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80章 不知轻重

第380章 不知轻重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投月票。更新最快

  捡到白绢的内侍名叫远志,家底殷实,父母生了六个女儿,才盼来这么一个儿子,特地请私塾的先生起了这个名字。

  父母是把他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心怕摔了,要月亮不会给星星,一味宠他哄他,只要他高兴就行。这样长到六岁,那年元宵节,他吵着要看花灯,父母想也没想答应了,六个姐姐也吵着要一起去,于是一大家子一起进城赏灯。

  街上人山人海,姐姐和婢女们看什么都觉得新鲜,渐行渐远,他嫌父亲走得慢,吵着要去找姐姐们,父亲只好让婢女带他去,然后他和婢女一起被人贩子拐走了,几次转手被卖,最后去势卖进宫中。

  他进宫三年,一直在宣室殿扫地。

  程墨看面前的小内侍惶恐的小眼神时不时偷瞟他一眼,又惊慌地垂下眼睑,似是要观察他有没有恶意,又害怕被他发现。这样掩耳盗铃的小孩子太可爱了,他神色缓和了些,温声道:“白绢是怎么捡到的,说说。”

  “回卫尉的话,奴才扫地扫到茅厕门口,见地上有一块白绢,就过去捡起来了。”远志说话间,又飞快睃了程墨一眼。

  程墨道:“就这样?”

  信你才有鬼了。

  远志连连点头,道:“就这样。”

  程墨道:“你上过私垫吗?白绢上写的是什么?”

  远志只是摇头。

  十月天气,北风很大,白绢又轻又薄,远志负责打扫院子,他指的捡到白绢的地方是露天,那里如果放一卷竹简,短时间内可能还在原位,若是放一块小小的白绢,一眨眼的功夫,就被风刮走了,哪会叠得端端正正让远志捡?

  程墨摸了个底,宣室殿的内侍,几乎没有一个识字。字都不识一个,更不可能会画画。他让小陆子借一匹内库的白绢出来,对比之下,发现画画的白绢颜色偏暗,质地没有内库的白绢细腻。

  管理内库的内侍道:“卫尉,您的白绢大概出自东市。”市面上随便能买到的东西,哪里用得着跟内库的贡品对比?一眼看去,很明显是富户用的物事。

  程墨几乎可以肯定所谓的茅厕门口捡到云云,全是托词,分明是有人带进宫中,这个人是谁,只能着落在远志身上。

  程墨闲闲道:“你的养父送你入宫时,曾说过让你富贵后出宫见他,对吧?”

  远志惊慌地抬头,道:“奴才……”

  提起最后买下他的那个男子,他小小的身子不停打颤,那人太可怕了,一天打他三四次,喝醉酒了打他,赌输了打他,每次总把他打得遍体鳞伤,他在宫中日子虽然不好过,好歹没有人打他啊。

  程墨对齐康道:“带他的养父过来。”

  “我说我说,”远志慌忙道:“求卫尉不要叫我养父进宫。他把白绢交给我,让我说是在茅厕门口捡的,要是让他知道您不相信,他会打死我的,呜呜呜。”

  说到最后,他掩面呜呜咽咽哭了起来。

  他口里的养父,是把他卖进宫的男子,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,只记得在他手里一个多月,如在地狱,最后男子不知从哪听说让他去势进宫,宫里会给一大笔钱,便磨了菜刀,强行切除他胯下的东东。他流了很多血,又疼又怕,以为自己会死了。

  “你养父给你的?”程墨确认。

  远志边哭边点头,小肩膀不停抽搐。

  程墨道:“你在宫里,他怎么把东西交给你?”

  “丁公公带我见他。”远志道。

  丁公公便是丁荣了。他自从从掖庭拨到宣室殿后,很快和宣室殿的内侍们打成一片,人缘比老实木讷、做事死板的小陆子不知好了多少倍。远志的养父何宏便是通过他,把远志送进宫的。

  丁荣被叫来,很爽快地承认白绢是他交给远志的:“陛下前天赏赐大将军的东西是我送去的,我刚出宫门不远,便遇到何七郎,他说有东西捎给远志,求我转交。我看他爱子情深,便答应了,又想远志进宫,他难得见一面,便跟他约好时间,让他在宫门口候着,把远志带到宫门口,让他们父子说一会儿话。卫尉,可是有不妥么?”

  说话间,丁荣不时瞟一眼几案上的白绢,眼露疑惑。

  “当然不妥。宫里的内侍随便和外男见面传递东西,这次递进宫的是一块白绢,下次若是递进一把菜刀呢?”程墨淡淡道,转头吩咐齐康:“查查那天宫门口谁当值。”

  齐康答应一声,快步去了。

  丁荣脸都白了,跪下道:“我一时失察,求卫尉责罚。”

  程墨说得对,万一真的有人悄悄带进一把菜刀,趁皇帝没防备,确皇帝两刀,他就万死莫赎了。他在皇帝跟前越来越得重用,正盼着皇帝长命百岁,他有一天能够接替小陆子,成为中常侍呢,谁都能死,皇帝可不能死啊。

  程墨道:“你回掖庭吧。”

  “什么?”丁荣疑惑道:“卫尉?”

  您老人家可不能这样啊,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呢,我求你责罚,不是随便说说,表白一下认错的态度吗?丁荣腹诽着,还以为程墨开玩笑,陪笑脸道:“卫尉可别吓我。”

  他还想当中常侍,好好风光风光呢。

  “不吓你。”程墨对站在旁边的小陆子道:“即刻把他交给于贤。”

  于贤是掖庭的头儿。

  小陆子早看不惯丁荣到处出风头的样子,只是他一向没心计,不知怎么办好,现在有了机会,马上喜气洋洋答应一声,吩咐人把丁荣带走。

  来真的啊?丁荣走到廊下,才回过神,大叫道:“卫尉,求您让我向陛下辞行。”

  他得去求求皇帝,皇帝对他宠爱有加,一定会替他向程墨求情,让他留下的。可惜小陆子没给他机会,直接让人堵了他的嘴,带走了。

  远志吓得忘了哭。

  程墨吩咐陈亮:“去查查这个何宏。”

  陈亮应了,出了公庑,脸上的笑绷也绷不住。程墨总算肯派他差事了,还是这么重要的差事,可见他这些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。

  齐康很快回来禀道:“是祝三哥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385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