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85章 请罪

第385章 请罪

  宫闱重地,食禄二百石的官员居然能随便传递东西进宫,随意诬陷大臣,这让程墨细思极恐,开始整顿羽林卫,准备清退行为散漫的羽林郎。

  祝三哥听到风声,大惊,他是绝好的杀鸡儆猴的材料啊,还是现成的,他要完了。他想来想去,决定去求武空帮他在程墨面前求求情。

  未央宫即将安装管子,武空生怕出意外,正忙着挑选民夫,调查进宫民夫祖上三代呢,哪有空理他?

  他来了两次,一泡茶喝到茶汤发白,武空也没空和他说一句话。

  “兄弟,你要不拉哥哥一把,哥哥只能以死谢罪了。”祝三哥拿掉武空手里的竹简,火急火燎地道。

  武空叹气,道:“我看,你最好去认罪,卫尉讲义气,定然会从轻发落。”

  你别以为我现在有了差使,就有那么大的面子帮你求情啊,我也是担着责任呢,进宫安装设备的事,民夫要是管理不好,有一人留在宫里,我的脑袋就得搬家。武空愁得天天睡不着觉,就怕一个不慎,自己死不足惜,还会连累家族,连累程墨,所以小心再小心,哪有精力听祝三哥唠叨?

  祝三哥急道:“我怕我一求情,卫尉把我砍了。”

  “砍了不至于,最多把你开除出羽林卫。”武空实话实说,道:“总好过你这样像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。”

  起码知道结果是什么,总好过心里没底,一味惧怕。再说,要求情也应该找程墨,跑他这里发牢骚算怎么回事呢?

  自前天程墨说看他表现后,祝三哥就慌了,他拿不准程墨是什么意思,是送钱送美女还是真的好好当差?他想找人给他参谋参谋,张清找不到人,武空忙得没时间见他,别的同僚有的说是送钱,有的说好好当值就行,还有的说,要不走走顾盼儿的路线,让顾盼儿帮着吹吹枕边风。这些人,说得他心里乱极了,更加不知怎么办好。

  然后,程墨开始整顿防务了,现在任何人进出未央宫,都必须有他颁发的符。羽林郎们在宫中必须两人结伴而行,没有到换班的时辰,不能擅离职守,违者处罚,根据情节不同,共有十五项处罚。

  想到自己先前犯下的错,祝三哥死的心都有了,当时怎么猪油蒙了心,上了丁荣这阉货的当呢?他决定以后有机会,一定得好好收拾丁荣一顿,出出这气。只是以后还有机会进宫轮值吗?他想着,沮丧极了。

  “我就怕他开除我呀。”祝三哥道:“这些年,我不就是仗着在羽林卫当差,才能在父亲跟前说上话吗?要是被开除了,我在家族里也就没立足之地了。”

  武空道:“敢情你还想什么事都没有啊?”

  以程墨的为人,怎么可能?

  祝三哥道:“我这不是来求你吗?”

  武空心道,我就那么好当枪使吗?嘴上却劝起祝三哥:“你要肯听我的,就老老实实向卫尉请罪,拿出你的诚意来。大家兄弟一场,想来卫尉会从轻发落。”

  “真的?”祝三哥像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,道:“你跟我一块儿去,也帮我说说好话。”

  武空坚决不肯,道:“我哪有空啊,我这里一大摊子事呢,要是出一丁点差错,不要说开除,就是妻儿老小都保不住。”

  “这么严重?”祝三哥惊呼道:“你别吓我。”

  武空把要带民夫进宫的事说了,道:“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,在宫中乱走,冲撞了陛下,我就万死莫赎了。你说,这事严不严重?”

  祝三哥呆了,喃喃道:“是挺严重的。”

  原来自己遇到的事还算轻的,他不好意思再麻烦武空,道:“你忙你的吧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  出了供暖所,他在街上溜哒半天,还是决定去向程墨请罪了,只要不开除他,什么处罚他都接受。主意拿定,心也安定了。

  程墨看着面前的名单,眼眸沉沉。羽林郎是勋贵之后、纨绔子弟,这些人都是含着金钥匙出世,受到良好教养,素质应该比别人高,但事实并不是。

  约过细致的调查,他发现其中有一成人轮值的时候只是当个摆设,只要有人送礼,便让人随便进出。这些人能随意进出,自然能传递东西,祝三哥只是运气不好,遇上丁荣而已。

  他在羽林卫时日不短,名单上的人他大都认识,有些平时看起来,还很老实木讷,没想到也是奸滑之辈。

  他食指轻敲桌面,想着要怎么处理,祝三哥来了。

  “卫尉,”祝三哥陪着笑脸行礼,道:“我犯的错实在太大了,造成恶劣的后果,特地来自请处罚。”

  “哦?!”程墨抬眸看他,道:“你犯了哪一条?”

  祝三哥一指程墨公庑墙上挂的《处罚条例》,道:“第五条,私自收受贿/赂,放没有腰牌的人出宫;第八条,收受贿/赂,纵容没有奉旨传递私物。”

  “该怎么处罚?”程墨道。

  祝三哥哑巴了,第五条的处罚是开除出羽林卫,永不录用,第八条的处罚也一样。他就是那只被拿来儆猴的鸡啊,呜呜。

  程墨道:“你既知错,我也不为难你,自明天起,离开羽林卫吧。”

  这是劝退了。

  我想留在这里啊!祝三哥心里咆哮,哭丧着脸,道:“您不是说要看我的表现吗?能不能让我戴罪立功?”

  程墨道:“我确实说过要看你的表现,这两天你的表现怎么样?”

  “我这两天……”祝三哥说不下去了,这两天,他想着即将会受到的处罚,慌了,哪有把心思放在轮值上?昨天要不是同班的兄弟机灵,就被一个内侍蒙混过去了,当然,这内侍也吃不了好,但是他却是实实在会受处罚了。

  程墨道:“怎么不说了?”

  你不是挺能的吗?还敢指责他不顾兄弟情义,没有给你派差使,要是不想在羽林卫干,早说啊,别误了他的事。

  祝三哥道:“卫尉,我们兄弟一场,你要让我出羽林卫也行,但一定得给我一条活路啊。”

  起码得在供暖所给他安排一个差事,祝三哥快哭了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577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