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81章 色心

第381章 色心

  感谢北溟寒晨、yangxinsem投月票。更新最快

  祝三哥最近很颓废。同僚们如武空、张清之流得程墨重用,他没话说,人家关系不同嘛,可是连何谕都有了前途,他心里就不平了。

  他跟程墨同为盛夏团成员,大家一起喝过花酒,嫖过娼,争过花魁,关系铁得不能再铁,凭什么临了程墨把他丢下?

  他心里郁闷,轮值的时候就不那么用心,丁荣又是常出宫的人,有他说情,祝三哥也就没阻拦,让丁荣把远志带出宫,在离宫门三四丈的地方和何宏说话。

  祝三哥自然没有注意两人说了什么,何宏递什么给远志。

  程墨一问,他便不满地嘟囔:“丁荣也是宫里的老人了,他说帮个忙,我好意思不帮吗?”

  “他让你去死,你去不去呢?”程墨一点不留情面道。

  犯错还敢不服管,反了他了。

  祝三哥憋了很多天的火气直冲上脑,不管不顾地咆哮:“凭什么他们都有差使,就我没有?难道我不是你兄弟?”

  同为盛夏团成员的十几人关系比其他同僚要亲密,连何谕这样的“外人”都有差使了,凭什么他就没有?

  程墨道:“你跟我提过,你想挪地方吗?日常轮值都做不好,你还能做什么?”

  “啊?”祝三哥傻眼,道:“还要毛遂自荐啊?你早说嘛。卫尉啊,我在羽林卫六年了,再呆下去,就成老头啦,你好歹给我换份差事啊。”

  说到后来,他已换了嘻皮笑脸的嘴脸。

  程墨抖了抖白绢,道:“你先把这件事解释清楚,要是解释不清楚,我把你列为同犯,送到廷尉署。”

  “不是吧?”祝三哥看程墨面无表情,不像说笑,吓一大跳,道:“这绢哪来的?”

  他一眼扫过去,便清楚事情很严重,马上改口道:“都是丁荣搞的事,跟我没关系,要不是他答应把宫中秘术传我,我怎么会睁只眼闭只眼?我哪里知道他心这么黑?我完全不知情啊。”他语无伦次地道:“你要相信我,一定要相信我。”

  这个时候,他什么怨气都没了,就差跪下自证清白。

  “行了行了。”程墨嫌弃地道:“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?丁荣有什么秘法传授给你?”

  丁荣在掖庭多年,一直做低贱的粗活,能有什么秘法?

  祝三哥急切地道:“他说有夜御五女不伤身的秘法。”

  “这话你也信?”程墨看了齐康一眼,齐康转身便走。

  祝三哥道:“我不信啊,可是他说,武帝曾用这秘法,夜御七女。我想我身体比武帝强壮,一定也可以。”

  武帝曾说过能三日无食,不能一日无女的话,可见有多风流了。羽林卫中谁不知道祝三哥好女色?丁荣惯会投其所好,自然要以此说动他,只是何宏是什么人,值得丁荣这样费尽心机?

  程墨骂道:“你没有脑子吗?他说什么你都信?他是内侍,哪懂男女之事?你这样为女色误事,我怎么敢派给你差使?”

  祝三哥垂头丧气不敢再说。

  齐康回来,在程墨身边道:“丁荣招了,确有其事。我把他带过来,您要不要问他的话?”

  他做事十分细致,想着程墨有可能让丁荣和祝三哥对质,干脆把丁荣押回来了。

  程墨道:“带进来。”

  祝三哥一见丁荣,冲上去就是两脚,道:“让你害我!”

  “你好意思说他?”程墨冷冷道:“也不想想为什么他不挑别人输值的时辰。”

  还不是因为祝三哥的缺点很明显,易拿捏。

  祝三哥耷拉着脑袋,不敢再对丁荣动手。

  丁荣挨了踢,不敢还手,陪笑向程墨行礼,道:“卫尉,远志乖巧伶俐,我只想让他们父子说说话,并没有别的想法。”

  程墨不说话。

  齐康提起他的衣领,道:“你不说也没关系,我们到耳房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  这就是要用刑了。

  丁荣吓得大声惊叫,道:“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”

  叫喊到后来,他语带哭腔。

  齐康把他放下,道:“说吧,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要说不清楚,我们走着瞧。”

  丁荣哭丧着脸,跪下道:“卫尉有所不知,我是京郊人氏,少年时好赌,在赌场认识了何七郎,两人极是投契。他运气比我好,时常赌赢,我却是霉运连连,从没赢过,越输,就越想翻本,最后把父母气死,家里几亩薄田也被我当了,两把牌输得精光,走投无路之际,何七郎曾收留我住一个多月,供我吃喝。人说一饭之恩当以涌泉相报,我欠他的恩情哪。

  一个多月后,听说宫里要内侍。我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事,心一横,便报了名,由宫里的公公去势,养了几天,进宫了。

  卫尉,承您提携,我才能有今天,这份恩情我永世难忘。可我还欠何七郎的恩情呢,我出宫宣旨时,在路上遇到他,被他认出来,他知道我混得好了,便天天在御街等我,总算把我等到啦。提起当年的事,我自然要照顾他一些。

  他求我把他的养子送进宫,我也就同意了,又说要来看望养子,我想着,不过是让他们父子见一面,不是什么大事,便答应了。

  哪里想到,这个何七狼心狗肺,居然想出这么毒的招数来害您哪。”

  他说到后来痛哭流涕,十分后悔的样子。

  程墨不置可否。

  祝三哥却完全傻了,敢情人家真的利用他的色心哪。他冲上去要踹丁荣,被齐康拦住了,道:“你冷静点儿。”

  丁荣指天发誓道:“卫尉要是不信,可以找何七问一问。”

  程墨道:“把他关到耳房。”

  齐康拎丁荣的衣领出去了。

  祝三哥像摇尾巴的小狗似的,讨好地道:“卫尉,我没嫌疑了吧?我真的没有起心害你啊。”

  程墨翻了个白眼,道:“你还想起心害我?”

  “我没有哇!”祝三哥快哭了,道:“我以后要是再贪恋女色,就去势在宫中当内侍,可以了吧?”

  这誓发得够毒,走进来的齐康似笑非笑看了他胯下一眼。

  程墨也似笑非笑道:“你说的?”

  祝三哥只觉某个部位一紧,但接触到程墨戏嚯的眼神,心一横,脖子一梗,道:“我说的。”

  “行,以后你要再犯,我让你去势。”程墨冷冷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385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