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86章 提拨

第386章 提拨

  程墨穿到吴朝,是羽林卫的差事,让他得以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一份俸禄,能温饱。又跟羽林卫的同僚一起摸爬滚打,说没有感情,那不现实,不过是祝三哥太风流了些,比较另类。

  祝三哥这次是真的撞在枪口上了,不管程墨整不整顿内务,都不可能放过他,他自知罪责难逃,才真的害怕了。

  程墨被他一句话气笑了,道:“合着我欠你的?”

  “卫尉,五郎,我们不是好兄弟嘛,你不能见死不救啊。”祝三哥赌咒发誓道:“我以后一定改,再不好女色,行吗?”

  他不是说过,要是再好女色,便去势进宫吗?怎么这么不相信他呢!

  “不行。”程墨道:“你要是不好女色,但照样误事,怎么办?”

  “老大,我要是再误事,就去势,行不?”祝三哥真的哭了,不带这样的啊,这还让他怎么活?

  程墨满意了,勾了勾唇角,道:“写保证书。”

  保证书是什么鬼?祝三哥茫然。

  程墨拿出一圈竹简,道:“照这个格式写,写完后,在上面签名画押。”

  想必他是第一个将保证书这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带到古代的人了,程墨想想都觉得好笑,亏自己想得出来。不过,要治祝三哥的毛病,也只能这样了。

  祝三哥一脸懵逼把保证书写完,陪着小心道:“您看这样行不行?不行我再重写一份。”

  他敬畏得不得了,不知不觉用上了敬称,能想出这么强大的东西的人,不服都不行啊。

  程墨看了,道:“画押吧,你要是再犯,我真的让你去势,拨到远志手下干活。”

  远志因为年小无知,只被罚饿三天,算是小惩大戒,三天后照样扫地。在远志手下干活,也就是成为扫地的小太监了。要真是这样,羽林卫的同僚定然天天过来围观嘲讽他,这日子还怎么过?祝三哥打个寒颤,保证道:“我以后办事都打十二分精神,再也不敢出错了。可是老大,卫尉,五郎,您总得再给我一次机会啊。”

  可不能收了他的保证书,就一脚踹了他。

  程墨道:“你不是怨怼我没给你前途吗?你既然认为在羽林卫没前途,怎么不离开?”

  前途这事,是相比较而言的,若有更好的选择,自然是在羽林卫挂个名,像武空一样,然后去干大事业,要是实在没别的去处,那就在羽林卫混日子算了。可是这事不能跟程墨说啊,他要生气了,岂不是鸡飞蛋打,自己啥都捞不着?

  祝三哥盘算一番,小心翼翼道:“我全听卫尉的,卫尉安排就好。”

  还会耍滑头了,程墨瞟他一眼,道:“如果我让你去势呢?你听不听?”

  祝三哥立马给跪了:“卫尉,不是说再给我一次机会么?”

  您老人家怎么说变就变呢?

  程墨看吓得差不多了,笑了笑,指墙上十五条处罚条例,道:“你去看看上面写什么?”

  祝三哥不解,不是刚才才看过吗?可程墨让他看,他不敢不看,走过去仔仔细细再看两遍,字还是那些字,没发现不同啊。

  他回头看程墨,一脸问号。

  程墨道:“日期。”

  日期是昨天,有问题吗?祝三哥没看出什么花花来,道:“老大,您直说了吧。”

  程墨也不为难他,道:“上面不是说了嘛,即日起,照此条例处理。日期是昨天。”

  “嗯。”祝三哥还是不解,道:“然后呢?”

  真不知他是笨还是实在,程墨没好气道:“自己想去,我忙着呢。”把他赶出去了。

  祝三哥在廊下想了半天,不得要领,刚好齐康过来禀事,见他倚着柱子发呆,奇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齐十一,你帮我想想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祝三哥一把拉住他,把事情经过一字不漏说了,道:“你说,卫尉是什么意思?”

  齐康略一思忖,笑道:“恭喜你,卫尉是说,你犯错,是以前的事,既往不咎了。”

  “啥?”祝三哥不信地瞪大眼,接着一想程墨可不是没拿他怎么样,被他烦了半天,只是把他赶出来,于是一蹦老高,道:“这么说,卫尉真的饶了我?”

  齐康笑道:“饶不饶你,我不知道,不过条例应该是这个意思,以前犯的,没说,以后犯的,一定要处罚。”

  也就是说,以前犯的,处不处罚,全凭程墨心意了。

  祝三哥丢下齐康,扭身就跑,冲进公庑,朝程墨一揖到地,道:“谢卫尉,您真是我的好兄弟,我这条命,以后就交给你了,你指东我往东,你指西我往西,绝无二话。”

  程墨道:“不后悔?”

  “不后悔!”祝三哥掷地有声道:“以后但凭差遣。”

  程墨道:“不怨我了?”

  “不敢不敢。”祝三哥道:“我知道卫尉一定是为我好。”

  程墨让他坐下,道:“陛下的安全至关重要,我事情多,不能常在宫里,宫里的防务,你得看着点。”

  祝三哥呆了,道:“卫尉是说?”

  程墨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?原来程墨这么信任他啊。祝三哥这才知道,错怪程墨了。

  “你要是不戒了女色,我还真不敢重用你。”程墨道:“你是一个讲义气的人,这样的人,一诺千金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  这些天,程墨大多数时间在供暖所,在公庑的时间少了,宫里的轮值依然照旧,但没人盯着,程墨不放心。他想提拨祝三哥做卫尉丞,又担心他因色误事,刚好出了白绢这件事,他顺便教训祝三哥一场,让他长长记性,再提拨他。

  祝三哥出了公庑,脑袋还是晕乎乎的,幸福来得太快,让人措手不及。齐康在外头候着,见他像梦游似的脚步虚浮,拉住他,道:“卫尉怎么说?”

  没把祝三哥拿下,可见果然不追究了。他本以为程墨定然会拿祝三哥杀杀羽林卫中的不正之风,没想到程墨比他想像的更强势,根本没必要杀鸡儆猴。

  祝三哥傻傻道:“卫尉提拨我了。”

  齐康失声道:“什么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665796.html