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83章 好奇宝宝

第383章 好奇宝宝

  陈亮亲自跟踪何立两天,把他的一举一动全瞧在眼里,可怜何立一无所知,还到处蹦哒。更新最快

  何立跑到供暖所旁边院子的墙角蹲守,陈亮哪还有疑惑,当然要捉现行了。

  “好汉饶命!”何立吓得魂飞魄散,说话都不利索了,道:“我荷包里有几两碎银子,腰间有一块玉佩,虽然不是上品,但也值几两银子。这些统统给好汉,只求好汉不要伤我性命。”

  陈亮“呸”了一声,道:“睁大你的狗眼瞧瞧,老子是谁。”

  何立吓得浑身僵硬,脖子哪里转动得了?

  陈亮也不跟他废话,将他拎进供暖所,找了间耳房,把他往地上一扔,叫两个杂役进来,道:“先给我打二十大板再说。”

  何立见他进了供暖所,才知道是里面的人,可他明明只见程墨出去,并没瞧见有人进来,这人从哪来的?

  两个差役各自随手抄了根棍子,就朝何立后背腰间招唿,疼得何立哭天喊娘。

  陈亮抱胸站在旁边看,估摸着打了二三十棍,道:“够了。”

  一个差役道:“还没有二十棍,我只打十七棍。”

  他们以为一人打二十棍呢。

  陈亮打赏了两人,让两人下去,蹲在何立面前,道:“招不招?”

  棍子没有水火棍大,但两个差役乱打一气,何立后背还是火辣辣的痛。他咬牙道:“你私设公堂,我要告你!”

  “哟,还嘴硬!”陈亮的靴踏在何立腰眼,用力磨了磨,疼得何立惨叫一声,冷汗涔涔而下。

  “说不说?不说我现在就宰了你。”陈亮说着,右手摸在何立的喉咙上,冰冷的指甲划过何立的喉结。

  何立有种脖子被人切断的感觉。

  “我招。”他带着哭音儿道。

  陈亮拉过一张椅子,坐了,道:“说!”

  程墨回府,先去看赵雨菲,陪她说话,翠花来禀,华掌柜来了。

  华掌柜回京中快一年,眼看又将过年,开分店的计划实施不到十分之一,非常着急,过来请示,是否年后再去州郡开分店。

  他身后跟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圆圆的脸,粉嘟嘟的唇,行礼之际,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骨碌碌看着程墨,一点不害怕。

  华掌柜低声斥道:“没规则。”又无奈地道:“侯爷,这是小女,名叫锦儿,今年十二岁了,还像长不大的孩子,唉,都是被我宠坏了,失礼之处,求侯爷勿怪。”

  要不是两人相交于程墨微末之时,程墨怎么会亲自见他一个小小的掌柜,最多让府里的管家传话罢了。

  华锦儿常去宜安居玩儿,伙计们说起程墨时,常是与有荣焉的神态,她一直想瞧瞧程墨是否如伙计们说的那么能干,因而一直磨父亲到永昌侯府时,带她过来。

  华掌柜一直不肯。今天她去宜安居,华掌柜看时辰差不多,估摸程墨差不多回府,便让她回家,说自己要过来一趟。

  华锦儿偷偷跟在后面,尾随来到府门口才现身,求父亲带她进来。

  华掌柜一向疼爱她,拗不过她,只好带她进来了。他来惯了,狗子没阻拦。

  程墨见华锦儿像个好奇宝宝,不禁失笑,道:“我脸上长花吗?你这么看我干什么?”

  华锦儿羞红了脸,低下头,但随即抬头,眼睛亮晶晶的,道:“侯爷,您长得真俊,我跟她们说去。

  “这孩子!”华掌柜大感丢脸,恨铁不成钢,就差捂了她的嘴,道:“不许胡说!”

  华锦儿果然规规矩矩站着,不敢再乱说话。

  程墨让华掌柜坐了,道:“培训班先开吧,两个月时间可够?争取第一期两个月内结业,过了年,让他们去外地试试水,你把把关就成。”

  华掌柜得了准信,高兴得脸上的褶子像盛开的菊花,道:“谢侯爷。”

  告辞时,华锦儿一边走一边回头望。

  不过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,程墨哪会跟她一般见识,解下腰间的玉佩,道:“拿去玩吧。”

  “谢侯爷。”华锦儿不顾父亲不停眨眼,行礼接了,道:“侯爷,你真是好人。”

  程墨笑问:“我怎么是好人了?难道脸上刻了字?”

  两人站得近了,灯下看得清楚,她虽然年纪幼小,但皮肤极好,白得几近透明,灯光照在她脸上,隐隐似流光在动。程墨多看了她一眼。

  华锦儿道:“我爹总说我没规矩,天天训我,您比他和气多了,实在是好人。”

  不训她,就是好人了。程墨见她说得有趣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华掌柜大窘,又不敢在程墨面前教女,只好不停向她眨眼。

  华锦儿道:“爹,你别再眨啦,再眨眼睛就瞎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华掌柜以手遮面,有女如此,他真的是没脸见人了。

  程墨哈哈大笑,道:“令爱天真烂漫,华掌柜不必这样。”

  十二岁,搁现代,也就是刚上初中的年纪,上学还要父母接送呢。

  华掌柜羞惭道:“多谢侯爷宽宏大量,不跟小女计较。”转头便沉下脸,道:“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华锦儿“哦”了一声,倒也不怎么害怕。

  程墨赏她两匣子点心,道:“拿去送人吧。”

  小姑娘怀抱两匣子点心,心满意足地走了。两人出了门,华掌柜的训斥声便传来,果然如华锦儿所说,她是天天挨训的主。

  两人在院子里和陈亮擦肩而过,华掌柜不该看的不敢看,目不斜视而过,华锦儿却惊奇地打量着陈亮,他手里拎着一个中年男子,这是怎么回事?

  陈亮进屋,行礼毕,道:“卫尉,何立已招,人就在外面,要不要带进来?”

  说着,递上何立的供词。

  程墨看了一遍,眼眸勐地瞪大,又再看一遍,道:“可是事实?”

  “应该是事实,属下这两天跟踪他,他去了黄长史等人的府邸……”陈亮把何立这两天做过什么事,去过哪些地方,每次呆多长时间一一说了。

  程墨道:“带他进来。”

  何立嘴里塞了自己的臭袜子,手上绑了自己的腰带,被拎进来,眼睛瞪得大大的,恶狠狠地看着程墨。

  程墨道:“就因为嘲笑过我几句,所以要置我于死地?”

  这人,是不是丧心病狂了些?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577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