帝没有家事,自然也不会传八卦,刘询这么问,定然有原因。程墨略一思忖,道:“不知陛下指的是什么?”

  朝廷中常常谣言传言满天飞,从没安静的时候,你不说清楚,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?

  刘询面前的几案上有时摆笔架、砚台,有时随手搁他没看完的书,有时堆放霍光送来的奏折,但从没有摆过匣子,而且这个匣子还很精致。程墨说话间,眼睛不免多看匣子两眼。

  刘询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小巧的钥匙,打开匣子的锁。

  程墨这才知道,这匣子是上锁的,他满眼问号,道:“这是?”

 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啊,身为皇帝,还亲自把钥匙放在身上?

  刘询打开匣子,取出一块折得四四方方的白绢,白绢上有墨迹。匣子里只有这张写了字的白绢,再无别物。这块白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  “这是扫地的内侍在茅厕门口捡的,他不敢擅专,交给小陆子,小陆子交给朕。大哥看看这上面画着什么。”刘询把白绢递给程墨。

  程墨深知事情非同寻常,郑重接过白绢,打开一看,原来是一幅画,画中一老一少两个男子站在一起窃窃私语,对另一个年轻男子指指点点。画画的人画工实是不错,廖廖几笔,把站在一起的两年男子画得维妙维肖,可不就是霍光和程墨。被他们指指点点的年轻男子头戴冕冠,身着冕服。

  程墨把白绢放在一旁,行大礼,以额触地,道:“陛下明鉴,臣对陛下断无二心,更不会和岳父背后议论陛下。”

  身为臣子,背后议论君王,想干什么?皇帝疑心重的,更会怀疑这两人商议要取他而代之。偏这绢只有图,没有一言半语,更让人猜疑。

  刘询再信任程墨,也是皇帝,一旦涉及皇位,怎么会不多心?程墨想到这绢的恶毒用意,额头冷汗渗出。

  刘询起身扶起程墨,道:“大哥想差了,我不是怀疑你。”

  “?”程墨抬头看他。

  刘询叹道:“大哥看这图,着冕者的五官不肖我,这人定然没有见过我。而大哥和霍大将军的面容却维妙维肖,这人是见过你们的。我想,会不会羽林卫中有谁无意中得罪了人,这人设局,陷害你?”

  他只说有人想陷害程墨,而不说有人想陷害霍光,盖因霍光有废立皇帝的历史,他要看刘询不顺眼,随便找个借口废掉就是,不必在背后指指点点。

  这图看起来,更像程墨向霍光陈说刘询的不是,劝霍光废掉刘询。

  “嗯?”程墨重新拿起图细看,果然刘询的五官画得不像。

  刘询居于宣室殿,除近身的内侍宫人之外,见过他的内侍不多。

  “陛下说得是,我即刻着手调查。”程墨道。

  刘询道:“三天时间够不够?我会尽量约束内侍不要乱走。”

  不让内侍到处乱走,有心人便不能传递消息,方便程墨调查。

  “谢陛下。”程墨感动地道。

  刘询笑道:“你我兄弟,说这些就见外了。”

  看到这图,他也惊疑不定,可想到程墨资助他读书,待他如亲兄弟,他的心渐渐安定,再三盘问捡到白绢的内侍,越问越疑心有人要借他的刀,要程墨的命。。

  a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325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