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84章 生不如死

第384章 生不如死

  何立有信心程墨会下狱,被沈定用刑,甚至屈打成招,最后抄家灭族,直至身死,都不知道害他的是谁。更新最快他从没想过会有和程墨面对面的时刻,估计程墨不会放过自己,又凶狠起来。

  陈亮踢了他一脚,喝道:“再看,老子挖了你的眼睛!”

  说着,拿掉他嘴里的臭袜子。

  袜子离嘴,何立立即破口大骂:“姓程的,你仗着是霍大将军的女婿,横行京城,欺压良善,老天定然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程墨气笑了,到底是谁欺压良善?他阴谋害人还有理了?程墨不跟他废话,对陈亮道:“堵上嘴,先饿他两天再说。”

  何立叫道:“我是朝廷命官,你敢拿我怎么样?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陈亮拿起刚才的臭袜子,堵上他的嘴,狠狠踹了他两脚,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也配跟卫尉说话?”拎起他,行礼退出,回供暖所,把他交给差役阿良:“给我看着他点。”

  阿良做事勤快,心眼又活,别人到点点卯,他总是提前半个时辰到,天黑透了还没走,这会儿供暖所除了轮夜的,只有他。别人都躲在屋里取暖,他在打扫院子。

  他看着地上的何立,像看一个烫手山芋,不知怎么办好。

  陈亮恨何立阴险,低声对阿良说了几句话。

  阿良睁大眼,道:“这样可以吗?”可别到时候出了事,拿他当替罪羊。

  陈亮道:“出了事,有我呢。这人谋害卫尉,我们能对他客气吗?难不成饿他两天就算?卫尉宽宏大量,我们可不能便宜了他。”

  饿两天又不会死,难道到时候放他出来再继续害程墨?陈亮觉得程墨太善良了,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残忍,无论如何,他都得好好收拾何立一顿,让何立就算得自由,也没脸再做官了。

  陈亮自己都没意识到,他私心里觉得,何立和程墨官阶相差太远,程墨不屑于和何立计较,他身为下属,自然得好好教训何立一番,让他付出代价,以后不敢再乱来。

  阿良一听这人居然敢谋害卫尉,马上义愤填膺道:“您说得是,我这就去办。”

  何立把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,差点没晕过去,要挣扎抗议,苦于嘴上塞了臭袜子,手脚被捆得死死的,动弹不得分毫。

  陈亮满意地走了。

  阿郎拎起何立,进了轮夜几人的耳房,把来龙去脉说一遍,坐在炭盆边烤火的四五个差役眼睛都亮了,一齐转头去看何立。

  有人看清他的长相,嫌弃道:“太老了些。”

  另一人道:“这人可是官,哪年轻得了?反正不要钱,将就着玩呗。”

  说话间,这人便扯下何立的纨裤,露出他光洁熘熘的大腿,粗造的手摸了上去。

  何立是儒生,一向受普通百姓尊敬,优越感爆棚,要不然也不会自信心爆棚,想拉程墨下马,让程墨身死了。见一群身穿短褐的苦哈哈围了上来,对他动手,又气又怒,又恨又愤,一口气上不来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  杂役们拿灯照了照何立后庭,觉得还不错,将就下得去手,也就轮着上了。

  何立是疼醒的,下身疼痛难忍,流了很多血。

  这一晚,阿良没有回家,一直在供暖所等候陈亮。

  陈亮回府时,心情很是愉快,第二天一早进宫轮值,未时交了差使出宫,才过来。

  阿良见他进院门,马上上去行礼,道:“照您的吩咐,事情已经办完,共有六人经手。”

  “六人?!”陈亮笑出了声,道:“他还能活吗?”

  这些人定然动作粗暴,又没有任何保护措施,陈亮估计何立一定后庭开花了。

  阿良见他笑容明亮愉快,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也跟着笑道:“您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  肯定要去啊,这么有趣的事,怎么能不观赏一番呢?他到囚禁何立的小房间一看,地上一滩发黑的血迹,何立下身**,脸色惨白,脸上泪痕未干,双眼紧闭,不知死活。

  陈亮道:“死了吗?可惜了。”

  阿良道:“没死,小的不敢让他死啊。”

  您可没交待弄死他,我们哪有这么大的胆子?

  陈亮点了点头,用脚踢了踢何立裸/露在空气中的大腿,道:“有气吗?有的话吭一声。”

  什么得到皇帝重用,什么收拾程墨,什么权倾天下,在这一刻,都如梦般幻灭,何立现在只求速死。

  陈亮踢了一脚,见他没动,看了阿良一眼。

  阿良道:“一个时辰前我来看过,有气呢。”说着,他伸手去探何立的鼻息。

  何立屏住唿吸。

  “呀,死了?”阿良脸色变了,惶然道:“我交待他们,别玩死他的,怎么会……”

  可别要他偿命啊,他还想活呢。

  一滴血自何立的大腿滴落在地上。陈亮笑了,道:“你再装死,老子让人再爆你的菊花。”

  何立吓得双腿缩了一下。

  “哈哈哈,”陈亮大笑,道:“把他的纨裤穿上吧。”

  阿良应了,道:“没死就好,小的这就帮他收拾一下。”

  看来这人脾气还很大呢,可别气死了他,自己要担责任。

  程墨把事情经过禀明刘询,道:“竟然是远志悄悄捡到的,不宜闹得人人皆知。臣的意思,不如以玩疏忽职守为由,贬了他丞相少史一职,让他进宫当差算了。”

  这样算是处罚较轻的了。

  刘询明白程墨不欲授人口实,现在他在风口浪尖上,一旦事情传扬出去,那些嫉妒他的朝臣们不知有什么说辞,指不定又会另生枝节,便道:“大哥说得是。”

 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  陈亮得知是这么个处理结果,笑道:“还是我有先见之明啊。”

  把让差役羞辱何立的事说了。

  程墨也觉得好笑,道:“你小心他羞愤自尽。”

  陈亮道:“我跟他说了,他要敢自尽,我立即把他老婆女儿卖进松竹馆,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难道能不为老婆女儿着想?”

  好吧,你够狠。程墨道:“这件事,你去办。”

  陈亮应了,提了何立进宫,跟小陆子交待一声。

  至此,何立才深切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577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